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ello, dear 黑籃黃黑本預訂詳情請洽置頂公告處。

 

[歡迎回來]


  深深的話要淺淺地說,在他低吐出那句請求時,他才恍然。

 

  不禁再次嘆息,黃瀨暗自調侃,不過就是一句「小黑子,我們一起住好不好?」的話語,卻屢屢在那聲起頭詞方落時,怎麼也接不下後頭原已設想過許多次的請求。

  相較於之前總將最喜歡對方的發言掛在嘴邊的自己,仔細想來,他還真是沒有太大的長進。

  雖然對於兩人交往這件事情來說,他還是沒有太多的充實感。畢竟眼前人早在中學時期就對於他各項行為,無論是告白、還是耍任性等都能夠淡然以對的黑子。

  黃瀨還記得,明明是自己的第一次告白,卻被對方當作是玩笑話的情景;心揣忐忑,他明顯彆腳的表現只得那人蹙眉神情下的一句「請不要作弄我,這樣我很困擾。」的發言,讓他不禁為此一怔,看著黑子眼神間的不明所以,怎麼想也想不通透這中間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什麼差錯而讓對方誤以為是玩笑。

  「我是認真的,我真的很喜歡小黑子。」重述了次,情緒略參激動地掬起對方的手,在對視到黑子上抬的困惑目光後,他忽地感到欲哭無淚。黃瀨心忖,自從不小心摔壞了小綠間的幸運物後,旋即就被小赤司處罰練習加倍,分組練習又沒有跟小黑子分到同一組,怎麼連現在想告白也這麼不順利,總不會是因為占卜幸運物在作祟的緣故。

  怎麼想都覺得微妙,他扯了扯僵滯的唇角,套句小綠間的理念,沒有盡人事的他果然不太幸運,或許貼切說來,是低落到一種極致。

  思緒紊亂地讓他無法隨機重組出一句較為簡單易明的發言,隨見黑子微微頷首,錯使黃瀨以為對方總算明瞭自己話語裡的涵義時,卻在對方隨後一句「我也喜歡黃瀨君,能夠成為朋友真是太好了。」給全數抹盡他僅存不多的思考能力。

  到頭來還是以失敗告終,黃瀨暗自調侃,之前都只有婉拒、回絕他人告白的選項,他還倒未曾試想過自己也會有這麼一個被人變相推拒的經驗。

  黃瀨記得很清楚,在聽見黑子的應答後,他先是乾笑了幾聲試圖化解橫亙於彼此間的尷尬,直到聽見從不遠處走來正打算邀身旁的黑子一道回家的青峰的叫喚聲嗓後,就胡亂找了個「我忽然想到我東西忘在教室。」的藉口,近乎逃也似地跑離原地,怎麼也無法化開心頭上的滿是困窘,也同時解不開思緒裡的那道疑惑。

  究竟,自己口裡的那句喜歡,跟對方所理解的喜歡是不是同一種情感?

  黃瀨無從得知,也無暇多想。

  只是在跑離現場好段距離後,忍不住倚著一旁的壁面屈膝蹲下,蜷起了身軀,低著頭將一臉狼狽的模樣給埋入雙膝當中,驀地感到情緒泛澀。

  他想,他大概是能體會到那些鼓起勇氣向他告白卻被拒絕的人們心情。除了沮喪之外,更多難以言喻的情緒簇擁於胸口處,讓黃瀨緊抿著唇,眼眶泛澀地近乎想哭。

  「黃瀨君。」忽聞一聲低喚,他才緩抬起頭,望著來人似乎因為奔跑而顯得呼吸紊亂的模樣,對方逆光的身影讓黃瀨不由怔忡了好陣子才找回自己的聲嗓,「……小、小黑子,你不是跟小青峰一起回去了?」

  話語方落,黑子便倏地探出雙手直往黃瀨的雙頰一捏,向外拉扯的力道雖不大,但也足夠讓黃瀨感到蹙眉稍疼,「不是都說好今天要去買香草奶昔的,黃瀨君忘了嗎?」

  聽見黑子的應答後,黃瀨愣了愣,才恍然地笑彎了眼眉,也同時感覺到對方鬆開了指尖的動作,而改以輕拍他頭部的方式,略似原諒他剛剛的失序舉止、也像是安撫著他適才焦躁不安的情緒。

  「那黃瀨君找到東西了嗎?」黑子忽然的話語讓黃瀨倏地語塞,近乎忘了自己方才是假藉忘了東西才匆忙離開,隨後只能扯開唇角乾笑裝作是有這麼一回事。「呃、呃對,我找到了。」

