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高差10題取自Artifact-http://gomorrah.web.fc2.com/artifact/)

 


 

請蹲下來吧

(手塚國光x不二周助)



  「你在這裡做什麼,不二?」在看見不二蹲在置物櫃旁的模樣,讓才剛進部室的手塚忍不住輕皺起眉心試問道,一時之間倒也不清楚對方是因為身體不舒服,還是有其他特殊的原因使然。

  「唔,沒有。」不二回道,隨後起身的緩慢姿態,讓手塚不禁探手拉了對方一把:「謝謝。」

  「狀況看起來不太好,是生病了嗎?」

  「有嗎?」不二緩抬起了頭,在對上來人的視線時,手塚也才發覺對方的臉色似乎正醞釀些什麼般的若有所思:「──吶、手塚。」

  忽然有種暴風雨前的寧靜,讓手塚不禁沉下了應聲的嗓音。

  「請蹲下來一下。」只見不二又蹲了回去,然後從口袋裡頭拿出了封看起來頗像是情書的東西,腹誹著該不該順著對方的意思,隨即就被對方催著陪他蹲下:「什麼事?」

  「吶吶、我剛剛在櫃子裡頭收到這個,一起來看吧。」看著不二那顯得頗為開心的側臉,手塚不禁再度凝起了眉心,正打算回絕對方的要求時,便又被不二探出的手給滯住了聲音:「唔、還是手塚來念好了。」

  最後還是止於對方的那句真是期待的話語,手塚還是沒有拒絕出口。

  就連那句這是情書的可能都還未來得及吐出聲,就硬生地被不二的期待神情給收回了念頭,手塚忍不住嘆了口氣,然後才打開了信封抽出了裡頭的信紙。

  看著字跡略有種熟悉感,手塚才正打算快速讀過一次再唸給對方聽,就被來人那聲快點快點給打消了想法,然後念出起頭稱謂手塚君時,便止了聲。

  「這是給我的?」只見不二聳了聳肩表示不知道:「放在我的櫃子裡頭我也不知道,信封上也沒有寫給誰的。」

  「……那內容接下來呢?」手塚立馬摺起信紙作勢將信給收進信封時,就被不二忽然的伸手動作給制止了住:「不二,這是給我的。」

  「我知道啊,所以才會好奇。」手塚不禁再次深嘆出氣,忖度要拿隱私兩字做為理由的同時,不二的一句說不定是重要的信又只好接續讀信的動作。

  「……手塚君,我很喜歡你。」在信的開頭就這麼一句,明顯手中這就是封情書的事實讓手塚馬上止了聲,也同時草草地將信紙給摺起收好。

  「不看署名是誰嗎?」不二淺瞇眼眉牽動的笑容讓手塚不禁腹誹對方的言語,就像有過事先計畫的模樣,看來多了幾分的謀劃意味:「……不二。」

  不二應了聲,緩身站起將制服給放進置物櫃裡頭,隨後轉身拿取球袋抽出了球拍。

  「你看過了嗎?」手塚不禁試問道,在適才對方言行間似乎捕捉了幾分的可能性,更何況是放在對方的置物櫃這點,也可能會錯使這樣的機會產生。忖度的心思一轉,與其去猜想,不如正面詢問對方直接許多:「為什麼這麼問?」

  不二反問的言詞讓手塚噤了聲,才緩扯唇角打算向對方道歉前,來人便搶先了步開口:「手塚真的不看看署名是誰嗎?」

  他這才悶應了聲,攤開了信紙瀏覽最尾端的署名。

  或許不該說是署名,只見最尾處的仙人掌塗鴉,就誠如自己攤開英文字典時總會看見裡頭夾了張便利貼上的那句感謝及圖案。

  就像是記號般地將意義給賦予於上,看到仙人掌,就會想到喜歡這植物的那個人。

  「不二。」手塚沉聲,似乎不難發覺不二的動作略為僵滯:「請蹲下來一下。」

  不二怔忡,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被手塚伸手的輕拉給稍俯下了身。

  「不問我答案?」低聲問道,清楚捕捉得到不二那難得露出的困窘神情:「……那你的答案呢、手塚君?」

  不禁對於來人的舉止感到玩味,手塚莞爾,傾近不二刻意撇過的臉、附上了對方的左耳沉聲回應。

  「請多多指教,不二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