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收錄於暫時失控一冊當中

 

四、

  結果。

  其實很多事情的結果就是另外一個開始。

  褚冥漾只是這麼想著、拐進了巷弄裡頭錯綜複雜的迷宮,左拐直走而後經過了麵包店香濃酥脆的氣味、隨後右轉於咖啡豆與可可香味交雜流連的咖啡廳,而後持續著。

  一整天下來就是直走拐彎,就彷彿他一直不停在選擇著分岔路口的難題一般。

  而這次的不同僅於、由他做選擇罷了,而身旁沒有那個總是自己習慣的身影溫柔低緩著那些叮嚀話語。

  他回過了頭,烈陽高照著、不甚真實的美麗。

  「你們明明彼此在意著、卻又什麼也沒有說。」在他選擇踏上這為期不明的一人旅行,千冬歲只是說了這話、難得拿下了那副眼鏡的框架,像是釋然一般的伸出了手:「漾漾保重。」

  褚冥漾最後還是沒有問出那個你們是否指他跟冰炎,梗在喉頭的話語就連一字也沒能吐露。畢竟他始終無法跨越那份怯弱的心情,坦然面對著同性相戀的難題。

  即便他知道、換作是對方或許就不會是多大的問題、更可能會是一笑置之。

  「褚。」他低念著,試著模仿對方的嗓音、來抑止自己思念氾濫的情緒,卻益發想念著那些曾經有過的記憶,不斷地翻閱著那掠光走影的幻燈片般的、之前。

  之前之後的分界線,其實他倒也有些錯置了那些記憶。

  「你……、在意我嗎?」曾有那麼一次,冰炎如此問著他。

  在傷口大塊潰爛猙獰的淋漓之前,褚冥漾愣了心思,就連消毒用的棉花都鬆落了手中,任由那靜置的沉默快速充斥於彼此之間。前一秒還嘮叨的自己、下一秒啞口無言的無法言語,好似被洞悉了那般小秘密的心思,思緒一片空白地、無地自容地感到羞赧。

  恐懼快速蔓延。

  不安焦躁的負面情緒頓時爆炸於他的胸口處,惶恐地躁動著他的耳膜,就連呼吸聲都覺得吵鬧,陷入一種微妙的時間靜止,逐步失控的……、還有他謹守的世界。

  「褚。」冰炎喚了聲,他壓根不敢回應,只是保持一樣的停滯動作。脹滿肺部的感覺稍嫌不適,卻又如溺水一般無法呼吸地頻頻強迫灌入氧氣進肺。

  「……我在意你。」話才方落,褚冥漾在還未能反應過來的同時,抬頭望進了對方的雙瞳,紅燦如寶石的情緒明顯可見那般曖昧的色彩,似乎說著無奈兩字、最後止於蜻蜓點水般的吻於額間。

  而他依舊沒有言語,只聽見冰炎那低沉清冷的聲線不斷地闖入他的耳膜裡頭,不斷呢喃著那些話語、說著在意而無聲言愛。

  隨後他轉了醒,收拾了簡單也不過的行李之後,到大廳辦了個退房手續之後,他才恍然的感到這旅行已然進入了他難以細數那些其中路過瑣碎的日子:一百五十天。

  在轉乘交通工具的同時,搖搖晃晃著身軀跟笨重的車身,褚冥漾只是選擇了忽略了一旁對自己來說應該是重要而需要收入眼裡的景色,顧自地按著電話簿裏頭的名單。裡頭沒有多少人的電話號碼,若是要概括也只不過兩頁的範圍,而他不停地按壓著上下兩鍵、最後停留於冰炎的手機號碼,空白了思緒及動作。

  在他反應過來的同時,他已經按下了傳送鍵,而他輸入了些什麼還是自己到寄件備份才回憶起自己方才恍惚的心思所在,無可形容的想念著。

  我想你。

  三個字,能夠代表了些什麼他不清楚。

  可卻說明了他在這一百五十天裡頭耗盡了自己的想法,占滿了將近自己腦容量二分之一的心思就只為了回憶想念思忖著關於那個人的一分一秒。

  像個傻瓜一般的行徑讓他終究還是笑出了聲。

  「笨蛋。」他似乎可以想像到對方以何種神情低笑著惆悵氣味。

  他們都只是在那個迴圈裡頭不停纏繞著、反覆繞圈著,最後還是回到了原點如此。

  即便他知道、可卻又不自覺地無端陷入裡頭、不斷重複著。

  就仿如那一再掀起的鬼族戰爭,總是學不會教訓地歷史重演著,因為慾望的深層而渴求更多,但最終還是什麼也得不到,最後只會記憶那場大戰的曾經、但什麼也不會留下,僅存那些被大氣精靈反覆誦詠的圓飾故事,歌頌著那些片段美好。

  曾幾何時,在然讓他檢視過凡斯的記憶同時,他泣不成聲地無法忘懷。

  他們很是相似的、無法坦然正視著自己的情感。不僅僅止於因為妖師的身分帶來的後續效應會有多大、更多的只是因為他們本身的怯弱的多餘想法。

  且同樣容易地被現下滿足著,即便世界已然傾倒。

  「我不曾後悔過,從來也不曾。」凡斯只是低喃著,在最後緊握住對方手掌的同時、如此默念祈願著:歸於平常。

  他們從來也不曾為自己祈禱過,也沒來得及去後悔些什麼。

  僅此那一瞬間的美麗,他們都確實擁有過且滿足著、為此感到幸福的最大值。

  那是他們相仿的共通點,就彷彿以一個千年做一條清楚也不過的界線、說明著兩個墨色少年的相似。

  「褚、你在哪?」那是許久之後,褚冥漾才瞥見了手機裡頭留存了那麼一封簡訊。

  沒有多餘的詞彙,一如那人慣有的作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