Spin

【冰炎x褚冥漾】

 

 

  

ACT.5

  他只是看著褚冥漾的側臉,左頰明顯經過藥膏處理過,只不過還是可以看見那淡微的傷口還未完全地癒合。見及於此,他不免地皺僅了眉心,卻也沒有問出口。

  那傷口是怎麼造成的、是什麼時候受傷的等等,其實無關他的事情。

  冰炎也只是噤聲,沒有多作其他的表示,在對方終於回到黑館時候,也同時看見了對方身上的白袍畫了好幾口子,上頭的紅漬不知道是血還是其他沾染上的東西。

  褚冥漾臉上的疲倦明顯可見,卻也沒有說明這幾天忙碌的原因。

  雖然他也不是褚冥漾的誰,只不過是隔壁鄰居而已,實在沒有必要向他一一報備行程。

  想到這裡,他不免地感到焦躁煩悶,卻也無可反駁自己所想的念頭。就他的立場而言,充其量也沒有什麼一定親密的關係,能夠將這些瑣碎的事情拿出來一一討論細數。即便無傷大雅,卻也顯得多餘且尷尬。

  不過如此,冰炎越感躁鬱。並不完全是擔心褚冥漾所造成,最主要的、還是他自己本身的想法,不斷地聚焦在褚冥漾身上,像是想透過對方去捕獲自己所沒有的事物一般,可至於那東西是什麼,他一點頭緒也沒有。

  只是胡亂地將那些情緒變相地發洩在對方身上,雖然也止於他單方面的想法。

  像是逐漸迷失方向感一般,冰炎忽地有這麼一種錯覺,可他也只是茫然地任由時間推移著他持續前進,課業、任務、瑣事不停地形成了個迴圈不斷循環著。

  也同時無法跳脫這麼一種迴圈式的思考。

  「學長走吧。」冰炎只見褚冥漾揉了揉酸澀的雙眼,身上換上了簡便的服裝,更是讓他看見了光裸雙臂上頭所帶的擦傷。

  他忍不住悶應了聲,但也遲遲沒能問出那一句怎麼一回事。

  不知道該從何起頭,也不知道以什麼立場。

  只能將目光定於對方的側臉上頭,若有所思。

 

 

 

 

 

 

  多少還是能夠感覺到對方的視線停駐。

  可冰炎既然沒有問出口,他也不打算主動談論這個話題,關於他受傷的一些流程順序之類的。一方面是因為自己也記憶不清究竟是哪些時候的不小心所造成,另一方面、他也不覺得對方會對這小事感到在意。

  唔、他倒是忘了要怎麼應付喵喵一邊梨花帶淚一邊用力幫他抹藥的可能。

  一路上的沉默讓褚冥漾的思緒感到昏昏欲睡,腦袋裡頭一片空白,倒也不太記得在回來學院的同時,阿利學長還跟他說了些什麼叮嚀囑咐的話。

  記憶模模糊糊地隨著思緒恍惚而停擺運轉,他倒也無法忖度於後頭的冰炎這時候的心思兜繞在什麼事物上頭。就對方所言,在要去醫療班時,就順帶提醒他做例行檢查就夠了。

  他現在唯一能夠想的只有好好睡上一覺,然後在醒來的時候、再一一去處理那些現在自己根本沒辦法認真細想的事情。

  「褚。」才聽見冰炎沉聲低喚的聲嗓時,褚冥漾只是稍偏著頭悶應了聲表示自己在聽:「……最近在忙什麼?」

  「跟著阿利學長一起出任務。」他頓了下才記得補充說明:「幸好有阿利學長幫忙,不然沒有一年半載,我應該都會被千冬歲禁止出任務。」

  「怎麼會突然想去,不是去醫療班好好的?」

  「只是剛好有這個機會就跟著去。」可其實大部分的原因還是他自己所要求的,褚冥漾暗忖著,倒也沒有直接的說出原因:「這樣不也很好。」

  「那戴洛沒有說什麼?」在聽見對方的詢問時,他不免地失笑出聲:「沒有,只是說那就麻煩我多照顧阿利學長這樣。不過我想,應該是我會麻煩人家才是。」

  隨後陷入了短暫的沉默,褚冥漾才想起在他方才上樓回房的時候,恰好在走廊上遇見了安因,短暫談話了一陣子,也才知道對方最近都待在黑館,除了課堂時候不在、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房裡讀磚塊書:「那學長呢?最近聽安因說你除了上課之外,都待在黑館。是因為沒有任務嗎?」

  「不是。」

  「是因為不適應嗎?」他倒也想不出原因為何,畢竟對方在回來黑館居住後,也陸陸續續地接了不少任務,只不過跟以往相比,數量的確減少了許多。

  不清楚是因為對方沒有意思接,還是因為董事的考量。

  「只是不想而已,我以為你會希望我多休息。」

  「就算我說了,學長也只是選擇性地聽取我的意見而已吧。」他不免地撇了撇嘴,對於對方的話語不免莞爾:「我想,學長會比我還會拿捏分寸,應該不太需要我提醒的。」

  「所以在你眼裡,我是這樣的人?」冰炎忽然的話語,讓他略感疑惑,不太清楚對方試問的語句是想聽到什麼樣的答案:「嗯?」

  「對你來說,我是什麼樣的人?」

  聲嗓落定,褚冥漾也才倏地清醒地望著對方那雙鮮明的紅瞳,似乎就等待著他那一個答案。

  他儘管沉默著,可思緒裡頭不斷繁雜的語句不斷地掠過,形成了一條緊密的文字河流。

  卻也說不出個貼切的形容詞可以言簡意賅地說明他對冰炎的想法。

  對方只是噤聲,沒有催促他說出答案,但等待的安靜氛圍卻足以讓他感到緊繃。

  一吸一吐、褚冥漾也才恍然地記憶起那時候那個人所對他說的那麼一句話。

  如果心能說話,那便是咒語般的言。

  他才扯開了嘴角邊的笑容,輕聲說道。

  「人如其名,是個很矛盾的人。」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