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泉紀行

 

一、出發前往熱呼呼的溫泉!

 

 

Act.2

  「唔嗯。」依稀感覺到一雙不屬於自己的手在自己的胸口處輕輕撫弄著那果實,紅潤的色彩稍稍挺立了起,褚冥漾不自覺地悶哼了聲,搔癢的觸感讓他不自覺地扭動了下身軀。

  唇齒間被對方濕軟的舌尖給緩緩開啟,甜膩的滋味染上了蜜般、忍不住舔舐回應著對方的動作,他半瞇著眼想看看眼前人是誰。

  或許他早就知道,那個人不會有別人、只會是那個總是揚起惡質笑容的劣質黑袍。

  「褚。」低喚了起,冰炎的聲嗓略帶著一絲低啞而無聲。他的腦袋似乎對於眼前人低喚自己名字的那聲音有些遲鈍地點了點頭,擁抱著對方的力道頓時放輕了些許。

  左邊的紅色被冰炎溫潤地含了住,巧妙地用軟柔的舌頭舔弄啃咬著,不時吸吮的聲嗓作響著,耳膜鼓躁不安地、能夠清楚聽見那令他羞赧的音質,褚冥漾忍不住撇過了頭,緊抿著雙唇。

  稍稍泛白了自己的雙唇,在低吟的碎裂音節差點呼之欲出於喉頭處時,他才改由緊咬著下唇,步讓任何一個單音伴隨聲帶一同脫出口。

  房間裡頭,暖黃的燈光帶了點朦朧。

  外頭下午時分的光源稍稍黯淡了些許,卻不失其金黃光點的鋪陳、在窗簾處成了一條漂亮的金絲線,延伸至他們彼此兩人的身軀,似乎纏繞著他們近乎貼合的軀體。

  漂亮的線段巧妙地形成了一抹曖昧的情慾氛圍。

  褚冥漾的腦袋一點都無法思考地就此當了機。

  這樣也好,照理說這樣的場景配合這樣的角色、總是得來點正常的對話跟描述,不然每每都是那根本就是腦袋有洞的吐槽行徑,不僅是耗費體力還耗費心神,他不禁如此思忖著。

  腫脹帶著些微疼痛的乳尖讓他不自覺地皺起了眉頭,眼前人最後溽濕了那兩點青澀後,才順著他的指尖悄然往下。劃過腹部的冰涼指尖似忽然起了火苗般,溫暖地讓他感到顫慄了起。

  隨後停在半昂揚的器官後,明顯可以看見冰炎嘴角揚起的好心情。褚冥漾隨後便能夠清楚感覺到眼前人左手繾捲了他的微揚,輕慢的搓揉力道讓他的鼻息頓時低沉了些許。隨著冰炎掌心與指尖的包覆揉弄,他不自覺地揪起了一旁柔軟的被褥。

  緊咬住下唇的力道鬆開了些微,殘破不堪的吟哦便不注意地傾洩而出。

  眼前人的心情明顯就是很好的模樣,很難得地笑出了聲、嘴角間的那抹笑意很深。

  只有這種時候才會……,唔嗯、惡趣味的傢伙。褚冥漾還未抱怨完,便被冰炎忽地緊握處脆弱時,停止了思緒求饒著話語。

  「看來、你還有精神去想那些事情。我得多加油是嗎?」刻意在耳邊低語的熱燙氣息撲在耳際邊,話一完、冰炎便舔弄著他敏感的耳骨,手中的動作也不忘行動、上下抽弄的漸快,足以讓那昂揚硬挺的器官沒多久就簡簡單單繳械洩出。

