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rain

(真田弦一郎x幸村精市)

 


Act.2

  很多事情並不是簡單的一句話就能夠輕淺帶過。

  就例如中學的那場重病,又或是中學第三年的那場全國大賽,而或者、那次一身濕淋的彼此。

  在視線瞥望於外頭明媚陽光時,他忍不住淺瞇起了雙眼,一邊感嘆著外頭天氣晴朗的話語,念頭又油然浮起了自己作畫進度過慢的事實,更別說自己還先前因為一時怔忡而造成了失誤,況且他目前還未想到辦法該怎麼去補足那塊黑點所造成的缺失。

  思緒一時之間被回憶給漫灑了一地,就跟散亂於身旁的圖紙油料一般,雜亂無章。

  倒也未起整理的想法,幸村略側過視線,望著窗外的溫煦陽光,油然生起了想外出的念頭,暫且撇下這一堆待完成的作品,用適度放鬆簡短幾字做為休息的藉口似乎也不算太壞。

  雖然不難想像聽到自己這番說詞的人會做何感想,若是真田、大概不外乎又是那句「太鬆懈了!」的低斥語氣,卻也矛盾地放任他的舉止。

  這情形大概就屬真田就算要阻止自己,可能也不知該從何勸阻才恰當。

  幸村很清楚,凡事點到為止,倒也不會過於強求非得做到什麼樣的程度才能罷手,這樣的想法大概是出於當年全國大賽的那場失利後所建立起來的。

  喜歡是一回事,渴望獲取又是另外一回事,這概念或許也可以套用於他跟真田之間所存在的情愫:喜歡歸喜歡,至於在一起嘛……、還有待考量的空間。

  離上一次對方試問的時間不過是幾個月前的事情,幸村暗忖,真田雖然沒有表露出亟欲想知道答案的神情,可不難知道、對方在提出之前經過了多少次的深思忖度,又是怎麼規劃預想之後的生活等等。

  但他只給了真田一個模糊的應聲答覆,而沒有正面回應對方的詢問言詞。

  就似於當初對方的那句告白,他也僅是望著真田投來的那雙認真的眼神,未能話語。

  並不是不喜歡、也並非不知所措於來人的吐實,幸村暗忖,大概是因為知道,所以更顯得難以做出合適的應對。

  究竟該歸責於太過理性以對,還是該責咎於彼此間的過於自然,望著眼前那張未完成的圖幅,幸村不由得地感到困惑,習慣真不是件好事,總會將事情看待得過於理所當然。

  就連同呼吸一般,讓人逐漸忘卻這是件重要的事情,只因為太過平凡。

  這念頭的驟起讓幸村不禁思考起那句太鬆懈的言詞,是為了認真看待活下的每一分秒,還是僅止於事事盡力的信心喊話。

  他大概唯一能夠肯定的就是,等會的外出肯定不難得到對方的那句評語。

  「真是太鬆懈了呢。」讓他不禁失笑低喃道。

 

 

  任著陽光輕瀉的溫煦光源灑了一身,幸村無來由地有種久違的熟悉感,雖然也的確因為一連幾天的陰雨天氣使然,讓他一望窗外就是那灰濛濛的暗色調,實在讓人情緒不免稍受此影響。

  但這倒也不完全構成他作畫進度緩慢的理由之一就是。

  說穿了,就是一個人住還是難免寂寞了點。

  那麼為什麼不在真田試問出那句同居的題句時就直接應許,幸村暗忖,不過就一念之差,大概就是因為自己無法想像那之後的未來藍圖,更別說是真田會絮絮叨叨地要他多加件外套、少吃那些刺激性諸如此類囑咐叮嚀的情景。

  一個人自在慣了之後,要他改變獨自生活的形態而與他人同居,幸村暗忖,更別說所謂的他人還是真田這點,讓他實在難以在當下就應下那字好。

  似乎稍嫌理性了點,他不禁做出了這樣的註解,不然現在的他們可能就是那眾多進入甜蜜同居生活的其中一員,……或許甜蜜兩字還不太用得上他們身上,貼切點,是不會。

  怎麼也難去想像自己去屈就對方硬要談情說愛的情景,當然,換作對方就實在……、不得不說,有點可怖,幸村莞爾。

  還記得那一年籌備海原祭出演的話劇時,由於遲遲無法決定角色人選而以抽籤的方式進行。雖然後來的結果是又重抽了一次,記憶不禁回溯於當時的情景,幸村看著一旁真田僵著一張臉緊盯著手中的那張清楚寫著公主的紙條,讓他在後來無論是排演時候、還是正式演出,都忍不住將台上的公主給代入了真田身上。

  「好可惜沒辦法看到真田演公主。」幸村調侃道,但也僅得真田那句低喚的無奈嗓音。

  「雖然有想像了一下,不過還是不比親眼看見來得真實。」接續著發言,在眼角瞥見旁人那顯得僵硬的神色後,幸村才又補上了句:「但真田演王子也不錯。」

  不難臆測到對方的心思稍稍偏向於後者那句誇讚,幸村失笑,真田公主這想法就留存於想像也好,畢竟、他可沒辦法想像其他人將真田公主抱的畫面,實在……、不太和諧。

  記憶不禁佇留於當時落幕那瞬,燈光暗下的轉瞬間,他依稀看見了對方眉宇間的淡微笑意,很淺、淺到讓人有種既視感殘留的錯覺:「真田。」

  「……剛才的表現,還可以嗎?」聽辨來人低聲詢問的話語時,視線對及真田注視的目光,他也才望見對方神情略染了抹紅,不禁試問道:「很緊張嗎?」

  真田訥訥地點頭應聲,隨後也才聽到了對方沉沉的吐息,幸村不自覺地撐起了雙頰笑道:「很不錯,真田王子。」

  僅見來人難得沒有低斥自己的調侃,幸村更是加深了唇間的笑意。

  思緒不禁緩下,幸村不自覺低嘆出了口氣,果然還是該退讓幾步試著妥協,才不會多為自己徒增困擾。

  大概……,探究的心思一滯,聽聞對方那聲低應的謝謝兩字時,幸村不禁怔忡了會,才緩然扯彎唇角低笑著真田那早以燒紅的耳根,調侃來人難得困窘的神情,卻也不自覺地喜歡上這樣的對方。

  在鈴聲忽地劃破了他的思緒時,他才悠悠地從口袋裡頭拿出那不停閃爍的手機,望見來電何人時,幸村不自覺地扯彎了唇角,輕壓了下接聽鍵應道:「真田。」

  「吵到你了嗎、怎麼現在才接?」似乎不難想像到手機那端的對方正蹙起眉心一臉嚴肅的模樣,想到那樣的景象就足以讓幸村不住低笑:「怎麼?」

  「不,沒什麼。」要是說明自己方才所想,可想而知對方的反應會如何,除了一句「太鬆懈了!」隨後還會夾雜一聲嘆息,還有對方神情間蹙眉的明顯無奈。

  這樣的既視感讓幸村近乎忍俊不禁地抿彎了唇線,思緒裡驀地浮出可愛一詞的評語,可用這詞形容一個大男人實在……過於欠妥,尤其是用在真田身上更顯得反差過多。

  「大概也只有你會這麼形容真田。」以前仁王就這麼補述過,不難聽出其中夾帶的調侃意味,可他也只是笑應了聲還好一詞。

  喜歡一個人或許就是這麼一回事,幸村忖度,就是這麼件無可救藥的事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