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4

  「──阿、利利!」在辨析孩子那顯得十分愉悅的嗓音時,繼昨天一整天的相處下來,阿斯利安多少也能夠推測出戴洛那幾聲的呼喚無非是要引起自己注意之外,就是想要他陪著玩。

  小孩簡單的幾種模式倒也讓他獲得了不少的心得,比起以往跟部落裡頭的小孩們玩耍的經驗看來,戴洛的個性其實很好拿捏,不僅懂事乖巧,更是會察言觀色。

  大概除了三不五時的任性要求之外,大多時間就是陪著精力充沛的孩子玩那些簡單的邏輯遊戲,其實戴洛倒也不會特別要他非得陪著玩,這點讓阿斯利安不由得地感到欣慰之餘,更是能有更多的時間處理那些課餘作業報告等瑣事。

  儘管就有時候陪戴洛簡單地拼湊拼圖這點,孩子還會要他別插手地只想靠一個人的力量拼完整圖風景,那認真的目光看得阿斯利安是忍不住悶笑直應好字。而在對方終於大功告成的時候又會直喚著阿利兩字,一臉興奮地要他看自己的傑作,目光燦亮地就像是想被得到誇讚的模樣,既期待又雀躍。

  不過屏除幾點,最讓阿斯利安困擾的不外乎就是學習語言這部分。

  雖然知道再過十幾天,戴洛就能夠完完整整地恢復成原有的年齡、智商和能力,可他還是不免地考慮到該怎麼讓孩子學習說話這利器,儘管就算不一定非得學習艱深的詞彙,可至少在口語溝通的方面還是得顧及到。

  尤其還是現在活潑好動,很容易感到不安煩躁的不成熟時期,這點、他從昨天就仔細思忖過上幾次,卻也歸那不出一個好結論。

  究竟該怎麼用最為簡單又快速的方法讓孩子學習語言、學習怎麼說話才能讓聽者了解自己所表達的,而非只能喚著阿利兩字叫他,隨後指了指東西說著想要兩字。

  況且,阿斯利安略偏過了頭望著桌面上頭的確認信函,大概這幾天的其一得麻煩其他人幫他暫時地看顧戴洛一陣子,雖然他也不是沒有想過要延後公會通知確認上次任務回報的缺漏部分,只不過上次已經延過了一次機會,為了時效性、事情處理還是越快越好。

  儘管他相信戴洛應該是不會捅出太大的簍子,只要自己能跟孩子好好溝通應該是不成問題,可他也還未定於麻煩照顧孩子的人選是誰,總是免不了擔心會出現溝通上的問題產生。

  他所放心不下的不外乎就是孩子的表達意涵是否能夠正確陳述簡單明瞭。

  「利?」阿斯利安只是倏地回過頭,低下視線望著那扯著他衣角的小孩,目光略為困惑地似乎對於他方才露出的若有所思感到好奇:「唔嗯?」

  他忽地想起了之前夏碎的經驗談,說著當時在教導弟弟說話的時候其實倒也沒有多去試想什麼,只是趁著難得的機會、油然生起想拐騙對方那麼一句喜歡的點子,而在終於聽見對方那兩字喜歡的同時,也無端端地因此顧自竊喜了許久,更是慶幸自己能夠擁有照顧對方的這次機會。

  大致跟父母驕傲於孩子一般,只是由不同的情感所牽動的愉悅感罷了。

  儘管其實他也不妨可以效法,只不過他們之間鮮少談及情愛的用語,無論是以往、還是現在,誰都沒有先開口說出那句喜歡,阿斯利安忖度著,也同時忍不住失笑地望著那期待自己答案的孩子,最後什麼話語也都吐不出口,止於輕彈了對方額角無聲勾著沒事兩字。

  「可是你看起來不快樂。」戴洛隨後提出的疑問更是讓他感到無奈,總不能跟孩子說他正為他的事情煩惱,雖然肯定對方一定會問為什麼,之後要該怎麼解釋又是一道難題。

  總不能說是為了你這笨蛋在想要怎麼教你說話,可想而知那話語一出又是什麼樣微妙的情景,不僅滑稽、更是顯得可笑幾分,光想像起來就活像是兩個笨小孩在吵嘴。

  「阿利──、怎麼了?」孩子隨後的試問話語微揚,阿斯利安其實倒也說不出個所以然,還正認真忖度該怎麼解釋自己所處的微妙狀況時,就聽見戴洛那顯得焦急不安的重述嗓音:「怎麼了、怎麼了?」

  「沒事,不用擔心。」他輕揉著對方跟自己相同色彩的褐軟髮絲,只見戴洛那副明顯不信的神情,隨後接續的問句更是讓阿斯利安感到哭笑不得地難以回應:「才怪,阿利明明看起來就不高興,是誰欺負你?」

  雖然聽到對方抱不平的語句多少還是有幾分高興的,可、也不能回應戴洛說不就你這個傻哥哥。就現在的戴洛肯定難以明白他的處境,更別說是要他以最為淺顯的方式應對方的問題。

  在對方還打算追問地抽了口氣前,阿斯利安也才恍然地意識到孩子一連問出的語句表達根本沒有太大的問題,那麼他又為什麼庸人自擾於這麼一個蠢問題。

  況且,他會擔心也並非完全沒有原因,全然根本只是因為對方一整天下來都沒說上幾句話,就算是言語也只有叫他、然後指著東西要他幫自己拿的份上兩者。也難怪會錯認戴洛是否在這方面上頭發展遲緩了些許,更是無來由地像個笨蛋為對方操心。

