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幻境沿續

 

Act.12

  欸欸欸欸欸──!

  在褚冥漾回過神的同時,身上的搔癢感不停,止不下的吐息不斷地透過對方好看的薄唇呼出。頸肩不斷地被對方啃咬吸吮的力道成了一個個暗漬,身上零亂不堪的浴衣更是最好的表徵。

  一頭銀白的長髮在視線上形成了一種錯視感,交錯而成的是對方過份好看的臉龐、嘴角微揚的弧度根本就是後援會成員所夢寐以求的性感角度。

  根本太犯規了。在褚冥漾還未來得及說出這幾字時,便被冰炎呼伸出的雙指給掐住了乳尖,指甲搔刮的力道疼癢難耐,他不自覺地皺起了眉心。在對方濕軟的舌觸上時,身體更是大幅度地弓起,緊揪著對方的浴衣、似乎對於方才的舉動感到不適。

  「等、等一下。」他驚呼出聲,可冰炎的動作卻沒有停手,只是變本加厲地挑起了眼眉低喚了對方的單名後,舔吻了對方的雙唇紅腫。

  腰帶已然在無意間抽了出,衣襟大敞了開來,對方的氣息可以明顯感受得到那暖熱的溫度,很難得的並不是以往所觸碰的冷涼,而反倒越是灼熱。

  下滑的掌心緩緩,褚冥漾卻思考不能地低語著那些簡直可稱為胡言亂語的怪異舉止試圖在這曖昧氛圍裡頭保持清醒:「學、學長可以不要繼續往下摸了嗎?」

  「褚。」動作一滯,冰炎只是看著褚冥漾那雙明顯散渙的目光,迷茫地像個迷路的孩子一般。心念一轉,倒是將少年抱進了懷裡,看著對方明顯錯愕的神情,說著那些安撫緊張的話語。

  輕描淡寫的說著那些其實他根本就不想去談的瑣事。

  若說是瑣事、倒不如說是不曾想過再去面對的雜事。

  那些,在他記憶裡頭短暫的千年前。殘留的片段倒也不多,只是可以明顯感覺到對方似乎聽見自己低穩聲線所轉述的那個空洞記憶,少年的肩頭顫了好些許,依稀能夠看見褚冥漾倔強揉眼的動作,隱忍著悲傷的情緒。

  究竟是為了什麼而難過,冰炎一點頭緒也沒有,無奈地輕吻了懷裡人的碎髮。

  「不難過嗎?」略帶了點哽咽的口吻問著,他卻感到哭笑不得。

  對於那些只殘存在記憶裡頭不甚真實的千年前,沒有過多的感觸。只是在千年後他選擇成長、選擇淡視那些已然成了千年前的往事。

  相隔一千年,雖然對於一個精靈來說恍如昨日一般的時間觀,可冰炎卻只感覺自己似乎才是那個局外人一般,絲毫無感地、緩緩褪色。

  「還好。」也許剛開始的確有些不習慣。冰炎並沒有將後話說出,可能就連那起初的那抹緊張感都被磨合了一般、漸漸地離自己所記憶的逐漸遠去。

  他並不是個善忘的人,可卻是一個淡忘的人。

  對於那些記憶裡頭沒有過多體會的情緒,他就像個第三者一般只能默然。

  即便那些人都說著千年前的悲劇如何,而他身為受害者又應該如何等話語。

  毫不在意。

  「才怪!」褚冥漾這麼一說,積聚起的霧氣便化為斗大的淚珠掉落而下。鼻間的音質更是掩不了少年的情緒疼痛。冰炎深嘆了口氣,指腹抹去了對方眼眶殘留的水液,說著沒關係三字。

  輕描淡寫。

  柔軟地咬上了對方的右頰,軟嫩的口感殘餘齒間。冰炎緩落而下的是堵住了少年的唇舌,反覆吸吮的力道逐漸加大,舌尖處的濕滑更是讓他不自禁加長了這吻的深度。

  右手掌緩扶著少年的腰部,左手則是放肆地在對方胸前的乳珠搓弄揉捏著,唇間仍可以瞥見那深吻後的殘餘唾液,顯得更為淫靡了些許。情色意味濃厚的話語緩聲低沉地在耳邊呢軟傾訴著,只見褚冥漾幾乎渙散了神情,似懂非懂的樣貌只得冰炎一個深意頗濃的笑容。

  「褚。」在確認於對方的回應後,乳尖的濕潤被口腔暖熱包覆著,褚冥漾忍不住低吟出聲,微仰起頭的那難耐不以更是可以簡單知悉。

  嘴裡含著眼前人的左胸口,能夠依稀聽見那人明顯緊張而加速的心跳聲響。

  左食指緩下的從乳尖移動,指腹的摩娑更是讓少年不自禁扭動了身軀,半停留於肚臍周圍畫了一個又一個的圓圈,惹得褚冥漾忍不住推了推他的動作表示制止。

  「唔嗯。」鼻息的吐熱,半昂揚的濕軟器官顯得可愛,上頭的液體緩緩而下,濕透了下身成了個清楚的水漬。姆指在上頭按壓的半挺立更是讓褚冥漾的吐息更是熱燙了許多,悶哼的聲響更是增加頻率。在掌心揉弄的性器逐漸硬挺了起來,手掌心濕潤的觸感讓那雙紅眸暗沉深幽了許多,裡頭的情緒添增了些許情慾的表徵。

