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收錄於The littlest things本裡頭

-mini箱庭garden-

 

 

Act.3

  「褚最近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夏碎的話語方出,俐落的甩鞭便颯颯地將任務地點的既有陣法給打亂:「他是不是太勉強自己了?」

  「不知道。」冰炎悶聲回應著,對方突出言詞的用意雖然幾分帶了點看好戲,可本意無非就是提醒自己應該適時關心那少年的近況。

  即便他們自從接下手邊的任務也將近一個半月的時間,即便偶時因為必要而跟公會做一個簡單的彙整統計,其餘的消息不外乎就是從夏碎轉述得知。

  問他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答案,冰炎忍不住扔出了爆符將眼前礙眼的東西給一併清光。

  「要抽空回去看一下嗎?」對方微勾起唇角,眼眉之間的淺淡笑意明顯可見:「這幾天是觀察期,一個人也無妨。」

  之於對方的話語,他也僅此於應聲之外,沒有接續後話。

  其實也不難推測出褚冥漾勉強之事為何,不外乎就是希望能夠追上他們的腳步,能夠不造成他人的負擔也能挺身而出守護自己所珍視的事物。

  很簡單,卻也很笨拙。

  那人的努力可以明顯在眼袋周遭那淡灰的色塊瞥見,雖然他倒也不是很喜歡少年指間上胡亂纏起的透氣膠帶,看了就令人煩躁不已。

  沒有人要求他非得做些什麼,可他也不甘示弱地想證明自己也能夠追上他們並肩而行。

  不為什麼,只是不想讓旁人多擔那一份心思。

  就跟褚母曾轉述過的那孩子一般,總是讓人割捨不下的令人感動。

  「那孩子很笨,也麻煩學長多多照顧他了。」言詞之中的託付意味沉重,卻也免不了那期盼自己孩子平安的小祈願在內。

  冰炎僅止於頷首回應。

  究竟是誰照顧誰,他其實也不清楚。

  就像是相依偎一般,他從褚冥漾身上學習著情感、而少年從他身上學習這世界。

  只不過在這迴圈裡頭兜繞著圈子,不停地打轉著,也不停地在這如迷你庭園裡頭的生活圈繪出藍圖。

  還有那蘊含著無限希冀的未來。

  按壓著手機按鍵的動作很緩,輸入的字詞不停地增刪,最後只留那一片空白的訊息欄,仍然想不出應該從何起頭話語才好。

  他只是恍惚地看著手機的界面,微光的螢幕映在瞳仁間有點難受,卻直看著那空白的欄位遲遲未定那開頭的言詞。

  活像個白癡一樣,他暗自腹誹著,蠢死了。

  直到看見訊息傳送成功的界面時,他才緩然收回思緒。

  「我明天會回去一趟。」

 

 

  微熱。

  覆上對方的額間殘留的熱燙感仍可透過掌心傳入。

  冰炎只是忍不住碎念於少年悶不吭聲的倔強,大概也只有這時候會無可奈何地全盤接受對方的任性。

  反正病人最大,還好對方無理取鬧的成分也不高,只是要抱著少年去醫療班領藥、回到房間還要灌藥、強迫對方休息之外其實也還好。

  至少比起其他聽說的案例已經好太多了。

  燒已經明顯退下,冰炎忽然有種他回來是特地來照顧病人的錯覺,尤其是在回來還不到一小時就被通知對方發燒的病徵,還似乎已然持續好幾天的不適。

  這也難怪搭擋會好心讓他從任務之中稍稍緩和情緒,即便僅是投入另外一個看護的任務罷了。冰炎想及於此就不免地莞爾一笑,不就恰好少年的幻武允許他進入房門,不然對方燒壞了腦子、要他回來也沒有用處。

  應該是說慶幸,卻也意外就是。

  累積下來的疲倦感讓他多少有點難耐於安靜氛圍裡頭的睏意,褚冥漾握住的手掌讓他多少不想因為自己抽身而讓好不容易陷入睡眠的對方轉醒。

  多少還是過分溫柔了點,他思忖著,僅止於這麼一次也好。

  疲憊快速地襲上思緒渾渾噩噩的,陷入眠意。

  載浮載沉地,沒有作夢,僅止於沉浸於那墨色的潭水裡頭。

  一片黑暗,卻感到安穩。

  意外地,比起以往還要感到放心許多。或許是因為少年輕握的掌心餘熱傳遞而來,更也許只是因為他已無法負載那累積的壓力,重重地、陷入了那柔軟的黑色裡頭。

  任由心臟抨擊的力道鼓譟著耳膜,逐漸貼合了呼吸的頻率。

  似乎也夾帶了對方那一端的吐息沉穩。

  許久未曾體會過的感受,暖暖地、讓他無法釋懷於胸口間的悸動。

  想緊抓住、攫握著那份安定感,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裡頭、也很好。

  在小小的箱子裡頭的大大世界,無來由地、讓他感到嚮往著。

  就如同那少年所帶給他的那般純粹感,很簡單、很單純,只是如此而已。

  「學長。」細軟的聲嗓侵蝕著耳骨,逐漸侵占他的生活、攻占他的意識。

  冰炎只是緩然咀嚼對方的名字,褚冥漾、那個讓人無法捨下的笨蛋學弟,況且還是個妖師能力繼承者。

  「笨死了。」他忍不住輕笑出聲,再睜開眼眸之際,也不免地看見對方那抹恍惚的神情。

  少年僅僅露出了單蠢的傻笑。

  蠢死了,冰炎忍不住瞇彎了眼睫,嘴角邊的笑容清楚可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