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收錄在color of life之中

Beautiful World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x褚冥漾】

 

 

  多少清楚眼前人總是不擅言詞,或許是說除了自己以外,褚冥漾很少看見冰炎對誰侃侃而談的模樣。像是對方活在許多人的注目裡頭,卻又矛盾地隔絕了跟外人接觸的橋樑。無論自己怎麼問出多麼艱深的問題,對方總是能夠深入淺出地讓自己明白其原理,尤其在語言學習的部分、更是讓他獲益良多。

  總是在收店之後,冰炎總是會抽空教導他課堂之餘不太會的部份。

  「慢慢來。」只聽見對方再次重述了次話語,褚冥漾只是看著對方的唇型緩然勾繪著形狀,跟著重複了次。

  「相信你自己,褚。」少年只是看著眼前人神情似乎略帶了點惆悵,不自覺地伸手觸及對方的頰邊,那微冷的溫度莫名讓他感到熟悉,只是在感覺到對方的鼻息時,他才反應過來地抽開了手,隨後被對方緊握住手腕。

  沉默。

  他們忽地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似乎可以依稀聽見對方的吐息跟著自己稍稍同步且規律著,心臟噗通的敲擊聲也可以依稀想像得出,聲聲地撞入了自己的胸口、連同對方的心跳也是。

  幸好他剛才的行為是在收店的時候,褚冥漾只是忽地為此感到慶幸著。

  「褚。」在對方輕語的同時,少年感到些許炫目、可以依稀看見那原本的玄色髮絲緩然蛻變成另外一種色彩,那漸變於灰彩的銀白美麗以及那雙紅燦寶石的火紅瞳仁。

  印象中應該成為的那個人。

  闖入了眼瞳裡頭,褚冥漾只是看著對方靠近的臉龐,輕觸到的柔軟、讓他近乎有種錯視的感覺:那才是他應該認識的對方、那才是學長應該有的姿態。

  輕吻於唇邊的溫熱確實,他只是不自覺地闔起了雙眼,略帶了點青澀卻又熟悉的感覺。

  初吻,似乎還可以淺嚐到檸檬水的氣味、微酸。

 

 

  褚冥漾只是看著褚冥玥那稍嫌複雜的神情,明顯不快地看著冰炎。

  「……姊,你怎麼會來?」遞上了紅茶,少年只是看著來人挑了挑眉,沒有多加話語。

  「來看看弟弟不行?」對方只是細啜了口茶回應著,隨後目光只是盯著冰炎的動作,似乎在端詳著什麼一般,多少讓褚冥漾感到不甚習慣。

  像是、吃醋一般的意味。

  雖然在經過那個吻之後,他們沒有再更進一步或是什麼的,一如往常的相處模式,沒有絲毫改變,除了對方輕觸自己的動作頻率增多了些許。

  但也不外乎只有牽手而已。

  「褚、先去吃午餐。」冰炎只是這麼說道,像是巧妙地支開褚冥漾的動作一般,讓少年捕捉了那一瞬間微頷著首的不著痕跡。

  彷彿、他跟冥玥本來就相識一般,而他只不過不清楚罷了。

  褚冥漾只是解下了圍裙一點食慾也沒有地感到難受,只是從那個小窗子外、看見了褚冥玥那稍嫌凝重的眼神,似乎對著那個人說了什麼話語。腦袋多少也昏昏沉沉地讓他感到微熱地難受,很是乾脆地趴伏在桌上,緩然入睡。

  「所以、你認為他記不起來也無所謂?」褚冥玥問道,略帶了半陶侃的意味,嘴角還可以看見對方的嘲弄意味,只聽悉對方的那三字無所謂,隨後補充說道:「他記不起來也沒關係。」

  「就這麼有把握?」再次試問著,而冰炎重述了次:「就算他忘了一切也無所謂。」

  「若不是褚用這個代價啟用了言靈,現在的我們又會在哪裡?」敘述著,依稀還可以記憶起褚冥漾當時的低喃,最後一次緊握住他手腕的力道似乎可見少年的隱忍,究竟下了多大的決心,他似乎可以想像得到。

  「褚。」在少年主動輕吻自己的同時,他就該知道這樣的後來。

  其實他根本也沒有後悔過沒有干涉對方的選擇,要不是對方提早自己一步先做出了決定,他也不知道後來的他們是否有這麼一個簡單的生活可以度過。

  更或許,生命原有的不等長、提前了他們分離的時間。

  他從來也不是個擅於言詞的人,只不過因為少年學會了許多情緒表達之後,他變得更會思忖著關於情緒上頭的感性面向。

  也許多了幾分體貼的成分,但更多的只是因為一己之私地想要占有對方的所有。

  所以在聽到褚冥漾低喃著精靈百句歌之後的同時所下的那句言靈,思緒裡頭的空白從未有過地令他感到焦躁不安,想伸手觸及對方的手腕之前,冰炎只是睜大了眼、看著眼前的白光刺眼地似乎將一旁的惡意給淨化消退淡去。

  「我以褚冥漾之名祈求……。」少年只是輕笑著,在光源消散在眼前的同時,黑暗快速地占據了視線,而失去了意識。

  之後摸索著那些痕跡,透過扇的管道來到了這裡,再一次地以不同的情境遇上了少年。

  他其實沒有任何想法地,看著少年也好。

  或許對方忘了那個世界的所有倒也不錯,畢竟對於少年而言,妖師兩字所代表的意義、看來也過於負擔了些許,更別說那少年還是三分能力之下的先天繼承者。

  當時重柳族的少年只是露出了錯愕,手上的動作還未動作,便看著那白光刺目地難受暈眩了過去,就連後來得知了這結果之後,對方也只是保持觀察的姿態。

  「他只是加速了過程,並不影響結果。」對方只是低喃著,口吻裡頭明顯的遲疑似乎也難以抹滅對方當時的呀然。

  究竟有沒有破壞時間的平衡,就在當時、誰也說不準。

  是加速了過程、還是促使了結果,無論何者,都只是嘴裡說了算什麼罷了。

  「所以,學長覺得後來的世界應該是什麼樣子?」那時候褚冥漾只是向他問道,冰炎只是微偏著頭,勾彎了笑容,保持沉默。

  最後少年只是吐露了四字,而冰炎重述了少年的話語給對方知悉。

  他似乎可以看見褚冥玥眼神裡的情緒,還可以捕捉那若有似無的嘆息裡頭兩字笨蛋的無奈。

  「這樣就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ir 的頭像
Noir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