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effect

【席雷‧戴洛x席雷‧阿斯利安】

※ 小小註明、這篇沿用哈尼幻夜天使的一暝大一吋的設定,此篇為大阿利小戴洛。

Act.1

  他只是望著眼前的孩子靜靜地對他敞開雙臂像是討要抱抱的模樣,半喜半憂地望著不僅僅心智年齡減退,就連身體也縮小的戴洛,就這副模樣看來就像是立場倒反一般,眼前應該是做為兄長的戴洛現正看來就跟他弟弟沒兩樣。

  雖然不可否認對方這模樣的確很可愛,而且是單蠢到一種讓人忍不住想戲弄他的那般可愛。

  不過他可是在任務一半收到醫療班的緊急通知,才隨便草草了結任務地立馬來到醫療班,然後就收到這麼一個、不知該做何感想的禮物。

  與其說是禮物,或許不如說是驚喜,而且還是憂喜參半的驚喜。

  阿斯利安只是抱著明顯小型版的戴洛,神情略微僵滯地聽著提爾那明顯顫抖的聲線陳述的悲劇產生、種種可能的副作用,以及不等的道歉用語。

  至於究竟有沒有聽進去,他倒也不怎麼去在意,畢竟會造成這麼個情勢有一半的責任還是自己兄長需要自己負責的,儘管戴洛也只是負責喝下去而已。

  不過沒有事先確認這點倒也活該,阿斯利安暗啐了聲,嘴角邊稍泛起些微的笑意。

  思緒一邊忖度著該怎麼照顧近一個月才會恢復原狀的戴洛,另一方面更是忍不住掐了小戴洛那飽滿的雙頰,趁勢欺負了下平常絮絮叨念的兄長。

  即便欺負孩子並不是他會做的事情,不過眼前是戴洛的話那又另當別論了。

  「我知道錯誤不該犯第二次不過這次真的是意外我保證你哥哥一定會全身上下保持完好地恢復原狀的阿利小朋友不要僵著笑容很可怕真的很抱歉我會盡快將解藥做出來的唔喔──。」在聽見對方一連串的話語落定時,阿斯利安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實在難保解藥出來不會有相關的副作用還是什麼其他更慘的後續效應。

  更何況、就調配錯誤的養成藥所擁有的特性這點,其實誘因還滿大的。

  雖然就之前看到夏碎難得保持一連好幾十天的好心情,頗為享受養育著明顯也是深受其害的千冬歲這點來說,這經驗談來看應該還不算太壞。

  即便就相較而下,不過就是整整多了十天左右,就結果論而言應該並不糟糕。

  至少就現在戴洛還算是平安這點,就可以歸類為還可以。

  就現在算第一天,向後推移只需要二十五天,戴洛就可以平平安安地一天長回一歲,這何嘗也不是一種有趣的經驗。

  況且……、因為歲數的差距,就記憶以來的戴洛始終在他的一旁照顧著他,實在鮮少能有這麼個立場倒反的機會,也同時幾乎沒有機會換他照顧戴洛的可能性。

  畢竟在經過那場鬼族大戰失去單眼視力之後,很多事情都不如昔往。

  不僅是戴洛、自己也是。

  似乎都還在取決一個微妙的平衡點,試著適應這樣的反差。

  的確,要克服單眼視力的不平衡的確不簡單,可最難的應該就屬安撫戴洛那雙難掩擔憂的眼神,即便對方嘴裡應著好字,目光始終沒有了卻那抹情緒。

  「不用麻煩了,我想我應該可以照顧他的。」明顯的拒絕意味讓眼前的提爾更是緊張了下,可又為了確保沒事只好又開口接下:「……那麻煩讓你哥哥先待在醫療班一兩天確保沒有產生其他的副作用後,再讓你領回去照顧這樣方、方便嗎?」

  「那麻煩輔長了。」阿斯利安只是讓提爾接過很是安靜地直望著他的戴洛,在對方接手之後、也聽見了戴洛小小掙扎地發出單音節,可倒也沒有大哭大鬧,只是睜著那雙漂亮的褐色瞳眸,像是了解他們的用意般,靜靜地什麼也沒有動作。

