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

【冰炎x褚冥漾】

 

 

 

Act.2

  轉圈。

  就電視上頭所演出的情節終究還是跟現實之中所有差距。

  一點也不浪漫,反而還會被一旁走過的人行注目禮。

  褚冥漾只是望著一旁低笑的冰炎,倒也不打算就這麼放棄自己難得興起的瘋狂念頭,至少他不是某個知名殺人魔,穿著人皮在月光下跳舞,他只是在雨中轉圈而已。

  儘管就原理來說相差不遠,可至少他人畜無害、反過來說就是個被欺負的傢伙一個。

  拉過了對方的手,雨水濕淋淋地滑過了彼此交扣的手掌,稍帶了點反差的體溫熱氣。

  「學長一起。」只望見對方挑起了眉端,不是很願意的模樣,應該是說反倒帶有嗤之以鼻的感覺,只不過沒有比某名摔倒王子還要使人氣炸。

  是好看倒讓人無暇理會那情緒裡頭的明顯嘲笑。

  學長肯定就是就這招騙倒那群後援會的死忠粉絲,褚冥漾暗忖著,可怎麼就連他都能感覺到那點怦然心動的粉紅色氣息。

  或許是應該將範圍給擴大到就連身心健全的青少年族群也是。

  「只有你才會。」對方突出的話語讓褚冥漾重重地震了下,在撇過視線地同時也才聽見了對方補充的話語:「都全說出來了。」

  「咦──!我、我我我說出來了嗎?」半信半疑地望著冰炎嘴邊凝成的上揚角度,褚冥漾只是看著對方忽地傾近的動作,直到對方刻意在回答的時候將熱氣呼在他的耳骨邊,腦袋也很是配合地、跟著當機:「我應該說很榮幸被妖師後人厚愛嗎?」

  擒著笑容的神情,更是讓褚冥漾不自在地撇開了視線,直到忽地被對方給拉著跑時,他也才反應過來嚷嚷著去哪的問題。

  直到拐進了公園裡頭,褚冥漾才看見了冰炎向他伸出了手,就跟電影戲碼相似的動作。

  只不過他根本不會跳女步,更別說他還擔心踩到偉大黑袍大人的腳會怎麼被種在黑館門前供人瞻仰之餘,還成了人群耳語茶餘飯後的佳話……、應該是說閒話比較貼切。

  「所以願意跟我共舞嗎?」冰炎呼出的話語,明顯戲謔意味,卻也足以讓褚冥漾錯認信實。大概也是因為相處太久的關係,對於對方的個性倒也摸得透徹,他們多少還是相似的。

  至少在幼稚這點簡直快不相上下。

  其實過了十年,沒有什麼特別的改變,除了他考上袍級之後變得更為忙碌許多,三不五時還得去公會幫忙老姐事務,有空則是去支援醫療班簡單的外傷處理之餘,就是照顧一個靈魂回歸好幾年卻沒有什麼起色的任務狂。

  人多少還是互相的,以往總是他被照顧、而現在則是他照顧別人。

  「我可以說不願意嗎?」褚冥漾笑彎了眼眉,只見冰炎撇了撇嘴角:「劇本上沒有這一句。」

  「是說也沒有加演這場戲吧。」

  「應觀眾要求加演的。」冰炎拉過了他的手,似乎可以從掌心傳遞對方那熱暖的體溫,即便相較之下還是比他自己的溫度稍低了些,但也足以讓他感到溫暖:「所以是特別獻禮之類的。」

  「大概。」隨著對方一前一後,只不過默契很不巧地在移步左右時沒有跟上。緩步了好陣子也才讓他跟冰炎的步伐頻率重合了起,也才讓褚冥漾抓了一點訣竅,無非就像是走格子一般,完全一個方型的輪廓。

  他是該慶幸自己沒有踩到對方的腳,頂多只有踢了好幾下、外加嗑上對方額角幾次而已。

  其實還不算太壞,就是多沉默了好陣子的尷尬。

  全身濕淋淋地,髮絲貼在臉上的不適感讓他忍不住撥開了瀏海,也同時望見了冰炎那略低著頭垂落的髮絲,忍不住伸出口替對方撥至耳際邊:「看起來好像兔子的耳朵。」

  「你不也是個被淋濕的小狗。」褚冥漾吐了吐舌,笑意難掩:「所以主人要帶我回家了嗎?」

  「那就回去了。」對方只是揉亂了濕潤的髮絲,扣住了彼此交握的手。

  雨勢仍然沒有停止,大雨依舊滂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ir 的頭像
Noir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