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泉紀行

 

一、出發前往熱呼呼的溫泉!

 

 

 

  那是在白霧裊裊的溫熱裡頭,最為確切的真實感。

  簡單說來就是,褚冥漾活了十幾年頭第一次感到不知所措。

 

 

 

Act.1

  「漾漾暑假有空吧?」看似疑問句的肯定口吻,褚冥漾只是回過了頭看著千冬歲鏡片下忽然的逆光光源一閃,連吐槽的反應都沒有,只能愣愣地點了點頭。

  只見眼前人彈指,右手上便出現了三張紙,待千冬歲遞給自己的同時,褚冥漾也才看見那紙上斗大的字眼──溫泉招待劵。

  先排除那些情報班可能握有世界各地所有的特惠資料這管道,眼前人家族企業版圖之大,會有這幾張優惠劵就不會是件稀奇的事情,只不過位於原世界的溫泉旅館被守世界的人給拿到了招待劵,肯定會出些什麼亂子的想法無來由地油然生起。

  褚冥漾稍稍猶豫了些許,才打算用今天的空餘時間好好考慮這問題,便被一旁的萊恩的話語給嚇得琅蹌了腳步,差點還將手上的飯盒給打翻在地。

  「旅館裏頭會有飯糰供應。」其實也只因為這一句,萊恩便從透明人模式稍稍調至半透明狀態。他不禁如此吐槽道,暑假應該是配合消暑的西瓜和冰涼的冷飲,溫泉這兩字簡直就跟夏天吃火鍋、冬天吹冷氣的道理是差不多的,雖然他也不時地被學長給吹了好幾天的天然冷氣,儘管那房間已經有了自然空調。

  忍不住開始又天馬行空地胡思亂想了起來,在千冬歲再次提問時,他才緩緩地點了點頭同意一起到日本泡溫泉。雖然仔細想想,學長好似一天不處理任務就會全身不自在的標準任務狂肯定不會在黑館裡頭耗費太多的暑假時間,那麼自己倒也沒什麼可以打發簡直就是一片空白毫無規畫的假期計畫,更別說三不五時那隻雞、總是穿著台客樣的西瑞每每都要趁他不注意時給拐進右商店街簡直就是兒童不宜的地方。

  被學長知道肯定會被狠狠地種在黑館前頭供人觀賞。

  而情報班就有得忙了,一介偉大妖師後代能力繼承者被冰與炎的殿下倒栽蔥種在Athlantis學院黑館宿舍前頭的照片肯定會一傳再傳,可能上萬張的丟臉照片廣為流傳,就連安息之地的居民也肯定會看見,他應該好好慶幸一下、至少凡斯死後並不是歸於在安息之地。

  也不會跟死去的阿嬤一樣,三不五時就向他揮著手。

  當然,連同電影情節裡頭從棺木裡頭跑出來、還是從病床上迴光返照什麼都可以,褚冥漾只想好好地跟著老人家一樣安然度過剩下的餘生,基於不危害他人為優先,他基本上應該都可以接受的。只可惜天意總是捉弄人,首先遇上了紅眼殺人魔王、後來發現自己表哥是偉大妖師首領、自家老姐是惡鬼巡司、周遭人簡直就是十足的火星人強得不像話,雖然有時候還會有某個鬼族高手還邀請自己共度浪漫的下午茶時光。

  啊、離題了。

  他還是希望至少在下學期開學前,還是可以好好地度過這看起來還算是平順的暑假。

  或許自己可以回去原世界的家好好地窩在家裡打打電動就算了。

  只可惜自家父母早就已經規劃好不知道幾次蜜月的行程,老早就拉著行李跑去飛機場搭上不知道是在他學期中還是接近末聲的時候,什麼也沒向他說明就只留下褚冥玥的單方面口頭告知,他只能錯愕地有家歸不得,無聲哀嚎地、後來還被冰炎給踹上了一腳。

  上頭所說明的高級旅館、高級餐點,另外還用燙金的小字在背後註明著據說泡了可以長生不老的溫泉。豪華的套裝行程卻支字未提地寫上此行程的日期還是什麼五天四日專屬優惠劵等等,詭異地令他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

  「千冬歲打算去幾天?」試問著,只見眼前少年稍稍扶正了下鏡框,遲疑了下才回道:「看漾漾方便去幾天都可以的,畢竟這是白金級招待劵,反正在原世界這時候恰好是淡季,直到暑假期間為止都可以入住的。除非有另外的套裝行程,才需要另外計費。」千冬歲補充說明著,隨後將紙張翻到了背面,嘴角撇了撇些許:「上頭是這麼說明的。」

  褚冥漾忍不住吐槽著,感情那家旅館是慈善機構不怕因為這樣被類似五色雞這種人給吃垮了招牌還得遣散員工就只為了那深不可見底的黑洞胃袋。

  「那漾漾可以開始準備行李,這幾天應該就可以啟程過去了。」對方說著。他細細咀嚼著手中的和菓子,稍稍吐出了這學期最後一絲壓力。

  放假、真好,褚冥漾無來由地如此覺得。

  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什麼追教室的不打緊、黑館居民偶時的玩笑舉動倒也不是什麼太重要的事情,只不過他就是忍不住這麼想著。

  沒有細數究竟過了多少日子,從撞火車誤打誤撞地進了學院後、太多太多的事情無法認真反省著,而在措手不及的時候便又導入了下一個之於他是未知的事件裡頭。

  妖師。

  這兩字的定義是什麼,他仍然無法摸透。

  只知道那些人口中的邪惡種族不僅僅止於鬼族,在耳膜裡頭鍵結而成的另外一個詞彙,便是妖師兩字。他從沒想過自己的平凡總有一天也會變得不平凡,就在他反應不及的時候,像不定時炸彈一般一一爆破,殘垣破片的景讓他一次又一次地讓大腦遲遲無法運作。

  應該與不應該之間的界線,就只是差別於他是否有握住前頭人的手、緊緊。

  「褚。」他回過了頭,只見冰炎站在門外,隨後便落下了別多想三字。

  輕描淡寫。

  褚冥漾呆愣了下,隨後才又繼續手中整理行李的動作。很難得的,在告知冰炎的時候,對方沒有平常的叼唸,更沒有一針見血地要他好好利用暑假復習那簡直慘不忍睹的符咒學,有的、也只是那句似乎一點也不在意的悶應著。

  倘若換成要見習千冬歲他們處理任務的話,冰炎肯定會毫不留情地說著別扯後腿就已經很好了,褚冥漾不禁如此思忖著。

  儘管千冬歲也說了自己已經有了明顯的進步,只不過還是不太能靈活運用就是了,有時候爆符還是會因為他的隨意亂想,往往手中握得都不會是正常防身用物品,除了一次的防狼噴霧器應該勉強算是。

  好像、也不太能擊退巨大老鼠的暴動就是了。

  想到這樣的自己,他便有些許的無力感蔓延至全身,就連整理行李的力氣都似乎免了些許、他攤在柔軟的床墊上頭,感到昏昏欲睡。

  再次重複了自己應該帶上的簡單行囊,闔上雙眼的力道很輕、做了幾個深層的呼吸後,他才緩緩入眠,重重地落於那片靜默的黑墨空間裡頭。

  徜徉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