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收錄於The littlest things本裡頭

中間偏左

 

ACT.4

  「你可以的。」冰炎緩吐著話語,望著褚冥漾那臉明顯焦躁不安的模樣:「別讓我失望。」

  輕拍著對方的頭,才望見來人緩抬起頭的堅定眼神。

  他勾彎了唇角,無聲說著加油兩字,目送那少年直入袍級考試的會場裡頭。

  冰炎沒有等待,只是逕自地在對方身影消退於那扇門裡頭,便轉身走進移動陣內,任由光點吞噬他的影子,以手邊的任務來打發那漫長等待的難熬。

  不得不承認,他不喜歡等待。

  沒有預期收穫的等待,讓他難以習慣於那空白思緒的停頓,就仿如一不小心會陷入回憶裡頭無可自拔。他不是那種會感念過去的人,以前不是、現在也不是。

  「不等褚?」夏碎試問道,句意裡頭的笑意不止。

  「沒有必要。」

  「就這麼看得開。」

  「他可以的,只要他相信自己可以。」冰炎緩吐,只見來人思忖的姿態,補述道:「就跟你差不多,相信你弟會追上來。」

  夏碎笑而不答,僅留一個不明所以的微笑,輕語著知道兩字。

 

 

  悠悠轉醒,冰炎只是望著褚冥漾的側臉,似乎也才剛醒不久。

  「學長。」在聽辨對方音質輕柔時,他不自覺地半瞇起雙眼,昨天任務結束的疲倦感仍存:「吵醒你了嗎?」

  「沒有。」他悶吐了口氣,思緒還未能從方才的夢給拉回。

  好像很久沒有做過關於回憶的夢,冰炎忖度著,像是許願一般、在轉醒之際,能夠於掌心處悄然緊握著名為改變的鑰匙。

  然後旋開那扇門,剎那、時間迴旋。

  褚冥漾藉由他重新認知這世界,而他憑靠著褚冥漾學會情感這回事,一來一往,在載浮載沉的迷茫思緒裡頭找到一個出口。

  相互依靠著彼此,像是線圈一般、緩然纏繞。

  「那要再睡一下?」冰炎應了聲,直接閉合上了雙眼,沒能捕捉到對方那緩勾的笑容。

  收緊了手掌,晨眠小睡也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