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收錄在color of life之中

Beautiful World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x褚冥漾】

 

 

  那是他的世界,經過改變之後的世界。

  褚冥漾只是看著眼前人,莫名地感到熟悉。

  在聽悉對方的鑰匙時,他才恍然地伸出手低喚著、屬於那個人的名。

  雙唇開闔的緩慢,聲線低喃著。

  「你這笨蛋。」少年笑出了聲,瞇彎了眼睫。

 

 

※※

 

 

  喀啦。

  按下鬧鐘的動作顯得緩慢,看著上頭閃爍的數字呈現了九點三十分。

  褚冥漾只是半睡半醒地看著時間的提醒,深吐了口氣後才起身開始一天的起頭。

  在簡單梳洗過後,確認了背包裡頭今天課堂需要的講義和作業後,便草草出門。

  今天雖然只有那麼兩節課,若是大多數人的選擇就是很是乾脆地翹了那兩堂課,不過畢竟那堂課還是有不少人為此感到興趣的,老師倒也教得還不錯、深入淺出的效果更是讓褚冥漾每節課必到。

  他隨意瞥了眼路途經過的大鐘,顯示著九點三十七分的時間,更是讓提醒了他方才完完全全忘記準備早餐這件事情,更別說他昨晚還特地買了果醬放在餐桌上頭、打算從簡便的早餐開始今天頗為愜意的課堂。

  褚冥漾只是撇了撇嘴,距離上課時間還有一陣子,倒還可以折返回去將吐司給帶出來,還可以順便看一下電視打發時間。只不過他沒有任何打算地顧自走下去,將耳機給塞入,音樂流敞的緩慢步調更是讓他的心情為之放鬆。

  一個人居住的簡單生活很是愜意,不必太過顧慮些什麼。

  一個人好就可以很好了,其餘再多、也只不過是這樣。

  雖然總是常常會因此忘記幾餐沒吃,搞得最後消化不良還胃痛等等的效應產生,更是不免地讓褚冥漾被同學念一頓、冥玥念一頓,就連回家都還會被自家老媽給念一頓。

  儘管他的確是差不多就好,生活過了一天也很好。

  走過公車站牌,經過了郵局,拐彎走進巷弄後、在尾端向右走出。距離大學學校的路程並不算遠,約莫十五分鐘的腳程就可以到達,附近商店街上的店家也陸陸續續地拉起了鐵門,開始迎接新的一天頗為規律的生活。

  鼻間還可以依稀嗅見遠處海水氣味微鹹,夾雜在微風裡頭頗為舒爽的春季。

  褚冥漾總是習慣性地在步行的時候捕捉周遭事物的變化,每每都是被這簡樸城市裡頭的規律生活給散染喜悅,莫名地因此感到滿足。

  他還記得起初大學推甄的時候,自己只是茫然地點選了幾家學校網頁,毫無把握地半賭意味填取這所學校。雖然是距離家裡只需要兩小時左右的車程,褚冥漾只是主動地提出外宿的要求,而褚冥玥沒有多話地應了聲點頭答應,而白鈴慈則是沒有任何表態。

  他總有種錯覺,好像自己應該習慣於外宿的生活,可記憶裡頭他一直以來都住家裡。

  絲毫沒有改變過。

  可又矛盾的是在下了火車月台來到了這裡的時候,他似乎有種錯視感。

  彷彿在記憶裡頭空白的那一塊,應該是由類似的場景填補起來一般,只不過在那段空白的區塊,他只不過是遺忘。

  至於為了什麼、他不甚清楚地眺望著遠處的海景,只是顧自地發愣著。

  任由火車的鳴笛氣音隆隆地灌入耳膜裡頭,吵鬧充斥著喧囂。

  思緒不免地回流起不久前,他可以依稀讀取到褚冥玥那神情略帶了點無奈說著:「這是你的選擇,我們只能支持你。」

  對方緩然說道,不難看見那雙瞳仁裡頭的情緒稍嫌複雜,褚冥漾說不出究竟是喜悅還是什麼的,只是看著對方的側臉隨著大門掩起的身影沒入,他仍然感到思緒一片空白地完全猜不透。

  他似乎也在哪裡聽過這句話,只不過褚冥漾想不太起來、眼睜睜看著來人撇過視線那般的不著痕跡,仿如方才的話與全然只不過是錯覺一般。

  他壓根不復之前的記憶,像是被抽乾了一般,模模糊糊地經過了國小、國中考試之後,高中的記憶似乎被中了斷。而他恍恍惚惚地考了完試,在收到入學通知單的時候、有種不踏實的感覺。應該是說、對於那空白的三年他一點記憶也沒有的陌生,全然地沒有任何感覺。

  就連同那高中三年度過的生活都僅此中斷於畢業典禮上頭,身旁張張陌生的臉孔而他顯得格格不入地駐足於裡頭,像個徬徨無助的孩子領了張書面證明之後,便離開了自己完全不熟識的地方。若說真要說自己真待在那地方整整三年,又怎麼可能連一點熟悉感也沒有的全然空白,仿如被人惡意抽取了記憶而手法拙劣地讓人起疑。

  雖然這樣的可能隨即被他打了消,倒還寧願是因為出了一場車禍編織一個連續劇常有的失憶症也好,只不過這樣的想法顯得還是過於不實。

  就連欺騙自己都看來分外可笑,自欺欺人的言詞終究還是無法消退於自己腦海裡頭的那個疑問,關於那空白的三年、關於中斷記憶的自己究竟到了哪裡去?

