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插花致給制服人參、幻夜天使著

另外、有字母注意。

 

 

 

 

 

 

 

 

 

 

 

 

 

 

  「唔阿……。」那孩子低吟的聲嗓顯得乾渴而啞聲,不停擺動的腰部更是難掩下身的濕潤不已,交合處的潤濕更是利於兩人那明顯的貼合距離的撞擊力道,啪啪地聲響更是令那少年微敞的雙唇緩流而下了那唾液。

  合不攏口的難受,更是欲望的高漲。

  性器被對方的略帶薄繭的手給緩緩撫弄著,已然無法細數究竟宣洩了多少次精液的濁白色彩。只知道自己就算被對方大大地填補那交合處的空洞感,被撞擊的身軀更是搖搖欲墜,那孩子最後近乎哭喊的無力聲調,才緩然止下了這舉動的終焉。

  火燙地、令人燒灼了那指尖的溫度。

  就連碰觸,都感到、溫熱地令人眷戀而依賴著。

  「唔阿阿阿阿阿──。」精液滾燙地從入口給勃發而出,少年無可自拔地顫抖著身軀,向後而仰的大幅度弓起身軀,貼合的軀體空隙更是緩流了那熱暖的液體,就彷彿、對少年的濃密愛意,悄然無聲地說著。

  最為貼近的,是少年喘息的虛軟身軀,攤在對方的身上,汗水交雜的色慾氣味難以淡去。

 

 

Everytime We Touch

無解【颯彌亞x褚冥漾】

 

 

  跨坐在冰炎身上的少年不斷地擺動著腰部的動作顯得虛軟無力,那弓起身軀地顫抖更是明顯可見,雙唇吐露出的吟哦話語更是顯得破碎殘詞,不斷地被對方抽送的力道給深深挺入於裡,大幅度地擺動著軀體的交合舉動。冰炎卻感到不斷地渴望著、像是要不夠,填補了那短暫的空虛停留。

  交合處濕淋淋的,大腿根部的碰撞更是明顯聽入耳膜裡頭,啪啪地拍擊聲響更是顯得這舉動的情慾意味濃厚。不斷地、沒有停止而下的跡象,交纏軀體的兩人不斷地交換著彼此紊亂的吐息,大口大口喘著氣的呼吸更是熱燙地撲散於彼此的周遭。

  躁熱的溫度讓人感到不適,濕黏的交合處貼緊了兩人的身軀,滲出薄汗交雜了那幾次高潮而出的濁白液體更是讓人足以瘋狂深陷於這慾望當中。

  一次次的抽插力道深深地挺入而緩出,重重地將少年的纖細軀體給重重壓下,進入了那熱軟的肉穴,緊密地咬合著他的性器,炙熱而溫柔的包覆著那粗壯昂揚的性器官。

  「褚。」冰炎不斷地反覆低喚著少年的名字,每一次碰觸的力道輕微,都深埋了他所有渴望少年的欲望,即便只是看著那孩子的嬌憨睡容,都足以讓他感到甜蜜的痛楚。

  那少年的過份溫柔,就彷彿現在如此柔軟地包合著自己的性器一般,軟綿地溫熱著自己。

  「褚、褚、褚──。」一次次地喚著名,冰炎都好似可以看見那孩子脆弱不已的情緒醞釀在臉龐上頭,因為欲望不得抒發而緊皺著眉心,不斷地被撩起勃發欲望的出口,卻又不得宣洩的難過。