  黃瀨自我解嘲道,他想,他是找到了所謂的告白失敗的感覺,至於該怎麼做才能告白成功的答案,他還是沒有個頭緒。

  只知道,倘若連他自己都害怕跨越那條界線,不採取任何行動、不試圖向對方傾訴自己的心情,又怎麼知道隔牆另一邊的黑子在想什麼。

  仔細想來,與那些在他鞋櫃投遞情書,抑或是鼓起莫大勇氣親口向他告白的人們相比,他實在笨拙也遜色太多了。

  只見黑子點頭悶應了聲,沒有多作詢問後,黃瀨才急忙起身,顧自忖度著,第一次難免生疏,之後的二三次總能夠學會適應,而他倒也無暇在這上頭打轉太久。心思只注意到對方主動牽起的手,熱暖的溫度讓他不禁揣著今天運氣其實勉強算得上是不錯的心思,一再地抿彎唇線不由泛笑。

  所以後來也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還有之後他倒也沒能細數的許多次數,一次次地向對方陳述那句「我最喜歡小黑子了。」的話語,試圖將這樣的想法傳達給黑子知悉,儘管在兩人交往之前,總換得對方困擾的神情,總聽見那人嗓音間所答的「這樣我很困擾。」,也總落得以失敗收尾,但他倒也樂此不疲。

  即便他的確也試想過淡去這份情愫,可每當見到黑子困擾無奈卻依舊認真以待的神情,讓黃瀨不由莞爾之餘,更是陷入了對方眼裡的那抹冰藍,無可自拔。

  單向戀愛的過程就像是只陀螺般不停地打轉著,黃瀨心忖,姑且不論起初在帝光相識且稍微熟稔的時期,就彼此分道就讀他校後,他們之間不僅橫亙著距離遠近的因素,更是多了個時間長短的變因。

  也為此,讓他萌生了退回原本的那條界線,以昔日隊友自居,繼續保持原有的友誼關係。不但減少了發送短訊給對方的次數,更是在扣除課業及社團之外的空暇時間接下許多攝影工作,好避免自己顧自多想之餘又衝動地買了張通往東京的車票,搭車前去對方所在的學校就只是為了見到那人。

  端詳想來,說得上是瘋狂,黃瀨暗自調侃著,卻也不可否認,這樣的過程實在難耐且苦澀。

  「黃瀨君?」忽地一聲低喚,黃瀨這才抽回了思緒,望著眼前的黑子,稍感怔忡,「怎、怎麼了?」

  「看你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怎麼了?」來人試問的嗓音很輕,卻不難捕捉到對方的關心之情,讓黃瀨油然失笑道,「沒有什麼。」只是想起了以前單戀的過程,他並未補述後話,僅作暗忖。

  見黑子稍側著頭,似乎並不完全接受他的說詞,但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只是半傾著身軀倚在黃瀨的身旁,接著將視線投入於手中的文庫書裡頭專心讀閱著。

  與之前單戀的情形作對比,黃瀨瞥著一旁黑子的側臉,現在的親暱關係還是多少讓他有種不切實際的虛浮感,就好比以往做過的那些夢,像是他成為了黑子的光,又如黑子特地來看他工作的模樣等諸如此類的景象。

   而每每在他醒來睜開雙眼見到白燦的天花板時,總會忍不住拳起雙手,試圖攫住些什麼卻又在攤開手掌探看之際,滿是空虛。

  也似那時候得知黑子退部的消息時,他來回奔走想找尋那人的身影,教室、圖書館、第四體育館、天台、那人常待的樹蔭處、甚至好幾次在放學時分他也在黑子的鞋櫃前久盼著對方的身影出現,但終究未果。

  所盼得的,只有籃球著地時的聲音迴響著整個體育館,獨留他一室的不解及寂寞。

  想起當時的情景,黃瀨忍不住長嘆出了口氣,只覺身旁的黑子闔上了手中的文庫本,探手而來覆在他交疊的手背上頭,但沒有作聲。

  「小黑子……。」黃瀨抿了抿唇線,依稀可嚐適才回溯以往情景時的交雜情緒,「我會不會又找不到你?」

  他忽然的問句聽得黑子略感不明所以,黑子沒有立馬回應,只是收攏指尖以作安撫後並順勢問道,「怎麼會這麼問?」

  「想到了你退部的時候,我去了教室、去了圖書館,去了很多你會去的地方,甚至好幾次放學在你的鞋櫃前等著,卻怎麼找都找不到你。」在感覺到黑子的指腹摩娑著他的手背時,黃瀨才反手扣住了對方的手,像是在確認什麼似的,一次又一次地收緊後又鬆開。

