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ush on

(手塚國光x不二周助)

 

  在意識到你對他的想法後,你想,這未嘗不是件壞事。

 

  在聽見網球落地的那轉瞬,雖然不難預見這樣的懸殊結果,不二不自覺地做了個沉沉的吐息,驀地有種終於解脫的感受。

  並不算太壞,不二暗忖,儘管想見對場手塚的神情,可他倒寧願躺在場地上反覆調適呼吸頻率,手臂遮掩著視線試圖阻擋自己不捨的表情。

  終究是要離開的,他很清楚,對方已經停留了太多時間,也不該為了一時眷戀而阻滯了腳步。所以他怎麼也說不出那句留下的話語,不二莞爾,更遑論他要以什麼樣的身分發言。

  「……不二。」手塚那聲近乎沉嘆的低聲,讓不二不禁僵住了雙肩,更是用手掌掩住了自己的視線範圍,好將自己這副失態模樣給掩在掌心之內。

  幾秒的沉默後,手塚再次低喚著,這才讓不二悶應了聲啊字,就似於以往的立場倒反般,換作是他成了那個木訥的傢伙。

  這念頭讓不二油然失笑,卻也為此感到不捨。

  是什麼時候察覺的,其實他倒也記不太清楚確切的時間點,只清楚在恍然發覺的時候,自己並不討厭這樣的感覺。

  起初是不討厭,隨著時日漸增,開始喜歡上了彼此相處的感覺;有時因為對方的一句關心,就足以讓他保持一整天的好心情,偶時被對方因為開個小玩笑而被多罰跑圈時,總會讓他忍不住低罵著對方不體貼,後來卻會因為手塚自動陪跑而情緒好轉。

  算得上是喜歡的,可相較於跟其他人而言,喜歡的成份似乎多了那麼點些許的差異。

  儘管他從來也沒有少收過女生的情書,偶時也會收到同性的,但與他們所言的喜歡一詞是否一致,不二不是那麼清楚,只知道、跟手塚相處的感覺很自在。

  視線會不自覺地捕捉對方的存在,課堂上的筆記有時會多了對方的名字與一詞笨蛋……種種行徑也似乎成了一種習慣,一種習慣對方陪伴的生活。

  倘若這就是所謂的喜歡,不二忖度,那他喜歡的對象還真出乎意料。

  依稀可聽對方的吐息聲,不二感到莞爾,僅是低喚了聲:「……手塚?」

  「啊。」手塚的悶應讓他忍俊不禁,不二做了個深呼吸後才喃喃說道:「之後見了。」

  在不二的話語落定後,來人明顯停頓了幾秒,才應著「……嗯,下次見。」的句子,隨即踏開腳步離去。

  不二思忖,不難知道手塚適才短暫沉默的原因為何,也不難推估出對方是否知悉自己言詞間所想表達的涵義為何。

  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了,不二想道,卻也在這念頭竄上時低笑出聲,任著眼眶裡的淚水滑落頰畔。隨後抹了抹臉上殘留的淚痕,他才起身拾起一旁的球拍,凝彎了唇角。

  再一次地,他會追上那個人的腳步,然後、並肩而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