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安,這裡是Noir。

以下是關於這裡CWT30的個人刊物,採取預購:先付款後填單方式,此表單於CWT30場次之用。

通販則請洽詢月見草購物車的部分,表單是不接受通販的部分的唷。

 

 

※【相關本子詳細】

  書名:Focus(共兩冊,可個別購買)

  作者:Noir

  封面繪者:CC/Gracedia

  插圖繪者:珀川臨

  插花:桑塔兒/幻夜天使(感謝哈尼夫婦的愛嘎嘎嘎嘎(衝撞))

  配對:冰炎x褚冥漾/藥師寺夏碎x雪野千冬歲

  收錄內容:相關收錄內容會與鮮網上的稍做修改,大致上不影響閱讀。

  鮮網專欄可洽詢: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179925

   【冰漾】聲、二律背反(世界盡頭、顛沛流離)、這天(夏雨、女兒節、夏季祭典)、假設性存在(秘密、記號)、後日談

   【夏千】未完成(手環、生存遊戲、綠茶、流光、童話、畢業旅行、雨天、眼鏡)、中間、局部保留、月

  大小:A6 繁體直排

  特典:可能會有吧?(哪來這麼不確定)

  價錢:350元整、冰漾夏千兩冊合購為650元

  預購日期:2012、0106截止

 

 

※【封面sample】

【特傳冰漾】Focus 【特傳夏千】Focus  

 

 

※【匯款資訊】

  (收於表單裡頭,可直接洽詢表單)

  可合併匯款,也接受無摺存款,不過得煩請大家認真填寫表單,不然這裡沒有預知能力可以知道是誰匯款項過來的YO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匯完款千萬要寫預購單的資料嘿,這點還煩請大家多多幫忙支持鼓勵OUOOOOO

 

 

※【相關試閱:局部保留(藥師寺夏碎x雪野千冬歲) 】

  很多事情不一定要求一個解答,千冬歲忖度著,大概就誠如為什麼他的目光始終無法從對方身上轉移開來的道理是差不多的。

  他不知道,正確來說、他也不想知道。

  就像是秘密被揭開之後就不成秘密的道理一般,總喜歡保留一絲的神秘感,還有那殘餘的保留答案。

  「所以公會那邊還沒有消息?」千冬歲試問道,在聽辨到夏碎的話語時,倒也沒有打算先行回道公會詢問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畢竟難得偷閒的時候、就儘管放任自己閒下來也好。

  畢竟,對他來說、任務充其量也只不過是個調劑,一個調劑於他對於現今狀況紛紛擾擾的感慨;何況,處理任務總遠比釐清他跟夏碎之間的不簡單關係還來得簡單太多。

  一個是有規則方法的配合題;另外一個則是參雜個人想法的申論題,如果可以的話、他倒還希望可以簡簡單單地應付題型最為簡易的是非題。

  可現實世界裡頭很少有絕對的是非對錯之分,就算有、大概也是參雜了許多道德觀念所使然的既定印象。

  「似乎公會那邊出了點狀況,並沒有說明究竟需要幾天時間才能夠回覆。」夏碎回道,只是瞥望著外頭的景色,似乎若有所思些什麼:「歲有什麼打算嗎?」

  被來人這麼一問,千冬歲倒也沒想過這點,只是在啟口之際回了個不知道三字。

 

 

 

※【相關試閱:中間(藥師寺夏碎x雪野千冬歲)】

  雖然他們的五官相似,可他們終究是不同的個體,夏碎忖度著,就其他方面而言、千冬歲其實跟他的共通點並沒有重合多少,最為相像的一點大概就是偏執的性格實在令人頭疼。

  尤其是對方在自從鬼族大戰之後,對於補藥的偏執這點,十足地讓他領會到了少年顯得固執且不肯妥協的一面。

  思緒止於此,夏碎只是細啜了口茶、忍不住試問出另外一個自己所持有的困惑。

  「有沒有想過其實我討厭你的可能?」

  僅見千冬歲明顯愣了好陣子,隨後扯開了一抹無奈的笑容、緩吐著那句肯定的答案。

  「我一直以為你恨我。」

 

 

※【相關試閱:聲(冰炎x褚冥漾)】

  褚冥漾只是明顯愣了好陣子,在反應過來的同時,只留得那淚流滿面的笨拙模樣。他忍不住抬起了雙臂試圖遮掩,想掩蓋自己的這副狼狽模樣,卻只得冰炎那聲悶應的嗓音,似乎對於他這動作感到不解。

  「褚,看我。」僅聽那聲沉聲試問,褚冥漾只是搖了搖頭無聲拒絕。

  冰炎僅僅再次重述,隨後輕握著褚冥漾的手腕;他並沒有強制地將少年的手從那張臉移開,只是制止了對方再去揉弄雙眼腫脹的動作。

  「看我。」在意識到褚冥漾終於放棄反抗,認輸地垂落雙手後,冰炎選擇先行環抱住對方的腰部,做出先禁錮住動作才好跟小狗說話的想法:「為什麼你連看我都不肯?」

  只見少年終於肯抬頭對視他的視線後,冰炎也才看見對方無聲闔動雙唇的動作,似乎是對他說他並不是不肯的話語。

  可他終究還是難止無奈的情緒氾濫。

 

 

 

※【相關試閱:後日談(冰炎x褚冥漾)】

  隨手將殘渣給燒得乾淨,褚冥漾只是望著零星火光無端發起愣,雖然就目前已經進行到清單上排序倒數第三的任務,一點也沒有為此感到愉悅。

  ……反而是有那麼點疑慮,對於自家老姐要他去支援強得跟鬼一樣的學長。

  究竟是無意,還是有心的,一點頭緒也沒有地忽然感到惶然。

  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即便分手是他提的、分開也是他選擇的、現在一個人生活也是他所索取的,他還能有什麼不滿足的。不就只是見到冰炎還是難免尷尬地不知道將視線往哪擺,儘管這習慣從一開始到現在從來未變,褚冥漾還是無來由地感到不安。

  一個人和兩個人的差別,大概就只界定於大腦總會不免留了點空位給對方,而一個人只需要專注於自己身上。

  或許是被寵壞了,不自覺地如此忖度著,真是任性過了頭。

  卻也因此,自己才會在那時候選擇提出分手。

  思念是一種病,一種難以戒斷的習慣。

  似乎成了一種微妙的平衡,徘徊於兩者難以取捨,讓他不免地想到了關於幸福的小故事:小獅子為了追求幸福,所以直繞著尾巴打轉著,卻也忘了只要探頭向前,幸福就尾隨在自己身後。

  人何嘗不也如此,所以才拼命地渴求抓取慾望,填補自己的空虛。

  他最後只是忍不住擺了擺頭,這種過於人生哲學的東西還是別多想的好,這種爭議性的題目就留給聖人們去處理就好,要他這麼一個平凡人去想其中的定義,終究還是困擾許多。

  僅聽手機嗶地一聲,褚冥漾只是望著上頭的簡訊,忍不住扯開了嘴角,又是一聲低啐。

  「老姐妳在整我吧!」  他直盯著簡訊,近乎將手機螢幕給看穿了洞,卻也只能任由大腦當機地,看著那行字將自家惡鬼給罵了頓:「立即支援你學長的任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