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預訂持續進行至1202,預訂表單請洽 http://0rz.tw/ODOYC


Episodes

(黃瀨涼太x黑子哲也)


1.

  大雨滂沱。

  望著窗外的雨景,黑子吮了口香草奶昔,視線隨後回到了手中的文庫書頁當中,等待著此時應該坐在對面的那人到來。黑子暗忖,即便適才有收到黃瀨的簡訊通知,說明了由於拍攝進度落後,為此會晚點到的道歉字句,但他還是難免感到困惑。

  手機時間顯示著近傍晚五點,黑子忖度,雖然這情形倒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仍就不解於那人在結束一天的拍攝工作後,仍舊向他提出邀約的原因為何。

  也許他怎麼也讀不懂對方那張漂亮端正的五官所表現出來的真實情緒,就誠如黃瀨不時掛在嘴邊訴說的那句喜歡一般,聽不出裡頭究竟是認真還是玩笑成分多,也難以從那人眼眉帶笑的神情裡頭推估得出。

  其實那人一直不如他所表現的那般簡單易懂,黑子想,這點打從中學時後擔任對方的教育指導員時就清楚明白。

  他還記得很清楚,起初對黃瀨的印象並不完全是從擔任指導員的時間點才植下的。即便對方那張好看的臉及兼職模特兒的身分總是成為他人耳語的話題之一,並不難得知同級生裡頭有這麼個鮮明的存在,但單就如此,黑子對於他的想法終究止於同儕常提的幾個特定字眼,並無其他。

  會開始留心起對方的原因,是起於那次湊巧經過,同時也恰好是足球部活訓練的時候。黑子還依稀可記當時場邊社員們的話語及在場上的那人身影。

  望著黃瀨的側臉思忖著方才耳裡聽見的那些字詞,聽來盡充斥著忌妒且嘲諷的情緒,讓他不禁怔忡了許久,僅留他視網膜上頭的那道金燦淺跡,滿是寂寞。

  他多少能夠理解那些人是基於什麼樣的心情才會吐出這樣的話語,也多少能夠體認到才能與努力這兩者並不能相提並論。這點,他與同為一年級生的青峰身上相比就能夠清楚明瞭。

  但……,仔細想來,他實在也說不出個適當詞語,僅能懷著胸口處澀然感,任著黃瀨的側影逐漸淡去自己的思緒之外,只留那詞孤單。

  後來,在聽到旁人提起黃瀨時,黑子總是會想起下午時分的那道鮮明色彩,而不自覺地抿緊了雙唇,感到苦悶。

  在那之後,再次接觸到對方的時間點,是在升上二年級沒多久,收到了赤司的指示擔任對方教育指導員一職時。儘管他對於赤司的決定感到困惑,在他向對方提出疑慮的時候,只得赤司眼眉略瞇的輕淺笑容,還有後頭的那句「哲也,我相信你能夠做得好的。」讓黑子始終不明所以,最後也只是望著黃瀨那略微愕然的神情,選擇了默聲接受,也選擇了淡然以對。

  黑子對視著對方眼瞳裡的那抹鳶色,稍頷著頭低聲說道:「請多指教,黃瀨君。」

  只見黃瀨怔忡了幾秒後,旋即略顯失措地向他點頭示意,聲嗓溫潤地跟著覆誦。

  「請多指教。」


 


2.

  他倒還真不清楚要怎樣才算是個稱職的教育指導員,黑子心忖。姑且不論這是他第一次被委派這樣的職責,相較於其他一軍的成員而言,各項能力普遍偏低的自己根本沒什麼長處能夠教導給黃瀨,倘若Misdirection這點除外的話。

  雖然他跟青峰說明了這樣的困擾,但在得到對方那臉不以為意的應答,黑子不由得地再次感慨於跟對方的默契只限於籃球上頭,其餘的用四字相性不合就足以概括所有。

  指導黃瀨的前三天,黑子除了向黃瀨解釋籃球基本須知及相關規則,並多加叮嚀對方不得輕視運動前後的熱身及舒緩運動之外,就是陪同對方完成每天基礎練習的份量,大致如此而已。

  除此之外,他就也沒什麼能夠教導給對方了;況且黃瀨每天跟其他人切磋琢磨後,所學習模仿到的技巧相較於他用口頭上的說明解釋還更為實用。黑子忖道,更何況,就黃瀨個人自主練習的份量,實在也沒必要另加其他,需要的只是時間上的熟練而已。

  在聽見對方溫潤聲嗓陳述著「你不教我點什麼特別的嗎?」的話語時,黑子僅是稍偏著頭應著:「……特別的?」

  「像是投籃的技巧之類的?」

  話語落定的轉瞬間,黑子清楚地捕捉到了黃瀨眼神間的淡微遲疑,儘管不難從嗓音間聽出對方語帶調侃,但黑子並沒有果斷戳破黃瀨的小動作,只作淡默應答:「投籃的部分你可以請教綠間君。」

  聽聞他的答案後,只聽黃瀨低咦了聲,似乎對於他適才的反應稍感不解,那雙漂亮的鳶色瞳仁反覆地在他的身上打轉著,讓黑子忍不住轉身伸手拿取一旁的水瓶,好避開那人可能接續的問答行為。

  即使這樣的作為根本起不了太大的作用,黑子心知肚明,無非就是出於自己的失落情緒使然的舉止而已。仔細想來,自己的行動還真有點……,呃、鴕鳥心態。

  看著黃瀨日益進步的情形,黑子驀地是有那麼點了解當時赤司的用意,但也止於自己個人的臆測猜想而已,實際上是如何,他想,他從來也猜不透赤司的心思,或許正確來說,大概沒有人能夠理解那個人的想法。

  就誠如當時赤司點出了他的才能,現在的黃瀨也是立足於那方要起步的位置,等待著適當的時機好讓天份開花結果。

  相信換作是其他人都比他更適合擔任指導員且激發對方籃球天份的位置,就如在他一度要放棄喜歡籃球時,伸手拉他一把的青峰;也如當初將他帶至一軍,親自指導他且教育活用誤導原理的赤司,還有在籃球造詣上頗具天份的綠間、紫原亦是。

  下唇抵著瓶蓋口,在種種念頭油然生起的同時,黑子驀地感到失措。而在聽見來人的那聲低喚時,黑子才倏地回過神,恰好對視於眼前黃瀨的目光後,讓他對於自己適才的失態模樣感到困窘難耐,隨即撇開了視線,試圖釋懷方才的異樣感。

  而他當時還尚未察覺,也還未能預見後來他們之間的發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