踮起腳尖

(手塚國光x不二周助│身高差10題取自Artifact-http://gomorrah.web.fc2.com/artifact/)

 


  落下輕吻。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跟對方的關係變得不再只是隊友的簡單關係,而是更深一層的、就誠如自己中學三年駐足於對方幾步之遠的距離一般的微妙。

  難以找到恰當的言詞來形容彼此間的關係定位,更或許只是他們認為那並不足夠貼切說明兩人之間的羈絆,也許是友情、但最可能的卻是愛情。

  不二忖度,大概喜歡一個人從來也不需要足夠的理由做為基底,畢竟他從來也沒有料想過自己會喜歡一個跟他儼然完全不同類型的人,喜歡上手塚的事實就足以說明了愛情從來也不如想像中的那麼一回事。

  不過只是件讓人瘋狂的一件小事而已,不二莞爾,畢竟能夠讓他們兜繞多年的時間,最後才查覺彼此喜歡這件事情,就足夠佐證愛情兩字,說穿了不就是個會讓人變笨的病症而已。

  總是在猝不及防的時候,才會讓人赫然發覺到原來還有喜歡二字的存在,就以他為例,要不是姊姊由美子忽然的提點,他也不會將手塚和喜歡這兩者聯想在一塊,順利地將喜歡手塚這個事實給理出了總結論。

  他們花費了不僅中學三年,高中三年,後來又是幾年的時間才終於弄懂彼此之間的微妙關係,喜歡的情愫成了介質,進而構成彼此愛情的產生。

  ……大概,不二側過了視線,望著一旁因為長時工作而疲倦入睡的手塚。

  雖然是應該叫醒對方去房間睡,但卻又不太忍心就這麼吵醒對方難得的睡眠,不二忖度,不難想像如果現在對方醒來,肯定又是將心力給投入在未完成的工作裡頭,直到完成,抑或是又再次無法抗拒睏意睡著。

  畢竟就以往的經驗談來說,這樣的機率有百分之九十是如此,其餘的則是他強烈要求手塚才有的妥協。思緒頓時陷入了兩難,不二苦笑,探手輕揉了下手塚的右頰:「吶、手塚?」

  僅見對方明顯皺起了眉心,隨後緩睜開疲倦的雙眼,在見到來人是誰後才低喚了聲:「不二。」

  「去房間睡。」手指的動作隨後改成輕捏的提醒,在話語落完之際,不二才在後頭補上了句:「不要讓我說第二次。」

  來人只是明顯愣了下,隨後意會到他的涵義後,倒也沒有多加話語些什麼,僅將桌上散亂的紙張給一一歸類收入了文件夾裡頭,然後喀啦一聲扣緊,就被不二伸出的手給取走:「暫時沒收。」

  見及不二的舉止後,手塚忍不住無奈泛笑:「知道了。」

  在手塚起身打算回房之際,不二只是輕拍了下他的左肩,而後在他回頭之際,不二輕墊起了腳尖輕吻上手塚的頰邊,也聽見了來人柔軟嗓音所陳述的兩字晚安。

  「晚安。」手塚沉吐,不禁莞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