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

【冰炎x褚冥漾】

 

 

Act.3

  就以前來看現在,其實相處模式也改變了太多,至少他從笨蛋晉升到小狗這點就可以窺知一二,比起以往親密許多,雖然還是不改以往那句學長兩字。

  再者,也不再只是跟在對方後頭跑著,雖然也沒有領先就是,只是恰好地可以在任務中相互配合彼此的步伐,呼應恰好的互補罷了。

  其實他也沒有什麼人生大志要做,在守世界的生活大概也已經耗盡了他這一生大驚小怪的動力,導致回到原世界只能處之泰然,大概什麼招牌掉落之類的意外事故他都可以平淡看待,儘管其中也是因為他也不是以往只能站在原地被砸的份。

  所以變得……、應該歲數還是有差,就姑且當作是成長的洗禮之類的也好。

  總不能說是被其他人同化成火星人吧。

  褚冥漾只是半咬著杯緣,望著一旁才方沐浴出來的冰炎,半披著毛巾的模樣簡直惹人犯罪。

  「嗯哼,所以你要犯罪了嗎、褚?」

  「大人我怎麼敢。」略顯尷尬地撇開了視線,褚冥漾只是直盯著電視看,似乎可以感覺得到對方的目光緩然掃過一般,直讓他感到困窘。

  「不是說惹人犯罪嗎?」對方繞過了沙發,坐在一旁、語調愜意地不免讓褚冥漾低罵了句可惡:「學長就不能一天不惡質嗎?」

  「有點難。」對方直截了當的話語更是讓他哭笑不得,試圖打哈哈地就這麼帶過這話題。只感覺冰炎的身軀輕靠在他的左肩旁,隔著自己身上那塊布料可以明顯感覺到對方裸露上半深的溫度,悄然化開成了熱氣滲透而進:「不喜歡?」

  「根本說不上什麼喜不喜歡吧。」褚冥漾撇了撇嘴,冰炎直接靠上了他的左半身,似乎是因為疲倦使然,可就他眼裡這動作更像是撒嬌,多少參雜了點任性的成分。

  其實就當初所認知的冰炎來說,任性兩字根本就是天方夜譚的詞彙,可也不知道哪根神經不對,大概也是他看不慣冰炎總是什麼也不說的將事情硬生吞下,就說了那麼句你就不能任性一點的話語。

  雖然當下脫口而出的反應不免還是立馬後悔,卻也同時望見了對方眼裡的淺淡笑意。

  冰炎只是噤聲,但他能夠從對方緊擁的力道知悉這麼一句話的重要性。

  就像是放逐了對方長久以來的壓力,而他打開了那扇門、打開了那個出口。

  每個人總是免不了於多重扮演應當的角色,為人子、為人學生、為人部屬等等,就對方身上更是不免能夠看見他人對他的期許,深深地在背後扣上了重量,難以負荷。

  因為要成為那些人眼裡的應該,所以成了後來自己都失去初衷的迷茫。

  到最後僅剩下了一種習慣,一種、已經沒有辦法反求原因的制式化。

  「學長,總不能總是我任性,這樣我會不好意思,所以你也任性一點,這樣我才能夠繼續任性。」褚冥漾還能記得自己那句簡直繞著口令的語無倫次,反正一句話出現了幾次任性他也沒有細數,只知道自己想傳達的無非就是這麼兩字,儘管方式很笨拙、也難以辨析意義。

  一句話要說得這麼饒舌也很困難,這麼個念頭多少還是能夠小小證明他的用心。

  可惜光用心這點始終跟理想中的有差別。

  就仿如現實跟電視上上演的戲碼總是有那麼段距離。

  「學長,睡了嗎?」他略偏著頭,手背撐著下頷的動作多少讓褚冥漾感到昏昏欲睡,目光也任憑著眼前的劇情變換著場景,從中轉入的電影果然還是有看沒有很懂。

  「快了。」對方只是悶應了聲,可以明顯感覺得到對方被疲倦深埋,畢竟一早才結束任務就來到原世界打算接他回家,哪知道突然的一陣大雨讓他們兩人簡直像個蠢蛋一樣的淋了好陣子的雨,雖然其實也因為恰好要放約略三天左右的假期,倒也不差這些有的沒有的。

  十年可以改變很多東西,例如習慣這點就是。

  就守世界的情況大概就是忙碌了點,原世界則是多了個定居的地點、應該稱之為家的地方。

  之所以選擇在原世界的原因,無非只是想要一個較為安靜的生活,至少不會有奇怪的東西跑得太過頻繁,雖然友人們三不五時的叨擾倒也已經足夠抗衡上述那點。

  畢竟已經養成了沒什麼足以大驚小怪的習慣了。

  「喜歡淋雨嗎?」在呼出這問題的同時,也依稀聽見了對方鼻息間的輕笑意味:「你很喜歡不是?」

  「呃……、不完全,看心情好壞吧。」褚冥漾咕噥了聲,小抱怨了以往那衰運使然的命運,冰炎只是聆聽著,不時地應著聲,直到他緩然止聲:「抱歉,說了一堆有的沒有的。」

  「沒差,反正我喜歡聽你說話。」對方的回應不免讓他感到困窘,略不自在地咳了幾聲:「學長的喜好還真是奇怪。」

  「嗯……。」對方悶應了聲,不知道是同意還是忖度,陷入了許久的沉默之後,他才聽見冰炎隨後補充的話語,忍不住笑出了聲說著謝謝誇獎。

  「還有,不討厭跟你一起淋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