  「呼、呼嗯。」似乎還未來得及反應眼前人下一步動作後,右腿便被冰炎給抬起,而曲起了左腿,恰好是對方可以掌握住後頭私處的角度。

  「褚。」才這麼一喚,清楚的按壓動作便讓他忍不住微弓起了身軀、再也禁不住地慣換對方的稱呼,兩字學長什麼也沒有停止下來,只有換得一個交換彼此氣息漫長的吻。

  無法繼續想像下去的那般炙熱氛圍,讓褚冥漾無法思考的任憑本能意識行動著,或許也可以說、隨著眼前的冰炎指間的動作反應出最為忠實的反應而已。

  緩聲地、輕訴那些呢軟詞語。

  悶哼了聲,指漸漸深入了那私密地帶,他忍不住顫抖了下身軀,冰炎耐心地探進而伸出,不停反覆這舉動。

  「別緊張。」不緊張就不會有這樣反應了、笨蛋學長,褚冥漾忍不住如此吐槽道。

  下一秒他就反悔了,眼前人刻意揚起的惡質笑容應在自己的視網膜那一瞬,大事不妙四字深植在腦子裡頭,或許說、大勢已去會更為貼切。

  隨後他的腦袋浮現了總算沒有枉費國文老師的一番心血的念頭,能夠努力擠出了一句成語來使用已經算是有進步了。雖然可能國文老師憂喜參半地會感動到哭出來也不一定,尤其是自家學生竟然還在這頗為情色的氛圍裡頭還能保持一定的語言能力應該是該偷笑了。

  冰炎的指突地按壓到他的敏感處迫使得他不自禁弓起了身軀,微敞的唇舌便呼出了那聲聲情慾的嗓音,甜膩而發顫著。

  就算自己說不要,對方肯定還是會按壓著自己的敏感不放,更可能會因此變本加厲地讓他提前早洩出來。想到這裡,他忽然有種就如同待宰羔羊一般、入了虎穴還不自知,大難臨頭才明白自己早就已經沒有去路。

  「還有心情去想那些?」隨即便被堵住了口,反覆交換的氣息讓他的雙頰微現出紅霞缺氧的模樣,雙手不自覺地緊擁住冰炎的肩頸處。

  意識逐漸模糊了起來,還可以依稀聽見那人對自己輕言的喜歡言詞後,便倏地貫穿了那處、抽動了起來,一深一淺的進出讓他頗有一絲不適感,而對方的性器再次碰觸了那點敏感後,褚冥漾不禁大幅度地曲起身,速度漸快讓他無法招架地逐步渙散了意識。

  昂揚的性器腫脹得讓他感到些許疼痛,似乎裡頭充滿了那情慾的液體、一不小心便會勃發而出,前端的濕潤讓他感到羞恥,尤其是自己還正被對方的動作弄得無力而喘息不止的模樣,更是讓他忍不住撇過頭不去正視對方可能正在看自己的那雙焰瞳。

  好似一對上眼,便會無可自拔地沉溺其中。

  不僅深陷於那份情愫、更會沉入欲望裡頭。

  半瞇著眼,逐步模糊了視線。

  「唔嗯、嗯。」泛熱的體溫似乎又提高了些許,灼人地、黏膩了起來。

  旖妮的氛圍不斷地縈繞在他們彼此周遭,纏繞著手指間的動作、儘管止於碰觸。

  最後止於那解脫般的洩出濃稠的濁白色液體後,褚冥漾才倏地睜開了雙眼,就如同方才喘息的動作一般、驚醒過來。

  見鬼了、這是什麼春夢!

  雖然也不是什麼第一次可以好害羞的場景,即便第一次好像也不是在正常的地點就是了……,唔、離題了。正常的春夢不都是該來的香豔火熱刺激的艷遇,怎麼會讓他給夢到了這樣簡直就是迷糊小羊的待遇,粘板上的一塊肥肉一般、肉質鮮美可口。

  褚冥漾再次為了他的腦殘感到全身無力,這也難怪為什麼那殺人兔總是忍不住巴上他的頭,他還曾經懷疑是不是自己的後腦頭型看起來很好打、還是自己真的太欠揍,只能歸咎於衰人總是不會有個正常的腦袋,就連思維模式都只會是個最低階的吐槽型而已。

  忍不住想大聲哀嚎起,他才撇了撇嘴看著那突撕聲尖叫起的那手機,簡訊鈴聲可以這麼淒苦倒也算是件奇事,只不過在春夢剛完,這、似乎染上了完事後的淒涼感。

  褚冥漾不自覺又再次吐槽著自己的思緒,果然被那萬能黑袍說腦殘被巴,其事出必有因。

  對方的那雙手挑逗自己皮膚的那抹顫抖仍舊殘存著,他感到臉頰熱燙著。

  「明天我跟萊恩會去黑館門口跟你會合。」手機螢幕停留於千冬歲所傳來的簡訊內容,他只是思考不能的仍然止不住方才勃發的那興奮感,遲遲不消。

  似乎無法輕易消散帶過一般,就如同冰炎帶給他的所有一切。

  無可簡單地抹去痕跡。

  「可惡。」他按啐了聲,難掩自己的那羞赧之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