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本子詳細】
  書名:Twilight zone
  作者:Noir
  插花:冰海藍月(好戰友綁定唔嘎(衝撞))
  配對:犬狼(Sirius Black x Remus John Lupin)
  大小:A5 
  價錢:預購價130元整(現場販售調至150元整)
  預訂日期:2012、0625為止
  預定表單:請點擊文字










Piece.1
  從指尖竄升而至的涼意讓雷木思不禁打了個冷顫,思緒隨著適才的睡意散去而逐漸清晰。
  雨打窗櫺的規律聲響讓他油然憶起了許久以前的記憶,那天天氣就跟今天一般模樣,空氣中的濕冷氣味讓他直打了幾個噴嚏,手腳冰冷的難受讓他縮在沙發椅上頭,連翻閱手中的厚重書籍都依稀能聽見指尖僵硬的喀喀聲響。
  僅管相較於外頭的時雨不斷,房間裡頭的溫度算得上是溫熱許多,可雷木思還是難耐於腦袋暈沉的鈍痛感,興許是感冒了也說不定,他不禁如此腹誹道。
  除了壁爐的柴火聲響之外,就僅存偶時他指腹摩娑翻頁的沙沙聲響。
  難得的寧靜時光,雷木思忖道,彼得從一大早就不見人影、詹姆跟莉莉有約……。隨後便被一聲突兀的開門聲響給打斷了他的思緒,也在這轉瞬間從原本的愉悅心情,轉變成稍感可惜。
  噢,他可忘了還有天狼星,跟詹姆同道惡作劇的好夥伴。
  只見對方明顯淋雨回來的狼狽模樣,雷木思瞥了對方一眼後,隨即將視線投回了手中的書籍,任著天狼星咕噥低咒的聲音逐漸從耳邊淡去,而後才聽見來人問道:「怎麼只有你一個人?」
  嘴裡雖答覆著對方的疑惑,可雷木思的目光絲毫不移眼前密密麻麻的文字。
  「你在讀什麼?」
  「魔藥學。」
  在聽聞雷木思冷硬的聲嗓後,天狼星倒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只是換下一身濕透的衣服,隨後便直倒床上。
  對於天狼星難得的噤聲,讓雷木思不禁收回了書上的目光,瞥望著一旁將頭給埋入被褥的天狼星,雖感疑惑,可倒也沒有試問出聲,僅止略感不明所以於對方這顯得失常的舉動。
  該說是難得,還是失序,雷木思忖道,隨後只聽天狼星那聲拉長的悶哼嗓音,才見到對方倏地抬起頭,雷木思微挑著眉,望著天狼星那抓耙的頭髮看來似乎有那麼幾分苦惱的模樣,讓他近乎忍俊不禁。
  「怎麼、有人惹你不愉快?」
  「不完全是。」天狼星悶應,只聽隨即而至的沉嘆後才聽對方後頭接續:「你應該記得坐在詹姆隔壁的艾莉絲吧?」
  雷木思略側過視線,在看見天狼星坐直身軀的姿態,且對視於對方那雙深邃的灰色瞳仁後,他才低應著知道兩字:「然後?」
  「剛才她特地把我約出去問我交往的事情?」
  「所以?」
  「噢,Merlin’s beard,當然沒有所以!」看著天狼星那誇張的神情,雷木思只是抿了抿唇,聽著對方口語間的不可置信。
  雷木思聳了聳肩,並不打算搭理對方的質問:「那你在煩惱什麼?」
  只見天狼星支吾其詞,明顯說不出個所以然。雷木思這才闔上了手中的書本,轉了轉略微僵滯的頸間,才又再一次試問道:「你都拒絕她的請求了,那有什麼好煩惱的?」
  視線對望,他還清楚記得天狼星當時倏地紅了耳根的窘態,僅聽天狼星胡亂低吼了幾聲後,又重重地倒回床上自我解嘲道:「噢,真是蠢翻了。」
  望著對方隨後重重摔躺回床上的動作,雷木思腹誹,雖然先前也有過類似的經驗,可未曾見過天狼星這副模樣。
  「之前都沒見你煩惱過。」
  「噢,當然。她問的人根本不是我。是你,親愛的月影。」天狼星咕噥的聲線雖然模糊,但雷木思還是清楚辨認出對方話語間的意思:「你說什麼?」
  「噢,她請我幫忙轉告你,可不可以跟她交往。」
  「但你剛才說……。」雷木思頓時止了聲,赫然發覺對方適才根本沒有談及女孩詢問的交往對象是誰,讓他忍不住低應了句Merlin’s beard,略感頭疼。
  「我沒說她問的人是我。」天狼星低啐了聲,聲線悶在棉被裡頭聽來是有幾分的不甘,雷木思想道,他都不煩惱了,天狼星的困擾似乎小題大作了點。
  興許是忌妒?在念頭忽然竄起的同時,雷木思不由得地抿了抿唇線,近乎忍俊不禁。
  可想而知天狼星聽到這瘋狂的想法會作何感想,若非暴跳如雷地指著他鼻子直念,那大概就是低呼Merlin’s pants後一臉懊惱地乾脆倒頭大睡。
  雖然天狼星本人對於自己受歡迎這點,似乎一點自知也沒有,雷木思想道,噢、貼切來說是絲毫無察才對。
  「……所以?」天狼星的忽然試問讓雷木思不自覺地稍偏了偏頭問著:「什麼所以?」
  「你要跟她交往嗎?」這讓雷木思更是莞爾反問道為:「我又不喜歡她,為什麼要跟她交往?」只得對方忽然的短暫沉默後,才又聽見那悶應的嗓音,模模糊糊地僅能勉強辨析那聲似乎表示聽見的音階。
  雖對於對方那微妙的行為舉止感到困惑,雷木思倒也沒有多加詢問的打算,只是望著天狼星耳根外露於棉被之外的潤紅色彩感到可愛。
  念頭才方竄起,雷木思不禁莞爾,起初的天狼星似乎還沒那麼彆扭,怎麼認識日子越長,似乎越探見了不同於框架之外的對方。
  記憶不由得地回溯於他站在九又四分之三月台上,迷茫地望著其他人臉上的明顯雀躍,他卻對於這一切感到怔忡,畢竟狼人身分的敏感,相信其他家長是不會想讓自己的孩子跟一個狼人一起就學的。
  但他確實地收到了那入學通知書,也的確聽見了鄧不利多的保證。
  就像是作夢一樣,讓他感到不可思議,也同時不太真實。
  忽然左肩被輕拍,伴隨著一句「嘿,你還不上車嗎?」的話語,雷木思只是愣愣地望著對方。
  那是他們相遇的一開始,1971年,他們入學霍格華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