  「唔阿、別、嗯哼……。」從鼻息呼出的緩聲、更是讓冰炎的動作更是恣意地掠奪懷裡孩子的所有,無論是現在緊合的身軀,抑或是那少年的所有心思。

  少年濕軟的性器頂端不停地泌出如白露般的液體,沁濕了整根硬挺的性器。用指腹不停地摩娑著那器官的動作更是惹得少年的吟語連連,就連囊袋也被他弄得潤濕而小巧可愛。

  褚冥漾微張著唇,難以抑止的唾液緩流,更是讓冰炎難以忍受地再次吻上了對方早已紅腫不堪的唇瓣。他啃咬的動作頻繁,就連落在耳骨邊際的紅淤更是明顯可見。

  冰炎只是一味地看著褚冥樣微偏著頭,不能自己地瞥向他的求救眼神,嘴裡的哭喊求饒清晰可聽,他卻難以控制地將少年的大腿更是向外扳開的、露出彼此交合的地方,讓少年因為這動作而羞恥難堪地哭泣著。略帶了點因高潮而興奮的淚水,褚冥漾隨後又無可自拔地靠著冰炎的懷裡,弓起了腰部,更是大幅度地噴灑出精液於周遭,就連腳趾都不受任何控制地曲起,身軀的虛軟無力更是可見。

  隨後冰炎只是將少年緊抱在懷裡,緩抽出那性器的濕澤,可以清楚看見那肉穴難以負荷的濃密精液緩流而出的淫靡景象。覆在床褥上頭的柔軟稍讓褚冥漾鬆下了方才緊繃的軀體,隨後雙腿又被冰炎給抬了起,右腿架在對方的肩部,就連喘息的時間也沒有的、又是一陣突入的興奮。

  「唔嗯、嗯哼──。」半睜著眼瞳的無力,褚冥漾只能任由眼前人的動作給擺弄至高潮。看著冰炎那充滿情慾而邪魅好看的五官,他就連抗拒的舉止都沒能反應,心甘情願地接受對方所有的欲望。

  因為是他,也同時慶幸著因為自己身為褚冥漾的身分。

  「褚。」嘖嘖的水聲不停地深入臀瓣裡頭的私處,每一次地緩出所翻起的媚肉都顯得紅腫而情魅。指尖繾繞著彼此的髮絲,溽濕了髮稍末端的水珠緩流而下,在床褥上形成了深暗的漬印,褚冥漾低啞地吟語的,破碎不堪的話語難以吐露成句,冰炎在聽見那聲聲的吟哦嗓音時,更是增添了那股欲望的深幽,急尋出口那般的渴求。一次次加重了力道,交合體位的改變更是讓兩人貼緊了彼此的身軀,環抱的弧度更是緊密,手掌心似乎也因此彷彿終於踏實了些許。

  沉甸甸地、擁抱著對方的身軀,夾雜著汗水跟精液兩者,反覆擁吻著對方的唇舌。

  像是啃舐殆盡的占有著,如此深切的欲望。

  「別、唔、嗯哼……。」在掠過那少年內裡時,褚冥漾的身子用力地再次顫抖了起來,雙腿不自覺地用力曲起、腳趾的泛白更是明顯可見,腰部大幅弓起的無可自拔更讓冰炎準確地頂著,掠奪著那少年的呼吸與欲望。

  像是搆著浮木一般,那孩子忍不住開始哭喊著,那音質的沙啞氣嗓讓人感到著實的心疼。他只是放慢了那挺入了速度,加重了力道、一深一淺的進出翻攪著那孩子的肉穴。性器仍舊腫脹不堪,顯得醜陋而粗大,更是因少年分泌出的腸液而泛著那晶瑩微亮的肉莖顯得勃發。

  「褚、褚──。」只見褚冥漾終究忍不住地又是一次的洩出精液,虛軟地承受著他的撞擊力道,迎接下一次的滾燙液體沒入了那私處裡頭。

  呼吸紊亂著,兩具軀體相互緊擁、彷彿緊抱著這世界僅有的幸福。

  冰炎只是看著褚冥漾早以虛脫無力的昏睡著,而勾起了一抹微笑、一同墜入夢境。

 

 

 

 

  那是他的孩子、屬於他的少年。

  一個名為褚冥漾,思緒單純而純粹的少年。他的那張臉龐清秀地彷彿一張白紙一般,沾染不上任何的色彩;嘴角緩勾起的微笑彷彿暖陽溫熱地讓他感到熱燙不已;即便只是一個簡單的問候動作,都足以讓他心悸而道出可愛兩字形容。