  他只是依稀記得在國中畢業後收到了入學通知信,自己的身影佇立於火車月台上、搖搖晃晃的剪影還留存在月台上頭,他似乎看見了誰,模糊的殘影灰暗。

  僅僅殘留於那熟悉感,褚冥漾只是望著那相似的月台上頭,試圖記憶著。

  其實也多少因為之前衛禹的一席話語,那聲學長的陌生更是從來沒有過地讓他感到惶恐。

  「冥漾的學長今天沒有來嗎?」眼前少年只是一如往常地勾起了眼睫,笑彎了臉部鮮活的表情,隨後記憶就像是刻意被人沖刷過後地惡意抹滅痕跡。

  硬是抽離他原有的印象,關於那兩字學長的定義。

  他只是莫名地想像著,可他也始終沒有問冥玥關於那兩字學長的事情。

  就連自己無心想起而翻閱畢業紀念冊的時候,裡頭的景象及人物等、連點令他熟悉的影子都沒有。自己那張臉仿如格格不入地參與這個團體,而那揚起的微笑諷刺地讓他一點懷念的感覺也沒有。

  好似從來也沒有參與過這段記憶一般,而他只不過是從中插入的外人。

  這個念頭深植著他的思緒裡頭,許久、都無法抹去那詭譎的疑問。

  仿如他原本的生活被重新安排過了一般,就連褚冥玥都對此沒有多言地像是應該一般,可他並不清楚是否只有他一人如此,或許就連冥玥也是。

  可終究只是個念頭,想像可以無限擴大,可真實卻只存在在眼睛睜開的那一剎那。

  所以褚冥漾依然選擇了繼續原有的生活,即便那想法持續盤旋於腦海裡頭不去,深植了那既定印象的思緒,其實要他改變這樣的思維倒也於事無補。

  畢竟、他仍然只是停留在那個念頭,沒有改變、只有繼續腳步。

  那時候的他看著學校網頁恍然地有種熟悉感,迷迷糊糊地就寫下了學校,填選了科系。

  而進入了單子上頭寫的學校,那個帶給他多少熟悉感卻陌生的環境。

  雖然大學生活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忙碌了些許,自由時間大多都是用來安排報告跟自修。褚冥漾只是順道地兼了一份打工的差,就在自己跟同學合租的住處隔了條巷子外頭的一間咖啡廳。

  那是間跟這城市一般簡樸的咖啡廳,他透過玻璃窗看見了櫃檯忙碌的那個人,熟悉的黑馬尾繫在後頭、一身簡單的襯衫加牛仔褲搭著圍裙,俐落而果決的氣質多了幾分漠然,那雙墨瞳似乎讓他有種應該是紅色的錯覺。

  跟室友難得外食恰好就是在這家咖啡廳裡頭,他只是看著菜單上頭沒幾樣的餐點,就跟他熟悉的簡餐店其實沒有什麼兩樣,裡頭的擺設很是簡單地只用盆栽做為擺飾,客人推動門時產生的風鈴聲恰好打破了店裡頭那顯得靜謐的氛圍,仿如隔絕了外頭的喧囂吵鬧,自成一片天地的悠然自得。

  幾次的光顧之後,他也才意識到店裡頭只有那張熟悉的臉孔在裡頭穿梭忙碌著,無論客人多寡,老闆的動作依舊保持一樣徐慢的步調,一絲不苟而有效率地將所有餐點備好給客人一個舒適的用餐的空間。

  他很少看見那個人主動向人談話,大多都是回答同校女生們好奇的無謂問題。

  沒有任何一絲不耐,只是重覆著相同的答案。

  「目前沒有。」清冷的聲線只是緩然吐露出,手中擦拭的動作沒有因此而停止。

  褚冥漾只是依稀可以看見那個人嘴角間凝結的淡微無奈,似乎對於那些問題有些煩惱,不如說是、間接地讓他聯想到了什麼記憶一般,他只是如此思忖著。

  顧自猜測著關於那個人全然陌生卻意外帶給他熟悉的相關事物。

  半咬著吸管的漫不經心,褚冥漾只是看著外頭來來去去的人群,再次陷入了那顯得空白的記憶裡頭,試圖找尋一些蛛絲馬跡好來解釋那空白的三年。

  還有自己在無意間發覺的黑色手環,在他意識到的同時、總是習慣地帶在身上。

  若是他回去問起,大概也獲得不了任何的答案,褚冥漾只是寧願從那些可能性的過往裡頭搜尋著,畢竟、那些記憶並不屬於任何人,而是他的。

  關於褚冥漾他自己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