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收錄於暫時失控一冊當中

 

 

三、

  那或許已然是個契機。

  褚冥漾只是這麼想著、隨後思緒便推移到起初在火車站相遇的那個鏡頭,那個月台上灑落了陽光瀉下的溫度及色彩,在瞥見庚學姐的身影之後錯失了機會而真正地遇上了對方。

  那麼轉念之間的一瞬,他難以忘懷當時的想法。

  像是無法移開視線一般,徘徊流連著那般的小心思。

  後來的……、褚冥漾只是勾彎了笑容,蔓延了苦澀的形容詞、胸口處溢滿了滯悶感,難以反覆呼吸的緩慢吐息著。

  他不自覺地思忖著自己做出這麼一個衝動的舉動是為何、像是在說明自己難得孩子氣的任性行為,想引起對方注意的那般淺顯易懂,更可能的、是他根本沒有辦法將對方的身影抹除於自己的心思上頭。

  所以不斷地反覆心心念念著。

  試著以這樣的方式來檢視那些曾經,共同的過往。

  「呼……。」再一次地吐了口氣,外頭的雨下得滂沱而淅瀝滴落,教堂上頭的彩繪玻璃隨著昏暗的光源而顯得黯淡幾分,注視了好陣子才將視線推移置一旁的神像。

  上帝被釘於十字架上頭的鮮血淋漓讓他不免地撇過了目光,一再地想起了不久前的鬼族大戰及靈魂回歸一事,紛紛擾擾顯得多餘而煩憂。他不太清楚是否就是因為這本就是守世界的規律、像是資訊爆炸的原世界一般快速地蔓延著所有一切消息,工業變遷於科技之後、整個世界都傾覆了一般,讓人難以適應那日新月異分分秒秒競爭的步伐;還是因為他是妖師後天繼承者的身分、所以千年前的凡斯才會選擇一人孤寂、不願與人相處的以求安穩。

  很多因素、但他猜不透個所以然。

  就像他為什麼後來會喜歡上代導學長一般,不明所以。

  不僅僅只於那局部性的依賴感,更多的可能會是那些相處之後所帶來的安心與……、些許的在意?

  褚冥漾只是愣了愣神,沒有多想什麼。

  全然地感到一片空白。

  「褚、相信我。」冰炎低啞聲線緩然道出,褚冥漾只記得自己總是毫不猶豫地點頭說著他相信著,帶著全心無比信任著,他願意付諸近乎所有自己的一切、而沒有任何的遲疑。

  在鍵下我很好的同時,他只是低語著、其實一點都不好。

  他就像個賭氣的孩子一般,只是想要有人可以帶他回家。

  但、那個人卻連一封簡訊一通電話一抹身影全然消失,一點訊息也沒有。

  「好想你……。」而他蜷縮起身軀,蹲在門前的影子隨著雨勢漸小而拉長了色彩。

  連同他的情緒也一同失控於那個意外的雨天,隨後放晴。

  褚冥漾只是駐足於前,看著午後的陽光灑落金黃色的光點、那座小教堂的彩繪玻璃鮮豔了色料,他眨了眨眼、不自覺地停留了好陣子,在這城市裡頭不斷地探訪著相似的建築,而他最為迷戀於此:那天、雨天、無端思念著。

  「不後悔嗎?」千冬歲那時候只是扶正了鏡框,補充說明著:「對於你不向冰炎學長說清楚的事情。」

  「……為什麼會?」褚冥漾揚起了一抹淡微的微笑,他很清楚、若自己先一步跨出那條界線言明愛情,無論最後結果會不會直接碎裂了原有的簡單關係,他都沒有辦法正視著對方說出自己喜歡對方的事實。

  即便是簡單也不過的三、四字。

  「漾漾你這個笨蛋。」少年只是這麼說著,蘊含了無奈的口吻、而他很清楚那其中的涵義。

  的確很傻,但他寧願保持簡單關係也好。

  不前不後不左不右,這麼一個平常的生活其實很好。

  轉了一圈,依舊原點。

  褚冥漾思忖著,不自覺地將腳步旋了一圈之後、持續步伐。

 


 

, , ,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