  那是褚冥漾的所有,冰炎所看見的那個孩子。

  總是輕而易舉地將他的所有思緒給牽連帶走。

  「學長。」簡單也不過的兩個字,卻蘊含著那滿載著祝福的言靈。褚冥漾總是在無意間,運用著本身繼承而下的先天言靈能力,用在這不起眼的小地方,誠心祈求著那些平凡而淡然的日常。

  雖然偶時的笨拙舉動總讓他受了不少的擦傷跟挫折,褚冥漾總是依然故我地揚起一貫的靦腆笑容說著沒關係三個字,隨後補充說了句已經習慣的簡短話語,著實地讓冰炎感到不捨跟心疼。

  像個笨蛋一樣,他記得褚冥玥總是以一抹無奈的口吻形容著自己的弟弟。

  不同的立場、卻有相同的感觸。

  那個人、過於溫柔。

  也就是因為這抹溫柔,卻讓少年總是陷入了那本不應該的事件裡頭,似乎成了理所當然的成為被欺騙的那一方,而他們則是隱瞞著事實的原兇。

  不可否認的,他承認。

  當初接下代導位置,以行監聽之實的任務的確是別有用意,可後來、自己卻脫出了原有預設的軌道,緩離了應該與不應該的界線,才赫然發覺自己對於那個人、已然不時那麼絕對的學長弟關係,而相對地、多了那麼份在意的情愫。

  而仍未正確定義名稱。

  冰炎只是看著褚冥漾的側臉,似乎若有所思、在緩升啟口的那聲告白言詞吐露而出的時候,預料中的對方的錯愕跟難以置信,卻也忘了少年最後哭得不能自己的模樣,就跟自己跟對方話語的玩笑話如出一轍:「真像隻被丟棄的小狗。」

  無端地慶幸著,自己的幸運。

  褚冥漾,就從第一眼的既定印象來說是一個平凡也不過的少年、第一次接觸時的衰運更是讓人印象難抹地存留於腦海裡頭、第一眼瞥見的那笑容卻絢爛地讓他難以移開視線那般的美好。

  就如同品茗一般,濃厚的溫潤茶水總是那含入舌根的最後才能品嘗而出。

  這麼一個、平凡而不平凡的少年。

  冰炎只是勾起了一抹微笑,看著褚冥漾嬌憨的睡臉,難得沒有多說些什麼話語,只是褪去了黑袍的風塵僕僕,坐在床沿翻閱著書籍,直到天明。

  那些千年前的事情,已然離自己有段久遠的記憶。就如同那簡單也不過的三個字,千年前。

  來到千年後的世界,他倒是沒有過度依戀著那些蕭瑟的氛圍所起的濃愁哀戚,畢竟、倒也終究挽回不了什麼曾經。

  雙親的驟逝對他來說已成了過去式,更別提當初自己孩提時候的那些情緒,現在看來似乎多了一份多餘情感,那是必然的過程、只是現在自己看得更為透徹罷了。

  就如同褚冥漾看著自己,那雙眼瞳裡頭的不捨一般。

  記憶成了時間沙漏底下的基底。

  對他來說、只是必經的旅程,其餘的代表意義並沒有多賦予一些實質效果。

  「學長。」褚冥漾曾這麼問著他是否會懷念著那些千年前,冰炎也只是搖了搖頭說著不復記憶等的類似話語帶過,隨後少年哭慘了模樣、彷彿那個人不是自己,而是那單純也不過的孩子。

