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神之子,幸村精市生日快樂www。








  失眠……嗎?
  幸村不自覺地扯彎唇角,卻也在睜開瞳眸望著一室黑暗的房間,不禁嘆息



不過如此
【(微)真田弦一郎x幸村精市】





  難掩焦躁,腹誹的心思稍停,幸村只是坐直了身蜷起雙腿,就誠如以往在病房裡頭模擬那些課題般,只不過這次不是想像自己是如何在球場上與來者對打的畫面,而是回憶於不久前與真田單打賽程的景象。
  情緒夾雜著稍許的忐忑不安,可他卻也僅能無奈於U-17教練團的這般安排。即便當時有類似的預感,但也僅是個臆測的念頭而已。
  記憶仍然停留於對方明顯慍怒的神情,雖然幸村知道真田並不完全是對他感到生氣,而是對於無法抵禦的自己感到憤慨,可他還是不住地扯勾了僵滯的唇角,望著對方離去的身影感到不安。
  僅管這場比試得勝,可喜悅的成分仍然無法蓋過不停縈繞於思緒的失落感。
  不禁將下頷擱在雙膝上,思緒不禁回溯於不久前才結束的全國大賽,難免惋惜於立海三連霸的夢想就這麼成了一個單詞,即便自己在手術過後終於獲得重回球場的可能,可還是沒能讓這樣的希冀成真。
  至少是該慶幸自己還有機會重拾喜愛的網球,幸村忖度,若非真田,就也許不會有現在的他。
  若沒有對方的幫忙,他大概也無法放下心來專心養病,更也可能不會毅然決然地選擇那成功機率極低的手術,而手術後的努力復健也是。
  是感謝著的,可似乎其中又參雜了些許的、難以言喻的情緒。
  僅能化為在意兩字,只是如此。
  幸村莞爾,或許是出於明白對方性格的確嚴謹到一種過度超齡的地步,讓他不禁發笑於對方屢屢被錯認年齡,還得拿出學生證以示身分的過往回憶。
  倒也不算太壞,至少這樣的真田讓他感到很放心,只不過就是臉部表情還需要點時間改善。
  轉念一想,幸村忍不住稍偏過了視線,望著窗外仍顯得微明的夜景,不禁腹誹著對方此時是否會屢斥著自己實在太鬆懈的言詞,又或是拳緊雙手滿腹不甘地僅能惋惜,就誠如對方一直心心念念執著於跟手塚的正面對決。
  油然生起的念頭讓他忍不住沉嘆出氣,抿了抿略乾的雙唇,依稀能夠淺嘗到略苦的澀然滋味,就跟當時自己錯手了立海三連霸的夢想般,僅能輕抬著雙頰望著那熟悉的球場、熟悉的隊友、然後望著彼此看來陌生的失落神情。
  夢想在無法成真時,就只是一場夢而已,幸村腹誹,就像當時身患重症的自己深陷於感官失調的症狀裡頭,也似於比賽時自己剝奪對手五感一般,不過轉瞬。
  ──幸村。
  怔忡之間,他不禁收緊了環抱雙膝的手。
  在目送真田搭上回程的車子時,就連一句道別的話語都沒能付諸聲嗓,他只是望著真田緊抿唇瓣的欲言又止,納納地喚著來人的姓氏,而止於視線的幾秒交會而已。
  尷尬的,或許也不只他們兩人。
  畢竟昔日的隊友成了對場的敵手這點,一時之間總是難以清楚分明。
  即便如此,卻也忍不住去在意彼此間的關係,是否會因那聲宣判輸贏的嗓音而悄然變質,他無從得知,也無法從對方帽緣底下所醞釀的那雙眼神裡頭讀取而出。
  幸村聳了聳肩,任著幾次的嘆息融於空氣之中,顧自忖度著。
  ──他們之間的勝負,不過如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