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4

  不二只是低望著身旁人緊握腕處的動作,毫無頭緒地試問出口:「吶,我們要去哪裡?」

  僅聽來人應了一句毫無關係的答話,不二倒也索性任著對方發動引擎,乖順地繫好安全帶後,等待對方給自己一個結論。

  在耳膜觸及那音響緩聲流敞而出的熟悉旋律,讓不二不由得地憶起關於第一次應對方邀請就這麼隨性地整理好行囊,儘管自己所持的理由是想走走看看不同於日本的外國風情。

  可他很清楚,就在應下對方的那聲好字落定的同時,不過只是出於想見那人一面而已。

  或許是因為不甘於雙方只能透過那冷冰冰的電子設備作為溝通管道去訴說那些在意,更也許只是基於好奇對方的種種改變,不二忖度道,大概總歸一句還是想念二字。

  思念氾濫。

  不二記得很清楚,當時聽辨於那人清冷聲線所陳述出的那句話,其中蘊釀的那些情緒、就像是經過許久思忖才終於說出口的請求:要來德國嗎?

  當時的他僅是拉長了音,聆聽著手塚規律的吐息,沒有任何一句的催促意味,默聲等待著他的回答,就誠如當時每次比賽過後、對方總是默默地等他繫好鬆掉的鞋帶,才在他起身之後說聲該走了。

  從來也不做多餘的推促,彷彿已知悉答案般地僅作等待。

  即便知道那僅是手塚不擅言詞的笨拙,可不二卻屢屢能從對方那雙沉靜的目光裡頭翻掘出那些足以牽動他一絲情緒的純粹動作,例如等待、例如默許、例如溺愛。

  不二只是扯了扯對方在出門前要他披上的外套,顧自憶著關於後來的他們。

  「會冷?」不難聽辨出那聲清冷裡頭所涵蓋的滿是關心,僅見手塚探手調高了暖氣溫度後,轉而輕握著不二雙手交疊的指間,似乎想以最為簡單的方式傳遞溫度:「還好嗎?」

  不二失笑應聲說著還好,輕捏著對方探手的指腹,略帶親暱地摩娑著那人掌心的繭子。

  「吶,手塚……、到底要去哪裡?」

  「哪裡都可以。」不著邊際的答話讓不二哭笑不得,卻也不打算在這話題上頭多做話題,就姑且當作是對方想給自己的一個小驚喜,至少不是禁吃他芥末諸此類的事情一切都好。

  不二腹誹道,望著窗外的景色從林立的商業大樓緩沒入了公路上頭的單調統一後,他也只能轉移注意力沉浸於歌手低嗓的音調起伏,以及細細品嘗著歌詞裡頭對愛情的想望。

  一再地讓他不自覺地想起過往種種的細瑣美麗,讓他有種幸福緊掬在手的簡單滿足。

  儘管不過是出於對方口裡所喚的周助二字,都能夠輕易地填補那些生活之中所缺少的渴求,像是那些夾在字典裡頭傳遞的那些話語、像是分隔兩地的未能分享、像是那些他們從來未說過的那些真切在意。

  像是……、不二周助在意手塚國光的一開始,無非僅僅只是因為那落英繽紛時節裡頭的匆匆一瞥:「迷路了嗎?禮堂不在這裡。」

  「不、不是。」不二略顯無措地僅僅望著眼前人指向的動作,最後落於那人緩步靠近地咫尺之遙:「走吧、不然要遲到了。」

  在指尖觸及於對方掌心的瞬間,他也沒能想過那一瞬、成了自己難以忘卻的恆久。

  身軀緩沒入座車的沙發椅裡頭,任著耳膜聽取著音響裡頭的沉沉樂音,然後緩然入夢。

  任著思緒徜徉於從前。

 

 

  落英繽紛。

  即便知道離新生典禮的時間距離沒幾分鐘就開始的事實,可不二卻無來由地因為眼前的櫻花紛飛而停駐了腳步,目光眷戀於那粉色渲染的大片景色。

  多了幾分的浪漫、也多了幾分的絢爛,不二忖度道,唇角不自覺地微揚開來,目光不自覺地聚焦於那點點綴於枝枒上的粉色調。

  「你也是新生吧。」在聽辨於後頭的聲線時,不二才緩然地回過頭望著駐足於眼前的少年,身著跟自己同樣的制服、看來相較於自己成熟幾分的沉穩,顧自臆測著對方可能是高年級的學長,此舉不過是擔心自己錯過新生典禮的時間罷了。

  「迷路了嗎?」

  不二略偏了偏頭,向來人露出了抹溫潤的笑容,才打算與對方解釋之間的誤會,便被來人後頭接續的話語給止住了聲嗓:「走吧、不然會錯過新生典禮。」

  他只是愣愣地望著眼前的少年向他探出了手,半帶徵求同意的舉動,對方的右手隨後牽動起他的左手腕,姿勢略帶了點不自然的僵硬,就像是非慣用手般的不適應。

  可終究也止於一面之緣的臆測,不二失笑,對於一個陌生人、似乎也沒必要去多想些什麼。

  而因為對方的動作拉近,不二也才望見了對方領口處的那個年級胸針,跟自己領口所別的同樣級數,他們都是今天才入學的一年級新生。

  不過對方也長得太老成了點,冷冰冰的聲線聽來硬是添了幾許年長的氛圍,這也難怪他會犯下錯認對方為學長的錯誤,不二忖度,卻也同時在意識到這點同時,笑彎了眼睫。

  「吶……、你也是新生?」

  「啊。」對方這麼個生冷應聲更是讓不二笑得開懷,而來人側過視線的動作似乎不解於他的反應,卻倒也沒有試問出聲,僅僅將他拉進了大禮堂裡頭,最後留了兩字再見。

  就連名字都還沒來得及讓不二詢問,對方就逕自地劃開腳步排入了正在列隊整齊的班級裡頭,也讓他也沒能像對方及時自我介紹而促使進一步的認識,不論是出於禮貌性、還是基於他本身的淡薄好奇心。

  那個人,都已然墊在他泛藍的瞳仁裡頭、化成了散抹的落英色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