  說起來,他也是個孩子,只不過是被強迫成長的孩子。

  兩者的不同,他倒也懶得去說明。只在瞥見褚冥漾那指尖的輕繞著自己的長髮時,那細心的模樣更是讓他重度深陷地望著那潭玄墨色彩,重重地墜入那情愫裡頭。

  似乎名為愛情。

  「褚。」他還記得很清楚,那脫序的夜晚是被某名惡魔突如其來的惡趣味給錯手造成的,學弟不勝酒力的微醺頻頻因為那甜酒味而灌下一杯杯的連續,就連那些話語吐露出來似乎都含有那特殊的蜜味,悄然醞釀著褚冥漾特有的甜膩氣味。

  「學、學長……。」呢軟的嗓音更是讓冰炎難以自制地揪著對方的衣領,微敞的弧度更是能夠明顯看見那鎖骨底下的蒼白膚色,伴隨著那還未真正淡去的淺色傷疤,冰炎的視線確實地讓褚冥漾感到不安份而扭動。

  微揚的頸部更是光裸地形成一種無言的情慾暗示,學院制服底下的身軀顯得單薄而瘦弱,就彷彿那雙肩已然撐不起任何負擔的責任。

  妖師兩字,成了褚冥漾最為重要的責任。

  身為妖師且繼承了那先天能力,褚冥漾應該面對的便是控制那運用先天難以自制的能力,以防那無可限量的強大言靈哪天脫序而出。

  「那不是你的錯。」褚冥漾只是看著冰炎愣了下,隨後顫抖著雙肩哽咽地說著對不起三字。

  千年前所鑄成的錯誤,少年總以為是他的部分錯誤,試著學習以另外一種更為強大的祝禱言靈以求消退那無心的詛咒。他一直都明白,也在一旁看得很是清楚,褚冥漾是怎麼借了一堆平常根本不看的磚塊書就只為了解那祝福應該擁有的基礎,更是在許多個凌晨時分雙手合十地緊扣著那些言詞,誠心祈求著那些其實微不足道的幸福。

  「我以褚冥漾之名,誠心祈求著。」總是在這句話語一落定時,雙手裡頭的水晶便如沙一般、滲出了指尖縫隙。

  冰炎只是每每在少年入睡時,緩抱著對方至床鋪上頭,給予那淡然的溫柔。

  在回房時,手掌心裡頭似乎都能夠依稀感覺到是沉重的、那抹應該的負擔重量。

  每一次的觸碰、每一次的交談、每一次的接觸好似都成了一個個無解的問題,問著他是否在意著褚冥漾,而那在意是否命名為愛情等問題。

  其實很無謂,即便他可以不言而明地透過指尖感覺到自己難得暖熱的溫度,體溫確實地說明著自己的那情愫緩然。

  他沒有說過喜歡,更沒有說愛這字。

  有的、只有那失控的那一夜,要了少年一次又一次的勃發欲望。

  雙指沒入了少年肉穴響起了嘖嘖水聲的淫靡音質,大腿根部溽濕的汗水跟律液明顯,每一次的宣洩出口都是明顯看見那孩子咬著下唇,無端顫抖著身軀、大幅地繃緊身軀,隨後宣灑出那濃稠的精液在彼此腹間,再一次地改變體位。

  掌握那少年濕漉漉的性器柔軟,冰炎揚起了嘴角,肉囊的拍打更是讓他忍不住啃咬著對方的左乳珠,早已被撕扯地腫脹不堪。悄然地掠過少年敏感的耳垂,情色地含住細咬著,不難聽見褚冥漾如貓地細喃著不要兩字。

  「嗯哼……。」悶哼了幾聲,冰炎下腹摩娑著眼前人的大腿根部,粗壯的性器正猖狂地硬挺昂揚著,而那光裸的腿根更是讓他急欲探入那雙臀間的肉穴、想狠狠地掠奪侵占著。

  那是屬於他的少年。

  每在一次的談話抑或是碰觸,他都無可自拔地想占有那少年的一切。

  狠狠地啃舐對方的所有,納入自己的血肉裡頭,說著那無聲的在意。

  「褚。」一次又一次的反覆低喚,好似能夠將對方的明給一併占有一般,強占著一切的事物,包括著記憶、軀體、靈魂以及情感。

  高高揚起的雙臀正吞吐著他的欲望,少年無力的上身軀跟床褥的柔軟摩娑著,那擺動的姿態讓他興起了一抹愉悅感,尤其是在瞥見那人白嫩的股間正興奮地含著他的性器,他就足以興奮地挺入下一次欲望勃發。

