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收錄在color of life之中

Beautiful World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x褚冥漾】

  他只是笨拙了點。

  在察覺冰炎輕覆上外套的動作時,他才恍然地醒了過來,腦袋裡頭感覺微熱的溫度還可以感覺熱燙著,暈眩了他的思緒。

  除此之外的,他只是不復記憶地任由方才夢境與現實的夾縫裡頭浮浮沉沉地斷續著片段。

  像是抓不住重心一般地再次傾倒了他的世界。

  「學長。」他忍不住低喃著,像是求救訊號一般地抓住對方胸口處的布料。

  「褚。」在褚冥漾緩然抬頭對視著跟自己一般的瞳仁色彩時,他似乎可以從眼前人的瞳孔裡頭看見自己搖搖欲墜的身影,殘影斷續。

  模糊地、在記憶的終端硬生生地被人截斷。

  褚冥漾只是任由冰炎輕擁著自己,感覺自己的身軀發燙地難受,多少因為對方偏冷的體溫而好過一些,不過方才的情緒還是多少讓他感到難耐。

  空白空白空白,他不願自己的記憶就這麼空白了那麼塊三年。

  他只想知道衛禹口中的那學長兩字究竟是誰、他只想知道這三年自己怎麼度過的、他只想知道這三年究竟學會了什麼、這三年……,褚冥漾這個人究竟花了三年做了甚麼樣的事情。

  「學長學長學長學長──。」少年只是反覆咀嚼著那字詞,而冰炎只是沉默以對。

  他其實知悉對方多少不安的情緒原因為何,只不過他若是戳破了那層薄膜、又該以什麼樣的立場表情說明一切。

  其實他是他的代導學長、其實他是他宿舍裡頭的鄰居、其實他冰炎很喜歡褚冥漾,甚至願意用愛這強烈的字眼說明那氾濫的情感種種?

  無論何者,冰炎都只能沉默。

  畢竟眼前的少年,對於他的熟悉僅此於打工上、學校裡頭的學長兩字。

  淺顯簡單就只不過兩字而已。

  「褚。」隨後他只是伸出了食指,點了少年的額間、任其入睡。

  少年溫熱的吐息似乎還殘留在自己的肩頸處,不難發覺少年的體溫偏高地似乎發了燒,冰炎隨後簡單做了個處理之後,便將少年給抱入了後頭自己簡陋的房間裡頭。

  近乎逃脫地、重回店裡頭故作鎮定。

  即便他根本放不下少年的任何一點心思。

  只是徒留褚冥漾一人半睜著眼,難受地蜷曲著身軀露出絲毫無安全感的姿態。

  「學長。」他低念著,似乎以這樣的方式變相說著在意兩字,替代喜歡之詞。

  不可否認的,他的確被那熟悉感給緊握住,纏繞了全身卻說不出個所以然,只是撇著眼角看著對方的側臉、任由那耳骨熱燙的模樣,反應著自己不肯坦然。

  也許是喜歡、更也許只不過是在意。

  對於那抹莫名熟悉感到徬徨。

  冷香的氣味可以依稀嗅見、柔軟的雙唇還可以依稀感覺到那一絲的熱暖、耳膜裡頭不斷徘徊著對方的啞嗓,少年只是昏睡了一陣子之後,難受地起了身。

  濡濕了背後的襯衫,褚冥漾只是坐起了身,試圖讓思緒裡頭紊亂的想法給靜止下。房間裡頭的擺設很簡單,沒有過多的裝飾、幾項家具便能夠概括了冰炎的簡樸。

  少年只是望了壁面上頭略微漸變的灰彩,似乎染上了銀白色彩。

  書桌上蓋起的相框讓他忍不住好奇扶了正。

  兩個人勾起嘴角的微笑看來很熟悉,其中一人很是明顯的是冰炎,褚冥漾只是看著照片裡頭的那個人露出了困窘的神情,對於這樣的攝像感到不甚習慣地感到彆扭般,硬生生地撇過了視線。

  而另外一人,有著跟他相同的容顏,笑容如出一轍的靦腆。

  褚冥漾只是一片空白地注視著照片。

  腦海裡頭似乎可以抓住幾分重心,世界再度傾倒了他的視線似的,少年只是深吸了口氣。

  冰炎的髮色不如現在的那般漆黑,而是自己一直以來想像過的銀白色彩,參雜了那火紅色彩從瀏海垂下的鮮明,就連同那雙瞳仁也是,蘊含著暖火那般的溫潤。

  所以、照片裡頭的人是誰?

