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Long goodbye一文相關;也可以獨立觀看(應該)

 

Say goodbye& good day

(真田弦一郎x幸村精市)



Act.5

  再多的感觸也只是一時之間的感受而已,幸村心想,就似於眼前苦中帶澀的咖啡般,味蕾的享受也不過短暫而已,一旦溫度冷去後,就不復存於原有的滋味。

  看到真田的簡訊時,儘管上頭字句簡單陳述了對方打算邀約自己的請求,幸村卻無來由地有種既視感,依稀可見對方苦思內容的彆扭模樣,那情景讓幸村忍俊不禁。

  轉念一想,倒也應該承兌上次所言的下次見一詞,幸村暗忖,不過說實在地,也沒什麼理由拒絕真田的邀約。

  畢竟他們也都已經成人,實在不該仍持有孩子心性地逃避曾經有過的事實,也沒有必要緊掬著當時的記憶而感到難堪。

  事已成舟,多說無益,再怎麼多想也只是庸人自擾罷了。

  在望見窗外街景那抹熟悉的人影,幸村只是細飲了口咖啡,中止了適才漫想的思緒後,便聽推門邊的掛鈴的清澈聲音,以及幾秒後的對方到來。

  「抱歉,久等了。」

  「沒關係,你沒有遲到。」幸村應道,上次聚會只是隨意一瞥,並沒有多加注意真田這些年的改變,視線細瞄對方的輪廓,他才驀地有種真是久違的感慨,不禁失笑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幸村。」真田忽然的低喚,幸村只是低應了聲表示在聽,可許久未聞對方應該接續的話語,幸村這才上抬視線直望著來人試問,「怎麼?是有事需要幫忙,還是單純敘舊?」

  僅得對方的一言不發,讓他難以接續這麼個單向對話,況且他也沒有特別想分享的事情想說,也就落得一個沉默動作。

  欣賞窗外的街景倒也沒什麼不好,幸村暗忖,況且這幾個月的時間,泰半時間都待在畫室裡頭,倒還未讓他有這麼個愜意的時候。

  「……抱歉。」近乎低喃的音節,幸村這才抽回了是該回覆俱樂部邀請的心思,望著真田頭來的目光,略感不明所以,「為什麼要道歉?」

  「為了那時候我說的那句話。」真田低應,「之後我想了很久,我才發覺事實並非如此。」

  幸村未語,僅是抿了口稍嫌冷去的咖啡,聽著對方緩慢且斷續的聲線,最後拼湊出了大概的句意;就誠如柳先前所言,他不是不知道真田想表達的想法,可他不知該怎麼應對才算得上得宜。

  不是不愛,只是在時日的推移早以洗去了當初的衝動。

  他們不再是當時連彼此親吻都感到羞澀困窘的孩子,時間軸也不會總停留於那時候。

  「我想……。」幸村忽然的低喚,截斷了真田原本接續的話語,飲盡了早已冷去的咖啡,直望著來人的目光說著我知道三字,「事過境遷,沒什麼好去在意的。」

  「關於以前的,就再見了吧。」

  不難讀取真田眼神間的交雜情緒,幸村只是轉了個話鋒,「對了,之前忘了說,我收到你的明信片了。」

  「……明信片?」僅見真田咀嚼著那詞,神情略感不明所以,隨後略表驚愕地問道:「那張有矢車菊花海的明信片?」

  幸村點頭,只見對方臉上明顯尷尬的模樣,忍俊不禁。

  幸村還清楚記得回到日本時,前來接機的柳遞給了他那張薄薄的紙卡,語帶保留地說是還沒來得及寄出去的明信片。

  那片藍色花海的背面,僅見熟悉的筆觸,以及那句看來被反複書寫好幾次的話語。

  ──如果可以,我想再見你一面。

  「記得畢業時,我寫給你的話嗎?」幸村說道,「我想,針對明信片的留言,請允許我用最後一句做為回覆。」

  隨後幸村起了身,在邁開腳步離去之前,低語著。

  goodbye and good day.

  只留對方那直抿唇線的了然神情,以及那聲重覆句意的低沉嗓音。

  也許將這做為一個起始點也好,幸村莞爾,下一次、他們都能夠釋懷當時一景,坦然以對。

 

 

  我不會用再見作為道別的話語,期待下一次見面分手時,能夠說出goodbye and good da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