  在對方還未反應過來,先是輕柔的搓弄後,便逐步加重了力道與速度。

  褚冥漾只能無力地推著他的身軀,大幅度地弓起身、迎向不久後的高潮。

  灼熱的液體噴灑在彼此的腹部周遭,下半身的濕潤讓冰炎不自覺地感到下腹燥熱了許多,可以看見那性器隔著布料的昂揚硬挺,他稍稍地半弓起了褚冥漾的右腿,向外敞的角度讓懷裡人忍不住縮了那麼下,兩人面對面的貼合讓少年羞赧得不能自己,倚在他的心窩遲遲沒有抬起頭。

  冰炎隨後更是抱緊了褚冥漾,性器的摩擦感更讓他感到滿足,呈現半濕軟的性器被硬挺地頂上,手掌間的揉弄撫摸使得那景色添了幾分慾望。

  似乎可見不久後勃發的濁白色彩。

  「手。」將褚冥漾縮在一旁的雙手牽過放在彼此性器上頭,握著對方略微纖細的指觸搔弄著根部兩旁的球體,囊袋的敏感更增添了少年的羞澀情緒。

  「褚。」低喚了聲,柔軟的、低吻了對方的雙唇。

  隨後而至的又是一次宣洩,少年無力軟下了身軀,依伏在他身上。身上的浴衣也只能勉強說是半披在手臂上頭,染上了兩次高潮的濁液,皺巴巴的模樣讓冰炎皺了下眉頭便是褪去對方僅存的衣物,而癱軟了對方的身軀在被褥上頭。

  半抬起對方的左腿,雙指按壓著私處的柔軟,褚冥漾倏地掙扎了下:「學、學長?」

  「沒事的。」隨後突進了食指,搔刮著內壁的熱燙,惹得少年弓起了身軀,雙手忍不住揪著一旁的被褥而感到難耐。很是順利地利用方才的濕潤液體再進了一指,雙指立馬便先是快速抽插了幾許,一深一淺地探入最為內處的突起。

  「唔啊啊──。」止於抿起下唇的隱忍。忽地輕按過那如豆大的突珠,如電流一般地顫抖了那麼下,冰炎不自覺地揚起了笑容,雙指緩抽出的動作讓褚冥漾細如蚊蚋的聲嗓細柔如貓般的哭了出聲,而後便是重重地探入、抽出反覆兩個動作,而同時也不斷地擴張著內壁的適應。

  下身因隱忍而腫脹的性器顯得蓄勢待發一般,在緩入入口時顯得困難了些許,溫熱的包覆感差點就讓他繳了械。

  冰炎停頓了好陣子沒有任何動作,只是撫弄著對方因為自己深入而虛軟無力的性器。

  好段時間後才開始移動腰部的力道,緩慢地抽移。

  將褚冥漾的雙腿更是張開略大的角度,左腿被高抬至腰部、腳背弓起的緊繃更是簡單可見。

  「褚、褚……。」反覆低喚著對方的名,力道漸快、吐息漸重的些微改變。似乎永遠都要不夠的無底洞欲望般,不斷地移動腰部的動作更是讓他感到瘋狂而喜悅。

  近乎高潮的快感,從下腹不斷地感染了全身。

  佔有了對方的私處,深入身軀的那代表意象更是淺顯易懂。

  褚冥漾只能張著口,不斷地索取著呼吸空氣、大口大口吐息著,汗液也浸濕了髮稍末端。兩具交纏的軀體緊密貼合在一處,緊擁的力道也加深了些許。

  「……學、學長。」接下來的後話便止於那濁色,略帶腥味的汗液殘留在房間裡頭,濕潤的下腹部更是難掩方才情慾的畫面,交疊的身軀也並沒有因高潮而分離,反倒緊密了起。

  冰炎只是褪去了自己身上還算完好的浴衣,簡單地抹去了褚冥漾臉上的汗液問著還好嗎的話語。少年只感到雙唇欲裂而乾渴、才打算回應對方的關心只能氣聲回喚著。

  褚冥漾只感到雙眼疲倦而四肢無力地癱軟,而冰炎只是半休息地看著少年為此疲憊的模樣感到可愛而心疼。

  雖然醒來之後應該會說自己這個無良禽獸,抓著自己的衣領一臉燒紅的說著那些明明他根本不想提起的曖昧情話。

  像個傻瓜一樣的傢伙,蠢死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