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泉紀行

 

 

二、朝向黑影蔓延之地

 

Act.8

  「在想些什麼呢?」千冬歲的關心話語殘留在耳膜底邊,褚冥漾只是愣了愣看著對方偏了偏頭才緩然回道說著沒什麼。

  「聽夏碎哥說,這次的任務內容是驅離鏡之妖的緊急任務,雖然說不上是困難,不過到也是因為時間的急迫性才會剛好被分派到。」千冬歲稍稍扶正了鏡框說明著,他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問著:「這樣啊……。」

  「鏡之妖其實是一種主要棲息在深山裡頭的小妖怪,而其能力是能夠讓人看到內心深處的慾望,並加以催眠進而操控被施術者。而其實牠們沒有什麼惡意,只是原本的能力讓他們可以窺視到他人的欲望而感到好奇而已。主要的型態沒有一定,可以清楚辨認得出的方式只有那墨黑的色彩。」身旁的少年只是緩緩地述說著,他不自覺地從最後一句聯想到了那隻調皮的黑色小狐和不久前在溫泉池裡頭忽地闖入於他與冰炎之間的黑色物體。

  鏡之妖的好奇,讓他不得不正視對於冰炎那份關係。

  可以很淡薄也可以綿密的代導關係。

  很是柔軟的輕觸自己的心房無數次。

  彷彿半帶著強迫性要他不得不去面對這樣一個事實。

  即便他倒也清楚自己理也理不清那種情緒源頭來自於那耳語邊常能聽見的愛情,人們歌頌的愛情的美好,將那美麗的愛情繪為一譜譜瑰麗的敘事詩,卻也同時混亂了他人的視聽。

  無法正確地理清那愛情的型態。

  「雖然這次的工作內容其實只要將鏡之妖遣返回深山中,不過聽公會轉述、最近頻頻接到彙報說部分的鏡之妖因為不明原因來到了原世界的某些深山定居。雖然一開始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困擾,只是遷移的數量緩慢增加罷了。這家旅館起初也曾被牠們小小的惡作劇一番,頂多只是弄亂房裡的東西而已,可最近似乎有變本加厲的情況,反倒是開始大肆地騷擾住客而嚴重影響了溫泉的生意。」千冬歲說著,細飲口了茶水後,才補充說到:「雖然夏天本來就不會有什麼人來泡就是。」

  「如果是遣返的任務不是很快就可以處理好了?」褚冥漾稍稍偏了偏頭,離他們來到這裡已經是第四天的時間。而昨天第三日湊巧遇上了鏡之妖導亂的情形更是在他的腦中徘徊不去。

  冰炎那堅定的口吻說明了什麼樣的心意,他到現在仍然無法釐清。

  「是這樣沒錯。為了初估鏡之妖的數量,冰炎學長和夏碎哥這幾天都在查探地域範圍多廣。」少年只是停頓了下,轉念問著:「漾漾不曉得嗎?」

  「不清楚,學長沒有說。」褚冥漾只是低著頭,看著手中的和菓子說不出個所以然。內心有些糾結了起,可為了什麼、為了任務內容還是什麼的,他很難說得清楚。

  而千冬歲保留的語句並沒有向褚冥漾說明能夠有這樣的機會來到這裡,其實是因為發生了這樣的事,這家旅館業者為了招攬生意所以才發送了很多優惠券出去。部分透過公會發給了袍級,其中又屬冰炎及夏碎這對搭擋接的任務數為多。畢竟普通人只要一聽到有妖怪作祟這種事通常都是保持著敬而遠之的遠觀態度,而自己則是湊巧因為在一次的談話中與對方交談過後,夏碎表明因為用不了那麼多就送給千冬歲處理掉那些優惠卷。

  可以讓自己放個悠閒的假期何樂不為,更況且恰好是暑假時期、溫泉旅館的淡季,更不會有過多的人群壅擠。

  再看見一旁的少年那緊鎖眉心的皺褶些許,千冬歲只是輕嘆了口氣。

  任由那遲鈍的友人願意向自己坦明那份情緒之前,他還是不該表明些什麼好。

  更別說萊恩會建議些什麼好主意了,連個人影也不見的飯糰偏執個性就足以讓他感到頭疼。更別說假期之後還有個任務需要兩人處理的,早知道應該以飯糰為利誘讓萊恩先去探勘地點內容好不讓自己還得為了他的隱形慣犯感到麻煩。

  千冬歲揉了揉太陽穴感到陣陣頭痛,只見不遠處的熟悉身影正抱著那一大盒的東西:「萊恩,你去哪裡了?」

  只見那人聽見了他的言詞後,轉了個方向便是走到了長廊邊坐下。

  「拿了些飯糰想先傳送回房間裡頭。」

  似乎聽見了千冬歲若有似無的嘆息聲,褚冥漾不自覺揚起了微笑、難得的輕鬆氛圍纏繞著。

  「漾漾有心事麼?」試探性的口吻揚聲,他只是愣了愣撫上了臉頰反問著很明顯的問詞。千冬歲點了點頭,萊恩則只是遞給了自己飯糰後點頭稱是。

  他根本壓根不知道到底該拒絕學長還是說些甚麼話胡弄過去就算了,不過那樣做的話學長應該會一腳踹死他,然後直接送他進地獄之後在輪迴個幾千萬遍。

  雖然這樣看起來比起原世界裡頭的情殺案還要淒慘個千萬倍以上就是了。

  排除那些就連自己都覺得明顯腦殘的想法後,較重要的是,他甚至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麼看學長的。也許有部分的仰慕、部分的羨慕、以及可能的在意等等因子,他也明白自己總是很依賴對方而全心相信學長……,但他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所謂喜歡上對方的那份可能感情?

  也許、可以命名為愛情。

  更可能是被自己一再地逃避壓縮而沒有面對的在意。

好煩……現在光是想到學長的臉都會臉紅的自己還真是……。

  他不自禁地悶笑了下,看著身旁人鏡片的那份思忖神情,對方才緩頰說著:「難怪漾漾看起來就像戀愛中的少女。。」只見千冬歲推了推眼鏡,發出久違的智慧光芒斬釘截鐵的這麼對自己說。

  就像被瞬間打入地獄一般,他露出了錯愕的神情看著一旁的千冬歲,眼裡的不可置信又使對方重述了次方才的話語,彷彿就是在確認自己的淡薄的情感存在。

  「怎、怎麼可能。」只見萊恩點了點頭,指著自己的雙頰說著漾漾臉紅幾字,他才撫上了雙頰的熱燙,困窘的不似自己。

  「或許、漾漾可以跟學長談談。」只見身旁的少年凝起了笑容,隨後補充說道:「這樣的方比較快速。」

  感情同學你是要我跟學長參加分手什麼台之類的感性節目,不對、我跟學長目前一點關係也沒有,也不會是參加什麼紅娘節目就可以簡簡單單配成一對的!

  褚冥漾似乎可以看見千冬歲頭上長了兩只惡魔的角,明顯易見的事對方嘴角的笑容燦爛過了頭,彷彿裡頭有類似某個搭訕魔人的惡質笑容。

  他才赫然想起自己好像已經有段時日沒有看見那個某鬼王高手嘴上總掛著喝咖啡的身影,難過日子過得自己還能想些無謂的感情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