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一次的二月二十九日,周助生日快樂www


(手塚國光x不二周助)

 

  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了吧,不二思忖,在手握緊拍柄尾端隨著對場擊球而來的軌跡順勢回擊,望著球場另外一端的對方,思緒不由得地隨著陽光輕瀉而下的光源塗抹了一地的惆悵感。

  漫不經心,即便清楚等會對打練習結束之後,手塚一定會對他適才散漫的姿態做出如此的評語,但他還是無法提起任何一絲的興致。

  「不二。」在看到對場的手塚停下了動作後,不二才怔忡地望著對方走來的身影,緩扯開了唇角,明知多餘但還是粗劣地想掩飾自己適才的不經心:「怎麼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

  「咦……、為什麼這麼問?」聽辨來人的試問言詞後,不二緩抬起視線迎上了對方的目光,也才又聽見了手塚那句沉聲低喃:「終於。」

  不二不明所以地直望著對方僵滯的神情,一時之間倒也讀不清來者逆光的眼神究竟乘載了哪些情緒,讓他不自覺地緩退開了不拉開了彼此的距離,直望著手塚那稍抿著唇的若有所思。

  「抱歉,今天狀況不是很好。」許久,不二才坦誠說道,即便這說法所涵蓋的範圍實在過於模糊焦點,但也不可否認的、是事實。

  自從當時對方問出了那句「真正的你在哪裡?」的時候,他們之間的相處互動就似乎起了種化學變化的微妙,參雜了些許尷尬之餘、更多的是無法正確言明的澀然感觸。

  在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的基礎上頭,對於不二而言,與其說是困惑於他對待比賽、對待網球的猶疑態度,不如說是來人想探知他真正的心思為何。

  但無論他怎麼解讀這句話語的涵義,但也終究止於自己想的概念裡頭,不一定是手塚真正想知道的答案,也當然、不一定是不二想回覆的話語。

  一來一往之間,就如對打練習般,雖然稀鬆平常,卻也在其中磨合了許多技巧。

  不二腹誹,其實針對這問題沒有其必要深入,不過只是一念之間的想與不想而已。

  他跟手塚都太聰明,以致於在許多時候想裝懵懂無知都無法,當然也更別說要當一個傻子,就如演一齣拙劣的肥皂劇一般,落幕之後還能記得什麼,大概也僅止於當下所起的憤慨情緒,然而最後也只是任著終結的字幕上檔而已。

  並不能代表什麼,不二莞爾。

  想當然爾,這道理也套用於他們之間,雖然不過咫尺之遙,看似親密,但實則疏離。

  至於關係……、最多只能沾上隊友這名詞上頭,其餘的可能性大概還需要收集其他組合的元素,才足以讓他們釐清概念,然後成立。

  「不二。」手塚低喚的嗓音倏地拉回了他的思緒,不二僅是擺了擺手,神情略顯疲累地再次表示自己的狀況不好:「我去旁邊休息一下。」

  在感覺到來人探出掌心覆上額間的動作後,不二倒也沒有閃躲手塚突兀的舉止,即便多少還是有點想避免後來可能的尷尬產生,可相較於直接避開對方,試著接受似乎成了最為保險的選擇。

  就先前幾次的經驗,他暫時還不想被對方拉去保健室,兩人乾瞪眼地陷入一味的尷尬氛圍當中。儘管手塚寡言也不是一兩天的事,可不二還是不習慣在思緒還未釐清的時候,做出會暴露自己任何弱點的妄舉。

  「你在躲什麼?」來人的聲線沉沉地化於空氣之中,不二倏地回過了視線望著手塚那顯得不解的眼神,不難聽見對方語氣間表示察覺到了什麼不對勁,可在對視於手塚投來的明顯困惑時,不二忽地分辨不清,究竟、手塚表達出的語句該怎麼解讀?

  「……我有嗎?」不二反問,將問題丟還給對方未嘗不是件壞事,最壞的不過就是手塚沉默以對的凝視反應而已,可他還是忍不住想去試探對方,去求取那千分之幾的可能性。

  「沒有嗎?」很好,他倒還沒有想過手塚會再將問題丟回給他自理,不二腹誹,對視於來人注視的目光許久後,還是忍不住撇至一旁,難以習慣手塚眼神間那難以深測的熱切:「我不知道。」

  「我做了什麼事嗎?」在聽辨到手塚忽然的試問後,不二沒有回過頭應答,說沒有倒也不盡然,但有什麼、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說穿了,大概就是庸人自擾的誤會一場而已。

  「……沒有吧。」不二應聲,隨後才終於邁開了腳步至球場外圍的盥洗台,而不難知道對方依舊保持沉默地跟在自己的後頭,忖度的心思略滯,隨即緩發出了輕音:「吶、手塚。」

  「啊。」

  「那你又在哪裡?」就算當個參考答案也好,不禁如此腹誹著,與其苦思當時自己應答的話語是否,不如試問對方的答案作為導引倒也未嘗不可。

  許久的沉默讓不二感到不自在,手塚沒有應聲作答的無語讓不二忍不住扭開了水龍頭,任著冰涼的水流沖洗著雙手,試圖掩飾自己稍嫌紊亂的心思,卻只得來人隨後關水的動作:「不二。」

  「這個問題讓你困擾了嗎?」來人低聲詢問的嗓音差點讓不二忍不住暗啐了聲笨蛋,其中蓄意的成分多少,無知的概率又占有幾分,他不想花過多心思去臆測兩者比例。

  畢竟就他所知的手塚應該是要明白的,……大概。不二忖度,手塚不是他,實在不該用自己的思維去加諸於對方身上。

  「有一點……,好吧,還滿困擾的。」不二聳了聳肩,轉過了身倚著台子:「要是換做是你,不會嗎?」

  「看是誰吧,剛才你問的時候還滿愕然的。」

  「明知道我無法執著於勝負,卻還問我這樣的問題。」暫停了聲,不二接續道:「……該怎麼說,感覺有點失禮。」

  「抱歉。」視線對上手塚微低的視線,不二僅是低嘆出了口氣:「真不知道該怎麼說。雖然知道你只是基於部長的責任,當然、其中原因也是出於我自己本身的緣故,只是……有點難以形容,說是尷尬也好、說是困擾也好,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

  「……不僅只是部長的身分,我個人也想知道。」

  「知道什麼?」偏過了臉龐,視線清楚地能夠看到對方凝望的神情:「你。」

  不二莞爾,油然地感到無奈,卻也在聽見手塚之後的話語時,只能瞥望著來人傾近逆光的身影,然後忘了反應。

  「我想不僅只是知道你,更想要了解你、清楚真正的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tacey
  • 呵呵^_^想說版主應該會在4年一次的不二生日發文慶祝一下,果然!好開心喔!也祝不二生日快樂!(話說回來,不二現在是第幾個永遠的3歲呀?被毆飛...)
  • www 難得的229當然會想衝一下生日賀文,至於周助是第幾個永遠的3歲大概不可考了嘎XDDDDD。

    Noir 於 2012/03/01 00: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