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這樣剛剛好

(手塚國光x不二周助│取自Artifact-http://gomorrah.web.fc2.com/artifact/)

 


  一步、兩步、三步落定,然後轉彎,隨著腳步的轉向,不二同時也在心中默數著步伐數,低頭望著鞋尖碰觸地面的那瞬按停,正數著距離目的地需要多少步。

  雖然自己也不是第一次默數著從六班到一班的距離是多少步,從自己班上走到手塚班上借字典需要花費自己多少的秒數、多少的步伐、多少的思緒,還有多少漸增的想見情緒。

  「不二。」在聽見有人低喚的嗓音時,差一點就要撞到來人的剛好讓不二倏地抬起了視線,見及來人是誰後,他才笑瞇起眼眉回應道:「真巧,我正要去找你。」

  手塚先是沉默幾秒,在緩吐出無奈情緒後才將手中早已準備好的英文字典給放入不二手裡:「你總是在這時間來借字典,不會不記得吧。」

  不二莞爾,倒也不打算接續對方的話語,只是聽著手塚隨後上課專心的叮嚀言詞,不自覺地加深了笑意,就儼然是放縱自己的任性般,對方從來也沒有拒絕過。

  而對於這樣的念頭,總讓他不免試想自己跟對方之間的關係或許可比黃金搭擋般,只不過溝通還有待加強,不可否認的,彼此間還在試探、究竟這樣的關係是否值得交付更多。

  雖然不二很清楚,他相信手塚、而對方也亦然,只不過只是相信這並不足夠,相信這兩字充其量只能說明彼此是認同存在的,可其餘的、誰說得準。

  自己是相信手塚在前頭是可以帶他們一舉進軍全國大賽,也似乎再遠的目標都可以達到,但這些想法終究不等於全盤接受對方的價值觀念。就以彼此之間對於勝負的執著始終有所差異為例,這點、不二無庸置疑地很是清楚:他沒有辦法執著於勝負間,但手塚不是。

  信任,只是一個概念性的想法,就跟夢想一詞一樣。

  「謝謝,下課再來還你字典。」在聽取那聲熟悉的應聲後,不二才正打算就這麼轉身回去班級時,就被手塚忽然的探手滯住了腳步。

  「手塚?」只見對方目光略顯躊躇的模樣,不二不禁低聲喚道,不難從手塚的眼神窺探得出對方難得看來失措的姿態,雖然就表情上依舊嚴謹僵硬:「有事?」

  「關於你昨天的問題。」不二也才想起了昨天在練習結束後,自己忽然想問手塚對於小王子的看法:手塚的話,會想當小王子裡頭的哪個角色?

  可手塚當時僅是陷入了許久的沉思後,聳了聳肩低吐著該回家的話語,最後始終沒有個回應結果。

  「……你呢,不二?」僅聽手塚的低問聲嗓,不二不禁怔忡了會,隨後莞爾應答:「大概是玫瑰吧?……那手塚呢?」

  「小王子。」應答間沒有不帶任何的躊躇,不二不自覺地略偏著頭,才想詢問為什麼時,便聽見了來人接續說明的言詞,讓他忍不住失笑出聲。

  「我認為我們是互補的,就跟小王子與玫瑰一樣。」

  「我可以認為這句話是告白嗎?」不二調侃道,只見手塚略揚起了唇角,神情看來就像是微笑般,略帶了幾分無奈的情緒。

  「我不反對。」手塚應道,隨後讓不二不禁意識到彼此間的曖昧對答後,讓他油然生起了抹羞赧情緒:「手塚!」

  「我覺得這樣剛剛好,真的。」沉聲低吐,手塚只是探手輕拍了下不二的右肩,隨後便邁開腳步準備到專科教室上課:「該回去上課了。」

  不二才匆匆地跑回了教室裡頭,即便課堂鐘響、儘管上課途中、即使提早下課,腦海裡仍然還是對方略帶隱晦涵義的告白話語,讓人不得不開始在意起這樣的關係。

  而在翻開字典時,不二也才見到裡頭夾的那張便利貼,那是張自己抱怨練習量太多的課堂塗鴉,一時興起夾進字典的,視線瞥了眼紙條上的塗鴉,從原本的一個人,被對方多畫了個人陪伴在旁,也隨即見到一旁的另加字詞而不禁失笑低喃。

  「像這樣剛剛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