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泉紀行

 

 

二、朝向黑影蔓延之地

 

 

 

Act.5

  看著萊恩手裡的飯糰,褚冥漾不自覺地呆愣了起心思,看著眼前的飯糰大餐、除了飯糰還是飯糰的菜色簡直就是身旁人夢寐以求的夢想,躺在飯糰海裡頭被淹死。

  感覺腦袋被重擊了下,他反射性的摀起了後腦,吃痛地低著頭。

  唔、抱歉。

  儘管那簡直媲美五色雞頭的色彩,就連詭異的螢光綠色的飯糰也深埋其中時,他已經懶得去吐槽一些守世界的奇妙程度,儘管他還是無法輕意捨去他們位於原世界溫泉旅館的事實。

  「漾漾不吃嗎?」萊恩問著,左手遞出了個外觀顏色還頗為正常的白色時,他才赫然發覺自己第一次覺得能看到白色的飯糰簡直就是奇蹟一般。

  「褚,閉腦!」冰炎暗叱了聲,褚冥漾似乎可以依稀看見對方的腦袋上似乎有種漫畫裡頭常出現的青筋,不自覺地偷笑了聲、想當然爾還是挨了一下揍。

  努力克制自己腦殘的習慣,他只是試圖放空著心神,什麼也不去想。可似乎造成了反效果一般,開始多想了許多不必要的心思,儘管大多數都是跟妖師、鬼族、千年前。

  他不是不了解千年前那名偉大妖師做了錯誤的理解而下了詛咒的那份悔意,那務會的成因為了什麼、其實都被隱藏在整起鬼族大戰的事件背後。透過然所傳承下來的記憶,他似乎可以了解為什麼那份先天的能力是繼承在自己之下,而不是然、或是冥玥。

  只因為需要重新了解這份能力,重新學會控制言靈的可能性。

  而自己便恰好因為那多年前目擊了那一瞬的血腥,而被他們保護得好好的,直到他無意間填了一所不存在的學院、遇上了各種大小事,而後鬼族再起。

  為了那份其實很是微薄的言靈之力。

  安地爾也曾露出那抹惆悵的神情,很難得地在他耳邊低語著其實千年前根本是個笑話的詞句。儘管當時的他一點也不曉得,千年前的回憶、影響了自己看法有多麼深。

  冰炎應該是要恨自己的,身為一個邪惡的妖師、身為繼承那名偉大妖師先天能力的人,不僅僅有理由、而且是應當的,可對方並沒有。

  反倒是接下了那麻煩的代導人,難得的細心教導自己融入守世界的一切。

  會竊聽自己心聲的原因也不外乎是讓自己學習如何導入那份純粹的心意,而不染任何一絲可能性的惡意,無論是詛咒還是祝福的話語、其實就只不過在一念之間所想的那般。就如同千年前、那份意念所造成的後來。

  冬城的故事不停反覆地在他的腦袋裡頭徘徊不去著,就連有時候、都可以在夢裡清晰可見熟悉的身影變得如此薄弱。

  「褚。」他轉過了頭,對上對方那抹炙紅的瞳仁後,腦袋裡頭一片空白。

  「我聽不到你說什麼。」冰炎緩聲說著,若無其事地忽視眼前的聊得開心的兄弟檔,啜了口茶道:「所以、別悶在心裡什麼都不說。」

  褚冥漾才稍稍地為此感動了一瞬,隨後被冰炎毫不留情的話語給擊得遍體麟傷:「雖然看你那張臉就可以猜得到你在腦殘什麼。」

  「你這副樣子還真像被主人拋棄的小狗。」冰炎伸出了手拍了拍他的右肩,隨後咬了口綠色的飯糰:「要不要掛個牌子上寫請帶我回家之類的?」

  「我想應該不用。」他回道,大口咬下手裡隨便一拿的咖啡色飯糰。

  巧克力口味的、還不算難吃。不過就像驚奇箱一般的一餐,有點難以自在下嚥。他思忖著,隨後看見萊恩手裡的飯糰餡料似乎是奶油,褚冥漾稍稍為自己難得的好運氣慶幸著,至少一餐下來飯糰的口味還不算過於驚奇。

  這是第一天、剛開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