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安,這裡是Noir。
以下這裡的一點小私心,在寫狗狗擬人本的時候一直很想寫這對,所以趁這時候來發個調查表單。
雖然是印量調查,不過也有開放直接預訂的選項給大家嘿。
首販場應該會是在0908的原創only(COMIC NOVA 2 原創作品交流會)寄在好戰友的攤位上(P06 哎蝣喂呀)這樣。
之後確定好本子內容後會在另發公告,及寄送相關資訊給有填寫調查的各位嘎//。



※【相關本子詳細】
  書名:Canon
  作者:Noir
  配對:狼犬 x 邊境牧羊犬(Saarloos Wolfhound x Board Collie)
  規格:A5 直排小說本
  價錢:150元

  印調連結:

 

※【封面sample】


  Canon  

 

※【試閱│Act.1】

  夏季的午後陣雨方停,獨自一人走在教學樓的長廊上,除了能夠聽見自己輕叩於走廊地板的腳步聲,他還能依稀聽見從遠處傳來的悠揚琴音。兩者縈繞在耳膜邊,似乎成了一首即興曲般,讓狼不禁莞爾。
  不難猜測得到現在坐在鋼琴前頭的人是誰,狼聳了聳肩,倒沒有想過去揭開謎底的念頭,只是驀地想起了先前經過琴室,初見那人的情景。
  當時就跟今天的情況沒有太大的差別,一樣也是正趁著短暫的閒暇時間淨空思緒中所夾雜的各種元素、方程式及實驗程序時,聽見了同樣的一首樂曲,一時興起使然,走到琴房就這麼遇見了對方。
  而來人在察覺到自己時,頓時停下了手邊彈奏的動作,直望著他好陣子後才主動道了聲嗨,隨後才提起自己的名字。
  邊境牧羊,他細細咀嚼著那人當時所發出的音節,視線輕描對方的輪廓及來人探手示好的禮貌舉動,整體就跟適才驟停的樂曲一般印象,不過幾分鐘的小品,旋律簡單樸實。
  第一的印象大抵跟他人所形容的並無二致,但卻在他的視網膜上壓出了道淺跡,同時也讓他不禁直記著對於對方眼眉微彎的莞爾神情。
  「狼。」狼低應,在指尖輕收包覆對方的手時,直接的體溫相觸倒沒有讓狼感到不適,但來人適才在彼此手掌交握時的轉瞬神情,倒是讓他不自覺地稍抿唇線,近乎忍俊不禁。
  邊境牧羊方才輕蹙眉心的彆扭模樣看得狼忍不住臆測著,或許對方不小心彈錯了個音,也會表現出這麼個看來宛若孩子似的苦惱神情。
  隨後陷入的短暫沉默似乎明顯困擾著眼前人,但狼並沒有打算主動打破明顯充斥於彼此之間的尷尬氛圍,僅是拉開了一旁的椅子逕自坐下,望著邊境牧羊對此略感失措的姿態後,才失笑說道:「還繼續彈嗎?」
  只見邊境牧羊明顯怔忡了幾秒後,才倏地坐回了鋼琴前,隨後才側過頭問著:「有想聽什麼曲子嗎?」
  「剛才你彈的就好。」
  聽聞他的回答後,邊境牧羊悶應了聲後,雙手才覆上了黑白相間的鋼琴鍵,然後輕點指尖,再次演奏著剛才未完的樂曲。
  曲子不長,從起頭的低音至後來漸高的、漸強的節奏,反覆演奏同一和絃直到結束,不過五分鐘左右的時間,但也足夠讓他觀察仍算陌生的邊境牧羊。雖然曾聽聞過有這麼位兼職教師的存在,而從他人耳語的評論也不難理出對方的授課方式淺顯易懂,待人相處也和善溫柔,整體來說可用不錯一詞概括,但好奇心總是難免。
  更別說,大多數人最感興趣的終究不離情感這塊隱私,說是渴求能有個交往機會也好,保持觀望的看戲心態也好,說穿了,就只是想滿足那短暫的求知慾望,說來無謂且無聊的一件瑣事罷了。
  可他感興趣的,卻是對方適才的莞爾模樣,讓他難以推拒那人的示好舉動。
  細細聆聽著慢板的曲調,他看著邊境牧羊那挺直著背脊的認真神情,思緒彙整著他人形容的言詞,以及就目前自己觀察得來的想法等等,但並不足以讓他能夠理出任何關於視線不禁流連於那人眼眉帶笑的可能原因。
  自己倒也心知肚明於本身冷硬的性格與和他人保留一定距離的習慣,就目前為止除了相識多年住在自家隔壁的哈士奇之外,能夠讓他放心深交的人可說是沒有。
  即便他也曾試圖嘗試過,但終究如實驗程序失誤般,只有未果。
  而後音樂止歇,狼這也才止下了適才稍嫌紊亂的思緒,直望著來人側頭而來的帶笑神情,僅吐了一詞很好。

