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2
  「──小朋友不要跑你這樣會讓人很困擾哎唷那個不行!」
  才一轉開門,眼前景象呈現了一種微妙的情景:提爾五體投地地摔倒在地、手裡更是為了護住不等的器材而呈現了一種微妙的姿勢,一旁的孩子則坐在病床上頭格格笑著,雙腿還不時地因為情緒愉悅而不時晃動著短褲底下露出的略白小腿。
  「輔長?」阿斯利安略微遲疑地喚著眼前姿勢實在不怎麼雅觀的提爾,至於小孩的身分他大概也能猜中幾分,況且對方的輪廓不用他遲疑就能夠準確地知道那孩子就是戴洛,只不過他還真不知道對方三歲的時候還真喜歡調皮搗蛋,似乎可想而知提爾是怎麼度過這兩天的苦難的。
  「麻煩一下,先幫我將藥瓶放在平台上。」在接過提爾手上的不等藥瓶後,對方才以一種滑稽的方式終於起身,頗為狼狽的姿態不免讓阿斯利安抿著唇才得以僅是微笑表示。
  只不過一旁的戴洛很是不給面子地直笑個不停就是。
  「戴洛。」阿斯利安試換了聲想打探對方的反應,只見孩子隨後噤了聲直望著他像是確認什麼似的,最後偏歪著頭的模樣似乎苦惱著不知應對才正確。
  他只是走向孩子眼前並蹲低身軀,跟對方視線同高,才緩慢地開口說著名字:「阿、利。」
  「阿──、利?」略微上揚的聲嗓像是在整理發音是否正確一般,重述了好幾次並望著阿斯利安沒有矯正他什麼錯誤後,孩子只是瞇彎了笑容大聲地喚著他:「阿利!」
  隨後討抱的模樣像是在討禮物一般,戴洛力道稍重地直撞進阿斯利安的懷裡,這動作更是讓阿斯利安忍不住抿起雙唇、露出略顯靦腆的笑容。
  僅聽一旁提爾難免又一陣咕噥地念著一點也不公平遇到阿利小朋友就這麼乖遇到我怎麼就跟小惡魔一樣根本是差別待遇的話語,更是讓阿斯利安更為確定這兩天的戴洛肯定就像個小災星一樣,調皮搗蛋不說更是給輔長添了不少麻煩。
  「阿利阿利──。」孩子略顯躁動地直要阿斯利安陪他玩,阿斯利安倒也不打算應了戴洛的要求,只是彈了對方額角一聲清脆,僅得戴洛那抹略顯不服的乖順模樣:「回去再玩。」
  「檢查出來應該是沒有甚麼大礙,只是第一天有出現略微發燒的症狀,如果戴洛小朋友之後還有什麼狀況就先送回醫療班檢查一下比較妥當。」一旁的提爾明顯退了幾步保持安全距離,隨後在聽見來人應許了好字才明顯鬆了口氣:「那小朋友就祝你養成愉快了。」
  阿斯利安只是悶應了聲,隨後抱起戴洛,在臨走前不忘附上一抹微笑之餘,更是不免警告對方:「……那也請輔長別再拿錯藥給人了,尤其是戴洛。」
  來人隨即語塞,表情明顯尷尬地乾笑了陣,應著知道兩字。
  其實他也不是不知道這兩天對方因為戴洛的關係受了多少磨難,不過仍然難免出於安全理由還是忍不住警告對方。
  阿斯利安終究只是望著那明顯因為方才鬧彆扭的孩子失笑著。
  養成……愉快嗎?
