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2

 

  事情的發生不外乎又是起於鬼族大戰後,那個人失去了單眼的視力這點的傷害。

 

  阿斯利安其實不喜歡總有人拿這點當作話題,儘管多數人都只是為表關心,但只有休狄不同、反而是拿此作文章好來嚇阻他的想法:例如說他總是讓戴洛擔心之類的話語。

  儼然就像是個孩子的作為,可他也的確也只受限於這麼一點。

  與其說因為不想讓兄長擔憂,更多的因素大概還是因為不甘示弱於休狄這樣的行為,儘管明知道對方大概是無心,也同時笨拙於表達自己的想法,但就緣起對方是休狄,就總是難免挑釁意味濃厚了點,而他也只是需要一個宣洩的出口。

  借題發揮而已。

  阿斯利安忍不住扯開了嘴角,大概也起於他骨子裏頭的一點惡質樂趣。

  畢竟,對於那個人來說,大概自詡王子這點來說,還是無法忍受有人一再地挑戰他的驕傲,也以為休狄會因此自討沒趣就走人。

  但也只是他個人的想法,那個王子終究還是隻故作優雅的刺蝟。

  一再地、透過這樣的方式試著接觸著他人。

  只不過選擇他做為跨越第一步的門檻,似乎這標準未免也過高了點,也困難許多。

  卻也因此,對於那個彆扭的傢伙更多了一層的淺識,終究也只是粗淺地認識對方的性格,還有那些微小的慣性動作,全都只是當時對方開口邀他作為搭擋關係後的一點小心得,至於現在,其實要說沒有收穫也不盡然,只是不比任務時候的反應來得直接而已。

  只不過從原本的,轉變為透過旁人等溝通媒介得知對方今天又燒壞了哪個重要遺跡,哪個倒楣鬼跟他出任務時又因為起口角而如何等等,同樣還是可以透過這些動作反應窺探出休狄‧辛德森的生活條理,不難看出對方行為上頭的缺陷,已經不僅僅是血統上的自傲,更是有種精神潔癖的微妙。

  儘管就這點而言,阿斯利安最終也只不過扯開了嘴角,寧可在這話題一笑置之,也不願多加評論。

  畢竟就那個人來說,他始終難以了解休狄的思維究竟在架構什麼樣的夢想。

  究竟是那個幸福快樂的童話星球、抑或只是固守皇冠的寂寞世界,無論何者,他始終無法辨析出個所以然,儘管阿斯利安可以歸類出對方的生活型態,忖度出休狄可能的下一步反應。

  可他終究不是休狄‧辛德森,不是那個渴求注意的寂寞刺蝟。

  最多的關係取向也止於兩人之間的舔舐傷口,還有透過旁人媒介傳達的淺顯在意。

  休狄是關心他的,只不過就那關心的話語實在過於不動聽、也稍嫌刺耳了點,任一般人終究還是難忍這樣的性格;可他沒有,就算搭擋關係破裂之後,他仍然可以包容那個人的笨拙措詞。

  即便多少還是對此感到困擾地難以負荷。

  就例如現在。

  「吵死了。」在右手反應出推開對方的動作後,阿斯利安立馬感到後悔,儘管他知道應該還是該收斂自己的情緒,可他始終難以控制當下的情緒:「閉嘴,休狄。」

  只見對方的視線冷冷地掃上,阿斯利安才緩然地鬆開撞擊至牆壁還稍嫌麻疼的右手,在他撇開目光、還在思忖該怎麼收場這尷尬的局勢時,他就被對方給推向一旁的壁面,在休狄反應出下一個動作前,阿斯利安只是先一步地掐緊了對方的下頷:「你、想做什麼?」

  休狄僅僅不語,阿斯利安也只能任由沉默充斥著這麼一個僵持的互動,在鬆開手的同時,他也才聽見休狄喃喃的聲嗓,卻難以辨明那句話的大概。

  阿斯利安只是悶應了聲,才終於聽悉對方呼喚的聲線。

  「阿斯利安。」

  在對上眼前人視線的轉瞬,他只感覺到左肩的硬疼。

  那個被對方忽地咬上肩頭的刺痛感,阿斯利安忽地怔神,對於休狄的行為一點頭緒也沒有,卻也不甘示弱地推開了對方,咬破了對方的下唇,任由血腥的鐵鏽味散漫彼此的的唇齒,而不斷升溫著彼此獸化般的啃咬行為。

  不僅像是宣示權力,更是如孩子一般任性的舉止。

  大概是瘋得徹底,在他還沒摸透休狄所有的底線前,這麼輕舉妄動的衝動更顯得對方之於他的地位明顯不同於他人,至於是什麼、阿斯利安始終說不清個大概。

  或許類似於獵人與獵物之間,可他們彼此是獵人,也共同於獵物的身分,不斷地競逐著。

  不僅喉頭稍嫌乾渴,更是透過齒間咬合的動作像是渴求更多慾望一般,難以找到一個正確的宣洩出口。

  他們接吻,但如野獸地交換呼吸之餘,更是散滿整個口腔的血腥味;他們撫摸彼此,卻也不停地落下掐緊的瘀痕在上頭;他們調情,只是看來更像用舐囓來渴求對方的反應。

  在阿斯利安對上休狄那雙冰晶色的瞳仁時,他也倏地清醒了思緒,重重地將對方壓制在地。

  望著對方那稍嫌狼狽的姿態,他最終還是笑出了聲。

  可究竟是恥笑他自己、還是嘲笑休狄,阿斯利安無從分辨得清。

  他只知道一件事情,他已經不如以往地能將對方至於過客這個位子。

  可也無從增加什麼另外的名詞就是。

  在意,也僅止於那心頭上的一根軟刺而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