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搖晃晃。

  他只是拉著對方,漫步雨中悠然自得地舞動搖擺。

  雨勢仍然滂沱。

 

夏雨

【冰炎x褚冥漾】

 

 

Act.1

  盛夏。

  暑氣的炎熱溫度實在讓人難以辨析究竟是發燒,還是外在溫度灼燒著皮膚,似乎這兩者的相似程度不亞於褚冥漾自己本身大口送入冰的急躁感。

  稍稍冷卻主機板瀕臨燒壞的可能也好,雖然就對方說法早就沒有藥醫。

  腦殘沒藥醫,他無來由地想到似乎本草綱目上頭就寫了這麼一句,活脫脫地就是老祖先早在千百年前就知道這病徵簡直無藥可救,不得不說句大人英明的佩服。

  雖然自己也身為當事者,而且還是那個腦殘的傢伙,褚冥漾扯了扯嘴角,不過就是多想了一點有的沒有的,究竟有沒有那麼嚴重。

  是說所謂的少女情懷不也一樣,只不過他是個帶把的,沒有被編劇寫入那粉紅色心動的場景,儘管他符合幾乎所有言情女主角的特性:平凡、可憐、讓人同情。

  ……大概,他就是多了一點、無藥醫。

  只感覺對方輕斥了聲笨蛋,他瞥了眼對面正愜意望著窗外的冰炎,像是根本不受所謂炎炎夏日的酷暑攻擊,上演著帥氣男主角耍憂鬱的畫面……,唔、不過脾氣也不是太好就是。

  「閉腦,褚。」對方忽地掃過一抹凌厲的眼神,褚冥漾只是露出了一抹訕笑,腦子裡頭仍然不忘多念個幾句,反正對方也早將竊聽天線從根拔除於腦,當然還是不免一句你好吵之餘,補充一句現在沒有必要:「知道了。」

  當然在得知天線拔除的時候,他還是不免聯想到某天線寶寶的動作,仍舊免不了一頓打。

  在望見外頭的晴朗天氣忽地轉陰,顯然就是陣雨的前兆,除了想到沒帶傘之外,就是聯想到距離他上次淋雨的時機好像已經過了好幾個月、還是應該以年來計算比較恰當。

  至少上次是淋守世界那種水柱型的豪雨,至於原世界的、總是和藹可親多了,雖然是可能使人禿頭症狀的酸雨。

  望著街道上的人群頓時銳減成只能看到幾個人撐傘走過,其中還有淋雨跑過的身影,讓他不免想到國中的時候,就那麼一次跟幸運同學淋雨回家還平安無事的情形。

  或許也是他國中時候唯一幸運的一天,即便隔天就發燒臥病在床。

  油然生起了懷念的情緒,褚冥漾只是勾了勾唇角,大概也是他第一次這麼放縱自己在外頂著打雷颳風下雨還不要命地在外亂跑,代價不過就是換得後來感冒加重、還得在炎炎夏日跟感冒你儂我儂,連點冰都吃不得。

  更別說自家老姐的追求者還帶了限量的冰淇淋過來,連一口都沒有他的份,全進了老媽朋友小孩的肚子裡頭,讓他直呼可惜之餘,還得被老媽碎念攻擊到都能背出那一段落落長的台詞。

  「學長,我們去淋雨。」看著外頭雨勢漸大,他無來由地想就這麼跑出去,就任由雨水打在身上濕淋淋的,就跟那時候跟幸運同學還邊跑邊笑的那樣痛快。

  雖然有七成的機會會歷史重演感冒事件就是。

  只見冰炎冷冷瞥了他一眼,沉聲說出的話語不是回應,而是命令式地要他吃完冰。

  他僅僅愣愣地望著對方,不明所以。

  「不吃就走了。」在反應過來的同時,對方也早早結完帳,他們兩人就站在店門口外頭,發楞著:「不是要淋雨,還不走。」

  「唔欸──,學長你還真的答應噢!」被來人反拉出了外頭,雨勢像花灑一般,逐漸扭開轉大。他們只是任著雨水浸濕了全身,衣服濕黏地貼服在身上,全身像是泡在水裡那般,略感沉重。

  可也因為這麼一場雨,稍降了點外頭的高溫,讓他不由得地因為這麼點溫差而一連打了好幾個噴嚏,褚冥漾只是露出了訕笑的神情,瞇彎眼眉的同時也順勢讓雨水滑落臉頰。

  「笑得真蠢。」在聽見對方的輕笑聲後,他也才注意到冰炎難得一身狼狽的模樣,雖然他們兩人就跟白癡一樣不躲雨、還故意繞遠路打算一路跑回家:「對對對,我哪像學長一樣隨便笑都怎麼好看、怎麼迷死人。」

  「是嗎?」只見對方勾彎了唇角,無來由地有種怦然心動的連續劇情節。

  耳骨燒紅著,夾雜著冰炎那聲好聽的啞嗓,直到濕軟觸進舌根恍惚之間才發覺對方的越矩行為,大概會被地下後援會給追殺吧、褚冥漾思忖著。

  連帶地,也嚐見了對方先前點的單品茶氣味,以及雨水的濕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ir 的頭像
Noir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