  是冰炎和跟他相仿的少年、還是只不過是個陌生的兩人、還是……。

  「褚,相信你自己。」褚冥漾緩闔起雙眼,依稀可以感覺到那低啞聲嗓溫熱地鋪灑在自己的左耳邊,感到刺癢地意外習慣。

  在睜開眼的同時,他也才瞥見了相框後頭的字。

  排列組合跟筆畫都是自己從未見過的,但他總有種預感:關於冰炎。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褚冥漾低念著,無來由地莫名熟悉。

 

 

  他做了個夢。

  很長很長的夢境。

  關於褚冥漾那空白三年究竟做了甚麼事情的夢境。

  「沒有所以。」清楚地看著眼前人,褚冥漾瞇彎了笑容輕吻上了對方,難得的主動讓他意外地捕捉了冰炎不甚習慣的困窘表情,嘴角邊掩不住的上揚更是讓少年笑彎了眼眉。

  「有沒有人說過學長很可愛?」少年收緊了雙手的力道,對方只是回應著沒有,隨後似乎想到了什麼似的停頓了下又重述了次沒有兩字,很是明顯地不想提起應該頗讓他感到羞赧的記憶。神情裡頭還可以捕捉到冰炎難得露出的表情跟溫柔,褚冥漾只感覺來人的體溫意外地溫熱著指尖,不如想像的那般微冷。

  隨後記憶回流,像是做了個長長的夢境一般、他透過那雙眼顧自想像著其餘延展的可能性。

  關於冰炎、關於自己、關於另外一個可能的世界。

  「我以褚冥漾之名。」他低念著,在代價跟結果兩者字詞從自己口中吐露而出的時候,褚冥漾才恍然地重覆記憶。

  在看見冰炎那佈滿不安的神色時,他只是忍不住地揚起了雙頰。

  「這次由我保護你。」

  畢竟、在經歷第二次鬼族大戰之後,多少的成長讓他意識到了妖師兩字之於他生命中的意義。就仿如凡斯那時候寧願與世隔絕一般,終將會奮不顧身地燃燒生命就只為了保護最為珍貴的事物。

  由在意為基礎、喜歡為佐料,成就了所為人們口中的愛字。

  回到事物原本的姿態,就是這世界新生的開始。

  他只不過是在賭這麼一個可能性,言靈的基礎便在於合理性與心意兩者,而重柳族的監視者其實也很清楚這點,就賭這麼一體兩面的事物。

  沒有絕對的好壞,只有相對的兩面。

  最後白光炫目之後,再次睜開眼所映入眼簾的是對方那瀑墨而下的玄色。褚冥漾只是勾彎了唇角低喃著。

  輕喚出對方的名,那個總是讓他感到過分親暱的真名:代表著冰炎之聲的高貴名字。

  看著眼前墨色褪去,那原本應該屬於冰炎的色彩再次鋪灑上的鮮豔。他只是看著眼前人略睜大了眼,似乎不可置信的模樣。

  說來倒有幾分的微妙,只不過少年更多沒能說出的是跟無殿扇董的一個小小協定:對方以言語鑰匙換取記憶,而他只不過是用言靈換取這世界的重生。

  一來一往的恰好,抵消了作用力。

  少年只是看著冰炎,不著痕跡地瞇彎了眼睫,就算是一個小秘密也好。

  褚冥漾只是停頓了下,偏過了頭思忖了陣,主動地伸出手環抱對方。

  「我回來了,學長。」輕道出,而冰炎只是低應著,了去話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