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如果你有看到名叫褚冥漾的笨蛋,請你跟他說他學長在等他回去、蛋糕還有很多在冰箱裡頭還沒吃掉等他回來解決。」冰炎緊握著褚冥漾的手腕,在漫步於街道上頭時,如此說道:「還有、他學長還有話還沒對他說完。」

  「如果可以的話,請你幫忙轉告他:請他趕快回去、不要隨便就被咖啡變態就約走喝下午茶了。」略帶了點俏皮的說法,褚冥漾依稀能夠看見冰炎在言說這段話語的同時,側臉染上了那抹不自在,似乎多了幾分的困窘。

  不甚習慣地。

  「知道了。」褚冥漾落定了聲嗓:「那麼、如果你有看到學長,也請你轉告他任務接少一點,學弟會擔心他的身體狀況。」

  「還有……、。」在話語還未完的同時,他只是停下了腳步。

  在冰炎回過頭的同時,墊起腳尖親吻著。

  止於後來的莞爾一笑。

  而指尖繾捲著暫時失控的兩名少年。


 

七、

  你只是看著那名少年,墊起腳尖的主動、似乎打算表示些什麼。

  接受了對方的親吻後,你刻意加深了那唇舌的交纏、柔軟的唇瓣讓你不自覺地再度陷落。

  在收到對方的簡訊時,你也才赫然發覺這些日子以來的等待像是找到了答案一般,淺顯易懂地、頓開了那些思緒。

  其實、答案如此簡單。

  只不過都暫時失控了自我、旋了一圈停留於原點沒有改變任何一分一毫。

  你依舊在意著那名墨色少年,可、這次不同的是以你不甚習慣的方式,坦言著這約兩百天日子以來的孤躁乏味。

  在你任務疲倦回來的時候並不如自己想像的那般,少年如小狗般的等待神情映入了視網膜裡頭,讓你不捨地寵溺萬分。

  「褚。」那是你在收到簡訊之後的第一次,思念氾濫。

  你是在意著他的,只不過那份在意是以笨拙的方式表達著、就如同搭擋所說的:他們倆都是遲鈍到不行的笨蛋。

  以這樣的方式來做一個結論,這樣未免也太傻了幾分。

  這樣也好,你只是這麼思忖著、握緊了對方的手,勾彎了唇角沒有話語。

  任由步伐隱沒了他們的身影,迎向那清晨難得的晨曦寧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