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預訂持續進行至1202,預訂表單請洽 http://0rz.tw/ODOYC


Episodes

(黃瀨涼太x黑子哲也)

 


5.

  在換下一身汗水淋漓的衣物後,整理好置物櫃及書包後,就聽黃瀨問著「小黑子等會要去買香草奶昔嗎?」的話語,黑子偏頭一想便應許了下來。隨即便聽見對方那聲歡呼,彷彿中了獎項般,讓黑子想起了先前對方抽到帶有中獎字樣的冰棒棍時,一臉滿心歡喜地直撲向他,硬是將他抱在半空中轉了好幾圈,讓他最後忍不住用掌心用力推往對方那張好看的臉龐才制止了來人脫序的行為。

  現在想來,在便利商店外上演這麼一景實在讓他難耐困窘,還依稀可記當時耳根燒燙的溫度以及鼻間嗅見的淡微薄荷味,黑子不由得地一怔,……還有那雙帶笑的鳶色瞳眸。

  在關上置物櫃後,黑子忍不住將頭抵著鐵櫃,驀地感到赧然。

  對於自己忽然的念頭,還真有種莫名的失措感,黑子想,大概他還未能習慣與黃瀨相處應對的模式,儘管知道對方大概的性格,但也僅止於知道而已。

  他對於黃瀨的認識,不過是立足於外表上還多了幾分的質量而已,大概可比擬對方後援粉絲所清楚的相關喜好厭惡,黑子思忖,就例如有時去買香草奶昔的時候,黃瀨總會向他討著要喝一口,然後每每在啜飲之後,眉心稍蹙地說著好甜的舉動,他從來也不明白為什麼。

  而他的反應大多也只是望著黃瀨那泛笑的神情淡然以對,儘管心存困惑,黑子也沒有試問出那句為什麼,畢竟他也不是那麼想知道這般舉止下的動機為何。

  直到某次在見對方跟自己也點了杯香草奶昔,好奇試問後即得來人應答的「今天跟小黑子喝一樣的。」話語,以及黃瀨喝了幾口後直蹙眉心的微妙神情。

  「好甜。」聽見對方後來補述的語句後,黑子只是稍偏著頭問著:「那黃瀨君今天怎麼會想點香草奶昔?」

  「呃……,就忽然想到吧?」指尖敲了敲塑膠杯蓋,隨後只見來人將眼前的奶昔推向前,「我還是去改點別的好了。小黑子還想喝嗎?這杯給你。」

  對方旋即起身走向櫃台,留得黑子一人於座位上心揣著黃瀨先前不是就知道奶昔很甜這件事情,卻又矛盾地點了杯自己不太喜歡的飲品,並於後推拒給他。一連串的舉動都讓黑子一時半刻難以想透,……雖然打從對方起初的行為開始,他就未能知悉完全過。

  或許正確來說,他看不透對方帶笑眼眸中所帶有的情緒,些微反襯著那人瞳仁色彩。

  黑子半咬著吸管,望著窗外街景正飄著綿綿細雨,暗忖著等會可能要冒雨回家的心思,旋即就聽正好方入座的來人一聲試問:「小黑子有帶傘嗎?」

  「沒有。」黑子說道,只見黃瀨抿彎了唇線說著:「我有帶傘,我送小黑子回家吧?」

  黑子重重地吸了口杯裡的香草奶昔,直到冷涼滑潤的口感逐漸消褪於舌尖時,才低聲應下對方的話語:「……那就麻煩黃瀨君了。」

 

 

  一路上除了對方單方面講述自己生活經驗的聲線之外,就剩雨勢漸大的聲響不斷鼓譟著耳膜。空氣中微涼的溫度讓他不禁打了幾個冷顫,黑子心忖,這雨還下得真不是時候。

  「小黑子再靠進來一點。」才方聽見黃瀨的聲嗓,隨即便感覺到對方的手掌搭在他的肩上稍稍靠緊了彼此的距離,黑子撇頭一望就見對方的右肩早已被雨水打得濕淋,但當他開口談及時,只聽黃瀨不以為意的語調:「只要小黑子沒有淋濕就好。」

  讓黑子驀地一怔,一時之間只說了兩字可是,沒有後話接續。

  最後只留黃瀨話鋒一轉後的漫談瑣事,還有留存於思緒裡頭的那抹在意。

  也許今天換作是他人,也會做出相似的舉止,黑子心忖,但當那個人是黃瀨的時候,總讓他無來由地感到失措。

  或許僅僅出於自己單方面的不擅應對,黑子腹誹,但仔細想來,再怎麼不知如何與黃瀨相處,都不會比綠間、赤司等人還要棘手。

  在感覺到對方扣緊了肩膀的力道後,黑子倏地回過神,同時也聽旁人低喚:「小黑子?」

  黑子才恍然意會到已經到家門口這件事情,僅見黃瀨目光困惑地看向他,明顯可讀對方試圖打探他適才出神的原因。黑子稍稍揖了身,低聲說著非常感謝,便得對方眼眉帶笑說著沒關係的話語,「今天能夠跟小黑子一起打球也很開心。」

  「我也是。」

  「那小黑子快進去吧。我也該回家了,明天見。」

  「黃瀨君,明天見。」在進入玄關掩上大門的那轉瞬,黑子依稀看見了黃瀨唇線勾勒出的詞彙,讓他不由得一怔,不禁咀嚼著那唇形所構成的字詞。

  ──喜歡。

  不甚確定對方只是無聲話語,抑或是付諸聲嗓但被滴答雨聲全然掩蓋。唯一清楚的是那須臾,他確實補捉到了那人眼裡的情緒,就如他無意間撞見他人與黃瀨告白的一景,只見那散落一地的擺盪樹影,以及耳膜辨析出那人口裡的那聲婉拒。

  「抱歉,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黑子不禁怔忡,直到對方回過頭見到自己時的下意識低喚後,他才望見了黃瀨眼裡的愕然,還有幾秒間就被收得好好的苦澀情緒。

  像是不容他人窺探般,黑子思忖。雖感疑惑,但他仍舊保持淡漠以對,只瞥對方抿了抿唇,隨後開口問道,「小黑子要一起吃中餐嗎?」

  黑子不打算過問,而看黃瀨也沒有主動談起的打算,誰也沒有談及方才的那段插曲,彷彿僅是一時之間的既視感而已。

  做了個深呼吸後,黑子只是轉身回到房間,將自己給重重地摔入床褥裡頭,思緒紊亂地只能任著眾多記憶片段反覆縈繞於腦袋裡頭。聆聽著外頭的雨音,他選擇闔上雙眼守著雨勢止息,就誠如他當時點頭的動作般,不過只是等待。

  耳邊猶存著那人溫潤嗓音輕道著明天見的話語,讓黑子更是將臉龐給埋入了被褥裡,徜徉於倦意所編織的眠夢當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