  他怎麼無來由有種莫名的無奈感,雖然算現在這起頭應該還算是勉強可以,可誰知道他真能好好照顧到對方恢復原狀的時候。
  最好戴洛乖乖的,不然等恢復原狀就走著瞧,阿斯利安思忖著,更是忍不住偷捏了孩子的左頰幾下,惹得對方更是嘟翹了嘴,儼然生氣的無害模樣。
  「不乖你就完蛋了,知道嗎?」
  在話語落定的同時,他也瞥見了對方似懂非懂地重重點了好幾下的頭應著。
  阿斯利安忍不住失笑地緩勾著戴洛小小的手掌,大手勾著小手、讓他無來由地想到自己孩提的情景,對方也是拉著他的手、緊掬著那力道,恍如剎那永恆。
  僅聽孩子那句阿利、軟音呼出的纏繞於耳邊。



  儘管他並不討厭孩子,照顧村落裡頭的孩子們也頗有一套方法的,只不過他實在無法就這麼忽視對方就是戴洛這回事。即便對方現在成了孩子、可光戴洛這身分就足以困擾他、也同時無法釐清該以什麼樣的態度跟對方相處。
  這樣的孩子雖然不會跟他說教,可是就以一個三歲小孩的智商而言,實在很有成為小惡魔的潛能,即便就戴洛本身而言應該不至於,可套用一個孩子身上可就不一定。
  更何況……、阿斯利安扯了扯略顯僵硬的雙頰,視線不免對上方才才被自己掐紅雙頰的戴洛,隨即又想起了方才對方做的好事:先是翻亂了書櫃不說、將房間弄得亂七八糟這點他也能體諒、好奇於他的軍刀倒還不算什麼大事、只不過他近乎無法忍受戴洛不斷地扯著他的衣角又不說什麼事情的舉動。
  即便他知道不應該跟一個三歲小孩、也就是戴洛計較,可他總是難以忍受戴洛這樣的行為,無論是以往大的還是現在小的,十足地讓他感到煩躁難安。
  就像是想告訴他什麼似的欲言又止,隨後的沒事兩字更是活像隱瞞了什麼他應該要知道的。
  阿斯利安只是揉了揉抽痛略疼的太陽穴,困擾地望著那已將雙唇抿成一線的孩子,不知該怎麼跟對方溝通才對、更是不知該怎麼試問對方怎麼兩字。
  畢竟這只是他們第一天的相處,他並不想要接下來的二十幾天都得跟對方以這麼一種模式保持相當的距離相處著,更何況、也是他主動要求要照顧戴洛等恢復的這段期間,若以這麼微妙的方法生活、大概就跟對方冷戰時期沒有兩樣。
  只不過以前是跟大的吵、現在是跟小的鬧而已。
  「……呃、戴洛,有沒有什麼事要跟我說的?」阿斯利安最後還是止不住沉默輕聲詢問著,只見孩子那雙漂亮的瞳仁似乎因為方才的事情稍沉了色彩,明顯看得出對方低落的情緒,卻也懂事地沒有因此大吵大鬧,僅僅靜靜地低著頭似乎反省著自己的不是:「戴洛?」
  僅見對方搖了搖頭,倒也沒有開口吐出那稍軟的童稚嗓音,稍鬆開了抿唇的動作,將視線直落於阿斯利安那蹲低姿態抬頭詢問的目光,但也只是看著而已。
  再次落定了寂靜,阿斯利安忍不住呼出了口氣,在扯開唇角試圖表現出自己沒事的模樣時,也才發覺對方伸出了手掌輕觸著他的左頰,掌心緩然摩娑的動作像是想表示些什麼似的,可阿斯利安難以從那雙褐色瞳珠裡頭所醞釀的想法。
  或許他們都僅是需要一點時間去適應這樣的等差,無論是習慣成長、抑或是相處這回事。
  「對不起,我不該兇你,可是你不說什麼事情,我不知道你想要什麼。」阿斯利安放輕了嗓音,只是向對方解釋自己適才的不對。
  而在話語落定的同時,他也明顯感覺到對方撫摸自己左頰的動作稍停,隨後在對上戴洛那明顯感到困窘的神情後,他也才聽見了那聲呢喃輕吐著對不起三字。
  「所以、怎麼了嗎?」阿斯利安試問著,僅見戴洛那顯得稍嫌無措的彆扭動作,從這舉動讓他似乎能夠多少推測得出對方的想法,在辨析嗓音所吐出的答案時,更是讓他忍不住扯彎了唇角說著笨蛋兩字。
  就戴洛這笨蛋個性而言,雖然只是很簡單的兩個字,可對那人來說似乎是一種咒語一般的慎重,阿斯利安忖度著,或許本質使然的個性總是如此,不但困擾戴洛自己本身、更是讓他對於這麼傻性格感到無奈之餘、卻也覺得可愛。
  「陪我。」對方燒紅的耳根成了最好的證明,也更是對方羞赧時候的最佳寫照。
  雖然不過只是個很稀鬆平常的要求,可對於戴洛而言、似乎就成了承諾一般的慎重。
  腹誹的心思稍停,阿斯利安隨後瞇彎了眼眉輕撥開對方散亂的瀏海,將自己的額靠在孩子的額間,輕吐著好字。
  而更是不難望見孩子那明顯害羞的神情,讓他更是因為這樣的發現感到滿足愉悅。
  儘管對方現在只是個孩子,可終究還是他所熟悉的那個人。
  似乎不論大小,戴洛依舊難改那總讓他感到苦惱的笨拙性格,卻也意外對此感到難得地鬆下了原有的緊繃思緒。
  他還是他,就姑且試想個子小了點、聲音細軟了點、思緒孩子了點,至於是否任性……、阿斯利安略偏過視線觀察著對方,歸納出兩字或許。
  不過也該輪到對方對他任性一次了。
  他僅僅輕捏著戴洛的雙頰,語氣略揚地吐著那早已散染愉悅的語句。
  「請多多指教,笨蛋戴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