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on

(Saarloo wolfhound x Board collie;狼犬 x 邊境牧羊犬)

 


Act.1

  夏季的午後陣雨方停,狼獨自一人走在教學樓的長廊上。除了能夠聽見自己輕叩於走廊地板的腳步聲,他還能依稀聽見從遠處傳來的悠揚琴音。兩者縈繞在耳膜邊,似乎成了一首即興曲般,讓他不禁莞爾。

  不難猜測得到現在坐在鋼琴前頭的人是誰,狼聳了聳肩,倒沒有想過去揭開謎底的念頭,只是驀地想起了先前經過琴室,初見那人的情景。

  當時就跟今天的情況沒有太大的差別,一樣也是正趁著短暫的閒暇時間淨空思緒中所夾雜的各種元素、方程式及實驗程序時,聽見了同樣的一首樂曲,一時興起使然,走到琴房就這麼遇見了對方。

  在察覺到自己的存在時,來人頓時停下了手邊彈奏的動作,直望著他好陣子後才主動道了聲嗨,隨後才提起自己的名字。

  邊境牧羊,他細細咀嚼著那人當時所發出的音節,視線輕描對方的輪廓及來人探手示好的禮貌舉動,整體就跟適才驟停的樂曲一般印象,不過幾分鐘的小品,旋律簡單樸實。

  第一的印象大抵跟他人所形容的並無二致,但卻在他的視網膜上壓出了道淺跡,同時也讓他不禁直記著對於對方眼眉微彎的淺笑神情。

  「狼。」狼低應,在指尖輕收包覆對方的手時,直接的體溫相觸倒沒有讓狼感到不適,但來人適才在彼此手掌交握時的轉瞬神情,倒是讓他不自覺地稍抿唇線,近乎忍俊不禁。

  邊境牧羊方才輕蹙眉心的彆扭模樣看得狼忍不住臆測著,或許對方不小心彈錯了個音,也會表現出這麼個看來宛若孩子似的苦惱神情。

  隨後陷入的短暫沉默似乎明顯困擾著眼前人,但狼並沒有打算主動打破明顯充斥於彼此之間的尷尬氛圍,僅是拉開了一旁的椅子逕自坐下,望著邊境牧羊對此略感失措的姿態後,才失笑說道:「還繼續彈嗎?」

  只見邊境牧羊明顯怔忡了幾秒後,才倏地坐回了鋼琴前,隨後才側過頭問著:「有想聽什麼曲子嗎?」

  「剛才你彈的就好。」

  聽聞他的回答後,邊境牧羊悶應了聲後,雙手才覆上了黑白相間的鋼琴鍵,然後輕點指尖,再次演奏著剛才未完的樂曲。

  曲子不長,從起頭的低音至後來漸高的、漸強的節奏,反覆演奏同一和絃直到結束,不過五分鐘左右的時間,但也足夠讓他觀察仍算陌生的邊境牧羊。

  雖然曾聽聞過有這麼位兼職教師的存在,而從他人耳語的評論中,不難理出對方的授課方式淺顯易懂,待人相處和善溫柔,整體來說可用不錯一詞概括,但好奇心總是難免。

  更別說大多數人最感興趣的,終究不離情感這塊隱私,說是渴求能有個交往機會也好,保持觀望的看戲心態也好。說穿了,就只是想滿足那短暫的求知慾望,說來無謂且無聊的一件瑣事罷了。

  可他最感興趣的,卻是對方適才的莞爾模樣,讓他難以推拒那人的示好舉動。

  細細聆聽著慢板的曲調,他看著邊境牧羊那挺直著背脊的認真神情,思緒彙整著他人形容的言詞,以及就目前自己觀察得來的想法等等,但並不足以讓他能夠理出任何關於視線不禁流連於那人眼眉帶笑的可能原因。

  自己倒也心知肚明於本身冷漠的性格與和他人保留一定距離的習慣,就目前為止除了相識多年住在自家隔壁的哈士奇之外,能夠讓他放心深交的人可說是沒有。

  即便他也曾試圖嘗試過,但終究如實驗程序失誤般,只有未果。

  而後音樂止歇,狼這也才止下了適才稍嫌紊亂的思緒,直望著來人側頭而來的帶笑神情,只吐了一詞很好。

  只聽邊境牧羊應了聲謝謝,彼此視線對視著,狼也才清楚地瞥見來人此刻的表情,參雜了些許不解疑惑的困擾神色,讓他一時之間忖度不出對方的可能心思。

  「……這麼說好像有點不妥,但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你?」聲線略帶了幾分遲疑,不難捕捉到邊境牧羊在表述想法時的困窘情緒,赧色明顯地暈染了對方的耳根。

  狼聳了聳肩,仔細想來就自己單方面的瞥望大概屈指可數,況且泰半出於襯著同儕耳語所使然的觀看主因,至於對方是否對他有印象,他無從得知;而雙方的直接接觸,只有現在一次。

  只見來人目光稍側過一旁,若有所思。狼拿出了口袋裡頭震動許久的手機,看著外蓋螢幕上頭不斷閃爍的來電提示,忍不住沉吁了口氣。在無意間對上邊境牧羊投來的不解目光後,他才淺瞇起眼眉說道:「我還有事,有人在催了。」

  清楚可聽對方低應了聲後,他便逕自起身筆直地走上琴房門前,望著邊境牧羊直抿雙唇似乎還有話想說的模樣,才低應了聲道別:「下次見,邊境牧羊……、老師。」

  隨後他才唰地一聲掩門而去,僅留視網膜適才停留的須臾一景,不知是困窘使然,還是恰好夕日陪襯所染紅的那人神情。

  後來儘管知道邊境牧羊似乎會趁空暇時候到琴房彈奏幾曲,但他只是佇留於長廊外頭細細聆聽著那人演奏的琴音。

  狼沒有無法細數聽過哪些樂曲,但他最為熟知的,大概就是那人每每就這個時間點必會演奏的那曲D大調卡農,。

  不知這究竟是出於無意,還是有心之舉,狼忖度,可他倒也不打算深入探究這話題,僅是停下了腳步,佇立於窗邊聆聽著那反覆輪調的熟悉旋律。

  然後不自覺放緩神情,再一次地想起那人褐色瞳仁裡頭所倒映的己身縮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