  「我知道。」黑子應道,倒也放任對方那仿如孩子般的舉動,「我有聽綠間君說過。那幾天只是湊巧我感冒了,請假了好幾天沒有去學校。」

  即便還想問對方為什麼連簡訊電話也都沒有回應等諸如此類的問句,可黃瀨僅是抿緊唇瓣,然後沉默。

  「我知道你在找我,但那時候我還沒有理清頭緒,好向你解釋退部的原因。」黑子低嘆,偏著頭抵在黃瀨的肩邊,「更沒有想清楚該以什麼樣的態度面對你們。」

  「一聲不吭地消失不見,很讓人感到不安吶。」黃瀨苦笑,油然想起了自己有次放學途中看著腳下被拉長的影子,還忍不住眼眶泛澀地直奔回家。仔細想來,他對於黑子的偏執與依賴以到了一種難以言明的程度。

  「就跟好幾天沒有沒有收到黃瀨君的簡訊,好幾個禮拜沒有見面,也讓我覺得很不習慣。」黑子話鋒一轉,黃瀨驀地明瞭對方所指的是他正打算放棄單戀對方且減少連絡的那段期間,不自覺地低著頭,滿是困窘。

  「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只見黑子眼眉淺彎,闔攏雙眼輕道,「只是慶幸還好沒有太遲。」

  「……什麼意思?」

  「我在抽屜裡面找到了畢業前一天你放在我鞋櫃裡頭的信,然後試著理清頭緒。」黃瀨依稀可覺對方指腹按壓的動作,黑子隨後接續著,「該怎麼說……,知道自己其實並不討厭黃瀨君的行為,也知道沒有收到你傳來的訊息多少會有些在意,更知道就讀不同學校就地理位置而言,能夠見上幾次面已經算很難得,但還是會期待的時候,忍不住傳了想見面的簡訊給你。」

  記憶不由回溯於當時,看著黑子氣喘吁吁地向他跑來,止下腳步的時候連句話都說不完全,只能辨得一詞稱呼,及後頭斷續拼湊所得出一句喜歡,讓黃瀨不禁略睜著眼,對著黑子投來的視線感到驚愕。

  「小黑子,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這麼說可能有點晚,但、我想,我大概是跟黃瀨君一樣……、也喜歡你。」話語緩落,在黑子探手輕觸著他的頰邊時,不禁緊咬著下唇以忍住泛酸想哭的情緒。

  出乎意料的發展讓黃瀨近乎有種既視感,卻也在對方溫熱指尖碰觸的當下明瞭自己身處現實,而他所聽聞的字句全然成真。

  生活總有出乎意料的美好,儘管途中顛簸跌撞,黃瀨心忖,也如後來兩人起初交往時,對方還未能適應彼此關係的巧妙變化,常感到不自在且困窘地紅了耳根。

  每每在感覺到黑子的指尖反扣著他的手掌時,總讓黃瀨笑彎了眼眉,笑得一臉像是擁住全世界般的富足。

  「幸好沒有太晚。」黑子再次重述了次,指腹力道略微施重,試圖緊握住什麼似的。

  黃瀨悶哼應答,在瞥見旁人微抿唇線的淺笑後,油然想起了自己原先打算的那句請求,忍不住微仰著頭,沉嘆出聲。

  「怎麼了?」只覺對方鬆開了交扣的手轉而輕拍著他的頭,安撫意味濃厚的動作讓黃瀨不禁敞開雙臂環抱住身旁的黑子,像是撒嬌、也似任性,「小黑子……。」

  即聽黑子低應,黃瀨做了個深呼吸後才開口,但話語的聲嗓漸小近似咕噥「我、我想……呃,畢業之後,不知道小黑子願不願意,……跟我、一起住,之前工作存了一些錢應該是夠的。」

  「黃瀨君。」話語稍停,黑子旋即將手掌貼上了黃瀨的雙頰,身軀傾前抵著對方的額心,「你想說的是,畢業之後,我們一起住嗎?」

  聽著黑子緩聲重述他適才話語的溫潤嗓音,黃瀨發出了幾詞音節以表困窘,卻也在辨析來人隨後接續的發言感到赧意更甚,「黃瀨君,再說一次。」

  「唔……,小黑子我們同居好不好?」

  在對視於黑子投來的視線時,黃瀨笑得靦腆,同時也忍不住拉著對方一同站起身,跑至玄關處,鬆開黑子的手,自己退於門前,「小黑子,我回來了。」

  即瞥黑子驀地恍然的神情,失笑應答,「歡迎回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