  在掩上門的那一瞬,他也看見了對方那似乎等著自己來接的那期待模樣,虹膜略顯琥珀色、很是乾淨地就誠如戴洛以往瞇彎眼眉模樣。

  這也意外地讓阿斯利安勾彎了唇角,趁著提爾恰好轉身之際落了一聲輕語說著等我兩字。

  而腦海裡頭難以抹去小戴洛那副可愛的模樣。

  阿斯利安也似乎能夠了解戴洛之前為什麼總嚷嚷著以前的他有多麼可愛這點,兩人立場倒反這點,還真讓他頗能感同身受於這樣的窘境。

  活像個笨蛋哥哥一般,讓他無來由地勾彎了唇角,難掩神情間的笑意。

  ※

  黑館想必不會是個照顧孩子的好地方,首先就從那扇會看心情開關的門就不是個好選擇,再者、他可不能保證兄長不會被其他的黑館居民當成另外一種趣味性的事物來捉弄,尤其是某位惡趣味的惡魔,實在難保戴洛不會因此成為黑館第二個的幸運物之類的稱號。

  果然還是只能跟自己住了嗎……,阿斯利安思忖著,至少過兩天之後戴洛就三歲了。想及於此,他就忍不住鬆了口氣,他可是對於照顧嬰兒種種事情一無所知,更是擔心自己這麼一個胡亂照顧之下戴洛真在自己手裡出了什麼大事。

  別說無法恢復原狀,就連不等的傷害都可能影響恢復的情形。

  至少這兩天他還可以緩擱下緊繃的情緒,即便就目前醫療班的人員組成倒也有一定的風險,難保這兩天又不小心錯飲了什麼藥水產生了其他效應等等,整個思緒遲遲無法從戴洛身上轉移開來,他只是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更是不免地咕噥了聲麻煩。

  儘管就打從心裡而言,他的確還頗喜歡戴洛這副小小軟軟的可愛模樣,只不過用看的是一回事,照顧起來又是另外一回事。

  更別說一直以來他都是處於被對方照顧的份上,這次換作是他、而且附加條件還是縮小版戴洛一個。或許、他是應該慶幸就那時候看戴洛那乖順的模樣,就大體而言應該是不會有大礙,除非真有什麼意外事故產生。

  想到戴洛那抹似乎等待自己去接他的期待目光時,阿斯利安忍不住揚彎了嘴角,越發期待著自己接回三歲戴洛的接續生活。

  這也表示這段時間他也必須照看著戴洛的一切生活,不僅必須中斷接任務、更是必須花更多的時間照顧對方。

  思緒中斷於此,阿斯利安忍不住吐出了那積壓在肺部之中的沉嘆,對於這樣的情況中就只能歸咎一句笨蛋哥哥,卻掩不住他嘴角間淺淡的笑意明顯充斥著期待兩字。

  而腦海裡頭不停流轉著不久前對方靜靜地望著他不哭也不鬧的模樣,豐滿的雙頰被自己搓得微紅卻也只是直望著他,小手不停地在自己的右手掌上頭摸索著,像是在確認眼前人是誰一般。

  「笨蛋哥哥。」他不自覺地輕嘆著,卻也同時看見了戴洛那張小小的臉像是回應他的話語一般瞇彎了眼眉,皺起了整張小臉的滑稽膜樣彷彿要安撫他的緊繃情緒。

  阿斯利安僅僅失笑地記憶當下,而充耳不聞輔長的那些嘮叨話語。

  對視著對方的褐色虹膜,他好似能夠看見戴洛眼神裡頭無聲地說著沒關係三字。

  就連這時候自己還得被成為小嬰兒的戴洛安撫,他終究只是失了話語,在退出醫療班的同時,重重地吐出那口難以消化過多資訊的負擔。

  「怎麼就活像是戴洛一樣愛操心。」他只是稍偏過了頭,更是無來由地感到嘴角略泛著無奈的澀然滋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