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手塚國光x不二周助)

 

  你望著手機螢幕上頭的簡訊內容,簡短幾字道晚安的話語讓你不住莞爾,不出三句話的字詞卻讓你一再地咀嚼著當中的句意,就跟那人給你的感覺一般,雖然淡寫但足以在你的思緒間壓上了筆淺跡,不重不輕地恰好。

  「啊。」你不禁低應著簡訊裡頭的詢問話語,卻沒有回覆對方的打算,內心推估著他與你之間距離的時差後,你就打消了原本想回傳給他的想法。

  即便你不清楚對方是否在這時間已經入睡,可你並不想冒這個險。畢竟就先前的經驗,他寧願徹夜不睡,就為了傳那幾封分享近況的簡訊,儘管你總是會催著他去睡。但不知為何,他在這方面卻顯得拗執許多。

  興許是想念作祟,你心想,但也不可否認你自己也是期待著的,期待手機屏幕再次亮起的時候,期待打開收訊匣時裡頭顯示由對方名字寄件的新訊息內容。

  看著他的近況簡述,似乎能夠透過那依稀的既視感體會對方字裡行間裡頭的情景。是課堂老師的趣事也好、是班上同學的八卦也好、是家人間的相處情況也好,幾句話的陳述都足以化為他們之間的單薄連繫。

  雖說不時能夠透過傳訊設備連絡彼此,可說來還是多少感到寂寞而想念的。

  畢竟,相較於見面而言,終究是少了幾分的真實感,你忖道,這樣的現象總讓你在看簡訊的時候不時地會被他人調侃「是跟女朋友連絡嗎?」的話語。

  「不,只是朋友。」儘管你如此應道,可你總能見到來人那看來反覆玩味的神情,半參遲疑,也半帶著好奇。

  這也才讓你油然發覺,你已經開始習慣當視線看到特定的事物會自動地想起對方、見到簡訊箱裡頭標記著寄件人是他時,會微抿唇線地勾彎嘴角、收到他寄來的明信片時,會反覆咀嚼著上頭的字詞,以這樣的方式與你分享他的生活。

  時日漸增,你也才越發明白,對於他的想法早不如當初所懷的那般單純,即便都是在意,也同樣是關心。

  聰明如你們,你忖著這樣的心思,想必對方應該也察覺到了你們兩人之間越加微妙的相處關係。

  你還記得,在你說著打算到國外以職網發展為目標後,你確實捕捉到了他那不過是轉瞬間的怔忡神情,即便他後來巧妙地以調侃你的方式輕鬆帶過適才須臾的愕然,可你卻不住地將視線緊凝在他略顯僵滯的笑容。

  你想,他是清楚的,只是沒有道破。

  畢竟誰說得準十年後,他們仍會保有現在的密切關係,依舊能保有當時的初衷說著在乎一詞。你從不做空想,而他也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更何況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從來也沒有一個標準可循而推估出相聚相離的時間有多長。

  你驀地是有那麼點了解他為什麼寧願用睡眠時間換取彼此那十幾封的簡訊互傳,這念頭讓你忍俊不禁,也忍不住低呼了聲笨蛋一詞。

  你們都是,你思忖著,所以也才會注意到對方,而深受吸引著。

  興許下一次見面的時候,是應該及時向他坦明你的想法,這念頭倏地竄出,讓你忍不住淺瞇起眼眉,直望著手機螢幕上編寫新簡訊的視窗,莞爾以對。

  隨即輕壓確認鍵將適才編輯的短訊存進草稿,然後接續著今天的例常練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