  「唔、學、學長慢、慢……。」半瞇著眼,難以負荷著後人的突次力道,瞬間填滿滋味讓少年難以控制自己無法閉合完全的雙唇,唾液不斷地從口中流出,滴落了下頷邊際暈染了床褥的濕潤。

  熱燙的精液滾滾而入了那肉穴,冰炎只是停下了律動、看著喘息不已的褚冥漾,逕自地將扶著腰部的力道給鬆下了些許,立馬的虛軟無力淺顯易見。將孩子翻過了身軀,正面地抬起了那雙腿,對準了那肉穴又是一陣戳刺,小腿的晃動幅度顯然,而少年性器不斷地吐出那濁白晶瑩的露液,溽濕了那小巧可愛的柔軟,伸手撫弄之下又驕傲地挺直了起。

  痠麻感不斷從下腹竄上身來,不斷的高潮更是讓彼此的吐息漸重地深沉。

  少年近乎哭泣的低吟聲嗓,更是讓冰炎一再地重複動作,腰部的擺動不斷抽送著粗壯性器所泌出的精液,滾燙地送入了私處不堪負荷地隨著交合動作而緩流出口。

  「唔阿阿阿阿阿──。」無可自制地顫抖著身軀,臉頰上頭的淚水反覆乾了又濕、濕了又被對方給拭去舔吻著,耳骨被啃咬的紅淤難掩,而冰炎鎖骨邊如蝴蝶般外擴的精細也被少年方才的不自覺舉動給咬上了一個又一個的痕跡。

  「唔嗯。」少年舌尖緩吐纏繞著眼前人的唇,微敞的恰好又是一次交換著吐息。

  濕淋淋的大腿根部已然難以遮掩兩人交合的舉動所響起的嘖嘖水聲,大幅地響起啪啪的拍擊聲質,痠麻感不停從下身傳遞往上、甜蜜地讓兩人感到幸福不已。

  每一次的觸碰,都說明了渴望對方的那情愫無端放大著。

  「褚。」指尖流入了低溫緩遞,冰炎輕啄了少年頰邊。

  那孩子,如水溫潤的孩子。

  確實地、在自己雙臂間力道緊擁住,那或許是幸福,冰炎僅僅只是瞥著少年明顯疲累的面容,看著對方無端端地泛起自己所不習慣的蜜味。

  甜膩地、讓他感到不甚習慣卻又上癮了深度重症。

  像是無解的答案,他只能沿著少年的指尖緩上、觸碰著那道如水的溫潤情緒,緩勾著唇,無聲言愛。

  他不清楚,自己之於少年的位置究竟應該定位在哪,那關係的意義不僅止於那代導關係,或許超出了那友情部分,隨後就在他不經意的時候悄然萌芽了那可能的愛情。

  情感對於他來說,顯得有些虛幻不實。

  難以捉模地、就如同少年那微笑中的那淡微情緒、難以分辨。

  「學長。」黏膩的、讓人感到甜蜜。

  簡單也不過的喚語,彷彿一個個無解的題目、在他接觸於那少年的所有之前。

  灼燒了他指尖的冷涼,而後延續著所有欲望。

  「唔嗯。」隨後又是一次深挺入的濕淋,送入了那性器的硬挺,燙熱了彼此的身軀,直到再也無法擁抱對方彼此之前。

  用變相的方式,吐露著那些呢軟輕訴於耳邊的言詞話語。

  「颯、颯彌亞。」少年緩念著,收緊了手臂的力道、踏實著。

, , , , ,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