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收錄於The littlest things本裡頭

-mini箱庭garden-

 

Act.4

  小世界。

  褚冥漾曾以為自己的世界就只會有那麼幾個人,屈指可數。

  除了家人跟幸運同學之外、能夠跟他牽扯上關係的人不多。

  更或許應該是說,也僅止於衛禹會想跟他來往就是。

  直到……、時間軸反轉的現在。

  他眨了眨眼,忍不住想確認一件事情,一件算起來還滿令人錯愕的事情。

  如果可以將那人一頭漂亮的銀紅長髮給抹除自己的記憶裡頭的話,應該多少還不會感到錯愕的情緒,只不過那個人是冰炎、是那個可以牽動自己任何思緒的學長。

  說來倒是有那麼點好笑,褚冥漾不得不承認,對於自己沒什麼特別的平凡人而言,能夠踏入這世界已然算是最為神奇的錯遇。

  進而認識對方,大概已然是他這一生中抽了那麼多銘謝惠顧之中,獎項最大的一次。

  好像也過分幸運了點,嘴角稍泛起澀然感。

  可卻也感到欣慰。

  他的世界其實一點也不大,大概就是掌心大小罷了,其餘外加的事物只不過留存於腦袋裡頭的胡思亂想。

  雖然學長每次叮嚀要他別亂想些有的沒有的,可卻不由自主地在那世界裡頭裝飾點綴想像之間的無限可能,那也是他唯一的一點小樂趣。

  忍不住笑彎了眼眉,低喚出那聲學長兩字。

  似乎可以想像得到對方才在昨天傳了簡訊說要回來一趟,今天那副匆匆忙忙照顧自己這個病患的無奈模樣,也許更多的是想賞他一個爆栗要他沒有下次的威脅話語。

  光想像就足以讓他感到景象鮮明地映入瞳仁裡頭。

  「學長。」他重述了次,只見對方低罵的話語傾入耳膜裡頭,讓他們兩人相視而笑。

  沒有任何的原因、沒有任何的理由,就只是想而已。

  在對方火紅色的瞳眸裡頭,似乎還可以依稀看見自己笑得頗蠢的神情,更是讓他忍不住頻笑出聲:「好像燒壞腦袋了。」

  「我還沒算你這筆帳,你死定了,褚。」冰炎勾彎了唇角,明顯的惡質口吻僅僅讓褚冥漾抿彎了雙唇,說不出所以然地只深感到笑意。

  大概是燒壞腦袋了,活像個笨蛋一樣,不自覺如此思忖著。

  沒有接續著話語,少年只是忍不住脫口而出了那句感謝。

  「謝謝學長。」褚冥漾反覆著話語,不斷地低念著相同的字詞。

  「笨蛋,閉嘴。」最後僅得對方的言詞,以及那落於耳際的輕吻。

  好吧、那大概是被學長罵笨的。

 

 

 

 

Act.5

  衝動。

  那大概是那麼點下意識的反應動作。

  在恍然發覺之際,少年已然覆上自己的雙唇,柔軟地、讓他難以釋懷。

  青澀,也笨拙的可以,他忍不住泛起了點困窘的情緒。

  「閉嘴,也停止你腦子裡頭那沒營養的想法。」冰炎低斥著,目光仍然可以清楚看見少年嘴角邊的笑意,他只是仍然無法習慣於那微燙的體溫。

  顯得過分接近,也過於狹小了點。

  箱子裡頭的世界也沒有多大,迷你庭園裡頭的造景也沒能塞得下多少。

  其實一點點也可以很滿足,即便他也跟那少年兩人過於知足了點。

  他們的世界還真是小,他忍不住註解著。

  「不要笑得那麼蠢。」只得對方點頭地回應,明顯仍然止不下那份愉悅情緒。

  笨傻的、讓他不自覺地陷落於那樣的柔軟。

  冰炎思忖著,保持這樣似乎也不失件好事。

  「褚。」在聲嗓落定之餘,冰炎似乎可以看見自己的世界逐漸裝箱壓縮,好像重心也逐漸傾倒,收緊掌心殘留的溫度、也一併地收藏在裡頭。

  箱庭。

  那是他可以緊握在手的踏實感,確切地、抓住事物。

  不自覺地敞開雙手輕擁抱著對方、那微小世界裡頭的少許溫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