  想及於此,阿斯利安不自覺地扯開了略僵的唇角,忍不住輕咬了對方的鼻間。

  「害我那麼擔心你,戴洛你這笨蛋。」這動作惹得孩子瞇起了雙眼,似乎以為對方因為自己而心情好轉了些,笑彎了眼眉看來頗為自傲,雖然的確也是如此。

  「阿利阿利──、喜不喜歡我?」對方明顯愉悅的模樣更是阿斯利安油然生起想欺負對方的衝動,只是再輕咬著對方那軟軟的鼻頭表示自己的不同意:「沒──、有。」

  「唔、可、可是可是我喜歡阿利唷!」隨後戴洛那敞開雙臂討要抱抱的模樣,讓阿斯利安終究還是蹲下了身任由對方擁抱的動作主動入懷:「所以阿利不快樂的話,我會很擔心──。」

  話語方落,阿斯利安就不由得地感到耳根熱燙著,任著戴洛那細軟童稚的音質直落於耳膜裡頭,迴響著他的聽覺感官,最後成了耳骨上頭明顯的燒紅色彩。

  成了他心房上頭那擠壓沉澱而成的痕跡,為對方留存了那難以抹去的悸動。

  即便只是個孩子、更或許是因為孩子,所以更讓阿斯利安顯得侷促無措於這樣的告白,不僅赤裸且直接,更是坦誠了對方對自己的重視。

  只不過明顯跟以往不同的是那直白的坦言。

  「我也喜歡戴洛唷!」僅聽孩子那應聲的認真,更是在他的心湖上頭投下了水漂、起了三四個漣漪後止於表面的平靜,卻難掩他情緒上頭也飛揚的一致喜悅。

  在聽辨於小孩那聲嗯的嗓音時,阿斯利安也不由得地任由對方笑抓著他的袖口忽上忽下的扯拉跳動著,笑彎眼眉的嬌憨神情更是讓他難以制止對方的可愛舉動。

  戴洛難得的犯蠢模樣大概也只有在這時候能夠窺探到,阿斯利安忍不住稍稍慶幸這起意外的恰好,讓他盡收了那孩子可愛的姿態,還能夠體認到那些他不曾接觸過的、兄長還小時。

  「阿利阿利、再說一次──?」孩子隨後停下了跳動的行為,褐色瞳仁睜得大大的、就前不久對方吵著吃糖的神情簡直如出一轍。

  阿斯利安最後只是從口袋裡頭拿出了顆糖,打開、然後塞進了恰好啟口的孩子,惹得戴洛那張小小的臉剎時染紅了片,分不清是害羞還是氣惱。

  「姆──、嗯!」只見那小孩原本困惑的表情,隨後在嚐到糖果甜味便換成了一副滿足的神情,這讓他不由得地感嘆:如果大隻的也能那麼好哄,那他絕對會天天照三餐親自塞糖果給他。

  可惜自家兄長那愛操心的個性,就跟他現在三不五時擔憂孩子的大小事沒有什麼兩樣。

  阿斯利安忖度著,卻也不免地為自己方才的脫序想法失笑了好陣子,惹得戴洛那臉滿是不明所以之餘,沒兩三秒後又像是誤會自己在笑他的擺出彆扭模樣。

  「阿──、利,不要笑!」小孩那臉認真的模樣實在讓阿斯利安無法抑止自己的笑意,可戴洛那臉氣鼓鼓的雙頰卻又實在地讓他油然生起一抹惡趣味地想戳,雖然他之前也答應孩子自己不會再做這件事情,所以也只好想想就好。

  光想像就能夠得出那情景的微妙倒也不是件壞事就是。

  「阿利──、不要笑啦……。」音質略悶,聽不太出對方究竟是屬嘔氣還是困窘,嗓音略微地讓阿斯利安不禁好奇地探望著戴洛那直低著頭的模樣,僅見那紅通的雙耳難掩那孩子犯傻的模樣,直到他試喚對方的名字時,才緩然見到戴洛那顯得掙扎的彆扭神情。

  像是方才才恍然意識到自己適才的過動舉止,顯得是既羞赧又後悔。

  「怎麼了?」在詢問而來的也只有對方搖頭表示沒有的回應,這讓阿斯利安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對於自己方才的突然念頭再次地對孩子的這般行為感到可愛。

  他現在的立場大概就跟寵小孩的父母一樣,寵溺著孩子那笨拙單純的可愛行為,雖然算不上是溺愛,不過倒也顯得大人的自己傻稚了許多就是。

  即便他其實倒也不在意,而是切身地體會到戴洛以往放任自己的行為,無非就是起於這點、因為疼惜,所以份外地想將這樣的愛全然給予他。

  無論是一開始的親情,抑或是後來變質的愛情。

  一切都恍然那盞燈火,慢火地燃燒的燈心、照亮了他們那條路途而不迷茫。

  「我──喜歡你唷、戴洛。」阿斯利安僅僅輕語著,最後咬上了對方軟嫩的鼻頭,惹得戴洛那睜大著褐瞳、害羞地直撇著嘴角試圖化解自己的羞澀感。

  僅聽孩子那聲細如蚊蚋的告白,成了他心房上頭最為深刻的一句話。

  「我也喜歡阿利,最、喜歡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