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n

【冰炎x褚冥漾】

 

ACT.6

  在他的印象中,那個人就像是鏡子一般,一體兩面。

  大概就像是人前人後兩樣情,他從一開始就這麼覺得,雖然也從來沒有那個膽說出口。

  想想就好,不然小命不保。

  褚冥漾忍不住扯開了笑容,對於冰炎的問句多少是感到失措的,尤其是在這麼一種敏感的時間點,就他渾渾噩噩的思緒裡頭,實在無法辨析對方的用意究竟只是問問而已,還是真的查覺到一絲的不對勁。

  儘管他還是不免地會反思,知道如何、不知道又會如何。

  對於冰炎而言,什麼是重要、又什麼不重要,對他褚冥漾來說似乎一點關係也沒有。

  就當他是多管閒事也好,即便也的確是如此。

  就算他存有半分對於那個人一點點的情愫,可一點也不影響整個大勢已定的局勢,就算要他強行去改變,為必也可以得到彼此都滿意的結果。

  更何況他也不想去改變什麼,或許應該是說、不想再多花時間適應其餘的改變。

  既然董事安排這麼做,那就必然有它的意義,這就不是他所負責範疇的一部份了。不免地還是會在意,可人之常情,人總是會對於失去的事物感到懷念、對於回首過去總不免感到惆悵,而他是人類,當然也不會是那個例外。

  畢竟、他也從來不想當那個特例,一點好處也沒有。

  「大概是因為我從來也搞不懂學長在想什麼,所以覺得學長很矛盾。」他扯開了笑容,望著對方略微不解的神情:「要是在以往,學長肯定會賞我個爆栗惡狠狠地說著白癡兩字,啊、我這麼說不是希望學長現在打我。只是想說,所以有時候學長的一句關心、會讓我腦子無法適應過來,以為學長腦袋終於燒壞了,當然又不免地會被學長斥責笨蛋兩字,又順帶送個幾腳。只是、大概是因為相處模式的改變,我想我只是還不太習慣而已。」

  對方只是望著他,似乎還在消化他那段落落長的話語,似乎在挑語病一般、努力找尋不合理的地方。

  直到他主動說起該走了,對方才輕應了聲說知道兩字。

  有時候,並不是人的本質改變、而是相處模式的改變讓人不知所措。

  所以保持這麼樣子,也未嘗不是件壞事。

 

 

 

 

 

 

  「早。」恰好望見冰炎走出了房門,褚冥漾只是低聲道早,扯開了唇角難掩一天的好心情。

  「要出去?」

  「想回家一趟,很久沒回家怕被老媽罵。」

  「自己小心。」

  「知道了,學長也是。」

  直到身影隨著傳送陣逐漸消退了視線,也依稀捕捉到對方眼神裡頭淺淡笑意,無聲說著玩得愉快。

  其實後來,就只是順著時間一步一步地繼續推移。

  對方似乎隨著身體狀況的好轉,逐漸回到他所熟悉的那個任務狂,當然還是東奔西跑的,順帶拉著大病初癒的夏碎一起,氣得千冬歲直跳腳。

  雖然關係改變,卻也換得更為輕鬆的相處模式。

  至少對方在怒氣一來的時候,還會稍微斟酌一下是別人代導的學弟,力道放輕一點、瘀青比較小塊,儘管本質不變地還是惡鬼一個。

  然後……、他倒也不想再去漫想什麼其餘的好壞。

  反正就這樣了,至於對方後來會不會一個剛好接對線又想起了什麼,這也不是他所能夠掌控的範疇之內,誰知道後來會成什麼樣子。

  他不免輕拍著右頰,思緒一轉,還是順帶幫學長買個兩箱蜜豆奶回去好了,至少下次還可以請大人用蜜豆奶好好消消氣:「這樣也好。」

  只不過是重新檢視、再開始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褚冥漾忖度著。

  大概就這麼一回事吧。

 

 

 

 

Spin_Fin

 

後記:

  其實關於這篇只是這裡一個小小概念的假設,也是篇作者任性之下的產物。(掩面)

  大概就有點像game over重新開始的感覺,只不過相關設定改變,也同時需要時間適應那麼些許的改變。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