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落在教室裡的記憶

(放學後的秘密10題│取自Artifact-http://gomorrah.web.fc2.com/artifact/)

(手塚國光x不二周助)

 

  放學時分的橘紅夕陽暈染了整條長廊,隨著課堂鐘聲響起已經有了好段時間,教室裡頭也僅剩下不時談聊等會去哪的幾名同儕們,手塚只是默默地將桌上的課本給一一收進了書包裡頭,隨後聽取那近乎被人聲掩蓋過去的書包鐵扣輕響,才邁開腳步走出門外。

  在步伐經過了六班時,視線不自覺地輕瞥了眼六班教室,僅望著那道熟悉的人影佇立於窗沿邊,任著向晚的微風不斷吹拂著那被夕陽照得略微金褐色的髮絲。

  「不二?」

  僅聽對方悶應了聲,似乎知道來者是他,倒也沒有回頭確認,只是感慨著離畢業日子不遠的惆悵感:「感覺有點寂寞。」

  隨後只見對方轉身過來,不似於平時那總是淺瞇的眼眉帶笑,不二眼裡的那雙冷藍瞳色明顯反襯著後頭的逆光,看得手塚不禁有種疏離感,很是莫名地、讓他忍不住想伸出手搆住不二的身影,彷彿一眨眼,彼此間不到三步的距離就會倏地拉大。

  忽然的既視感讓手塚不自覺地低喚道,在耳膜辨析到來人試問的言詞後,他才赫然回神,望著不二那看來不明所以的眼神,才不著痕跡地沉吐出嘆息。

  「啊。」他一如往常的低應只得不二莞爾低笑的嗓音,略顯低啞的聲線輕震著他的耳骨,讓手塚不禁感到困窘,儘管來人似乎沒有察覺到他的耳根早已燒紅得不能自已。

  每每如此,手塚暗忖,好似不太能抗拒對方那眼神裡頭的那抹深邃感,就誠如不二總喜歡隱藏自己的實力,競逐於比分拉鋸的賽程當中,即便手塚知道這不過出於無心之舉。

  可看在他人眼裡,總免不了多了一層另外的解讀涵義:可能是嘲弄、可能是玩樂,是好是壞,不過是佇立於不同立足點上頭的比較判定罷了。

  但不可否認的,在看到不二的潛能一再地被對手激發再蛻變的姿態時,目光難移焦距。

  一次又一次地、如拆禮物包裝般,夾雜著雙面的情緒,一方是期待、另一方卻略感不安。

 

  不二對場的那端,並不是自己。

  

  在念頭驟然竄升時,手塚忽地感到嘴角泛澀,依稀能夠淺嚐到有如錯拿了對方的芥末壽司般,明顯刺激著感官,卻僅能任著那般感受逐步消麻褪去。

  即使自己是不甘的,手塚暗忖,順著手臂交疊於胸前的姿勢讓他不自覺地輕扣住了左肘,出於下意識的保護動作。

  他還記得很清楚,對戰冰帝的前幾日,自己拿著字典逕自地走到了對方的教室,在見到不二那略顯遲疑的神色時,原本想說不用擔心,但當話語湧上喉頭時,最後卻只是吐出對方這次依舊被安排在單打二的告知。

  當時留存於左臂的疼痛感還猶存於記憶裡頭,也同時記憶著後場隊友們的擔憂神色,手塚心忖,在讀取道不二眼裡的情緒表露後,他近乎忍俊不禁,就誠如以前得知自己負傷硬是赴約簡直一般模樣。

  懷念的同時,也感念著。

  那些曾經雖然記憶猶新,卻也在後來不自覺地拉開彼此距離,乍看親密,但實則不過只是相較於他人熟識了或許算得上是些許的程度。

  曖昧不明,也許可以這麼形容,手塚忖念,相像於不二一貫的笑容,總參雜了點難辨的成分。

  記憶不斷地隨著時間地推移而逐步遺落,彷彿拼湊著一幅景,每分每秒都受到不對等的外在因素影響其視像,也似於現在與剛入網球部的自己相仿情形。

  立場不同,觀感不同,能體會的也不盡相同。

  想及於此,他多少能夠體諒對方適才的小心思,臆測的心思方止,僅聽不二悠悠的嗓音輕吐,讓手塚不禁怔忡。

  「畢業之後,要保持連絡噢。」

  在望見來人眼眉淺瞇的帶笑神情時,他所能反應的、不是應好,而是掌心輕扣於對方肩頭上, 隔著那略顯散亂的瀏海,蜻蜓點水地落於額間。

  而後在彼此視線相撞的瞬間,不二失笑的嗓音忽地化開了那幾秒的尷尬。

  「……手塚。」

  輕輕晃盪,手塚僅是緩睜著眼,淺瞇著眼眉望著來人,才緩然發覺適才的景象不過出於夢境一場,在感覺到來人那溫熱的掌心輕撫於頰邊時,讓他忍俊不禁。

  「難得看你笑,睡迷糊了嗎?」手塚倒也不打算解釋不二的調侃發言,僅作默認地探手擁抱,最後吐了兩字大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