 


※【試閱│Act.2】

  距離之前在琴室初見的時間大概有足月有餘,狼只是將邊境牧羊適才點名時的轉瞬愕然神情給捕捉入眼,低應了聲表示出席後,便打轉著筆桿瞥望著窗外,對於接下來的通識課程提不起任何的興趣,即便代堂上課的對象是讓他偶時惦念的邊境牧羊也仍舊不受影響。
  沉吐了口氣,驀地有種想逃課的念頭,讓他對於這油然生起的想法不禁抿笑。
  優等生一詞,再加上性格冷癖,就差了那麼一念之間的想與不想而已,實踐與否倒不是什麼難事,況且這也不會是第一次發生,暗忖的心思一滯,讓狼想起了哈士奇得知的時候,對方只是丟給他一把鑰匙,說是往頂樓的門鎖,後來補述了句「要翹課就別亂跑。」的話語,讓狼倒也樂得免了一道思考應該去哪偷閒的程序。
  「就這麼放心?」聽見哈士奇的發言後,讓狼忍不住揚彎唇角問道,只得來人挑眉反問一句:「沒什麼好擔心的,不是?」
  「那倒是。」狼聳肩應道,正打算走回樓上時,才聽見對方後來補述的話語:「對了,別太逞強。」
  幾字落定,讓狼不由得地怔忡了會,隨即悶應了聲,便踏上了階梯沒有多言。
  他很清楚哈士奇所言的涵義為何;身為跳級生,本身的漠然態度,外加雙親長年在國外工作,三者相加之後,更是讓他習慣於獨來獨往的一人生活。儘管課堂分組,同儕相處並沒有產生太大的排斥反應,反之倒還與不少人交好;而起居上若有不便,倒還可以求助從小就熟識的隔壁鄰居。但沒有與人深交的結果,終究還是留存了一詞寂寞深埋於他的思緒裡頭。
  他會是最好的聆聽者,但卻會是個最笨拙的傾訴者,狼暗忖,在念頭竄升至腦際時,他僅是用筆桿輕叩著桌面,半帶強迫性地中止思考。
  隨後只感覺頭頂被來人用書本輕敲了下,狼這才從那咚地一聲中給抽回了心思,也方注意到課堂進度早已從簡述內容到了音樂賞析的部分。
  頭上的書本並沒有因為他回神的動作而一開,讓狼不禁視線上抬察看,剛好與邊境牧羊投來的目光對視著,也清清楚楚地能夠辨明出對方開闔的唇型間所試問的句意為何,即便無聲。
  狼並沒有直接回應,只是搖頭抿笑表示沒什麼,可這回應似乎無法滿足對方的目的,只得邊境牧羊隨後探低身軀附在他耳邊的氣音說著「下課等我。」的言詞,來人熱暖的吐息搔得狼不禁蹙眉,正打算拒絕對方的要求時,邊境牧羊早已走回了講台前,也剛好是樂曲止下的時候。
  望著牆上的鐘面,再五分鐘左右而已,狼忍不住揉著眉心,忖著接受也未嘗不可的想法,沉吁了口氣。
  在聽見那人溫潤聲嗓說著下課一詞後,狼仍舊直坐在原位,連收拾桌上攤開的幾本書籍的念頭都沒有,只是撐著下頷望著邊境牧羊身邊還圍繞了幾名女同學們的情景,暗忖著那人不擅應付的困擾模樣,看得狼近乎忍俊不禁。
  即便彼此視線對觸了幾次,不難捕捉到來人目光裡的求救訊號,可狼僅是打轉著手中的原子筆,半揣著試探用意,用唇型勾出了快點一詞催促著對方。隨後他才將桌面收拾乾淨,作勢離開的模樣讓邊境牧羊在意會到他的無聲話語後,不禁揚高聲線說著「請等一下。」
  狼沒有作聲,挑眉望著邊境牧羊邊喃著抱歉邊邁步走來的困窘姿態,對於稍加作弄對方的行為頗感愉悅且有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