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給親愛的你 黑籃黃黑本預訂詳情請洽置頂公告

 

 

 

  才方忖度著自己適才回覆對方短訊的用詞是否妥當,一旁火神便突然開口說道,「黃瀨那傢伙明天會來吧?」,讓黑子微怔了會,後才接續點頭應聲是字。即聽旁人喃喃,「……這樣也好。」

  「什麼意思?」

  「他來找你的時候,雖然看起來你都僵著一張臉沒什麼表情,但感覺得出來你似乎還滿開心的。」旁人搔了搔臉頰,順口補充,「我是不知道你們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你喜歡他吧?儘管那傢伙嘴上的稱呼聽起來很煩人就是,什麼小火神啊……、聽起來真是怪異。」

  黑子無語,聽著火神接續咕嚷的聲嗓,思緒卻止於他適才的語句。自己對黃瀨的態度全落得火神眼裡,不由想問,旁人是否窺探得出他們之間的細微變化,例如、他們在交往之類的,但黑子只將這想法保留於喉間沒有付諸聲嗓,只提了句「火神君真的很體貼呢。」的發言,換得對方一臉困窘越發彆扭的神情,讓黑子近乎忍俊不禁。

  其實黑子自己倒也心知肚明,對於黃瀨直白大方的舉止,他仍然秉持著一詞淡然以對給予適當的回應,可習慣這回事總是來得讓人猝不及防,看似無緣無故,實則有其必然。即便他認為自己說不上是完全了解黃瀨的性格,可總捉摸得了幾分可能;表面上似乎與以往並無二致,可潛意識早已默認那人的這般行為,進駐他的生活,擾亂他的分寸,讓他一再地失序於他原本的平靜規律。

  談不上很喜歡,但黑子不可否認,曾有一度,他是討厭黃瀨涼太這個人的;打從那人加入籃球部,赤司委派他擔任教育指導員時,這樣的念頭不斷地浮上思緒,反覆地在他耳邊叨叨絮絮著,讓黑子幾次看著黃瀨練習的情形,不自覺於自己緊蹙眉心的困擾模樣,直到一旁的赤司提點後,他才恍然發覺──黃瀨就似烈日,逐步侵蝕他的存在。

  而這樣的想法也在得知黃瀨成為正選的同時,聽得黑子忽感心煩意亂,看著對方對自己笑得燦爛,可他卻連牽動唇角都嫌疲憊。儘管打從他加入籃球部的時候就知道──自己並不是那麼適合籃球這項運動,沒有先天體能的優勢、沒有為團隊得分的技能、甚至連防守也顯然不足。自知自己各方條件都不足與黃瀨比較,即便體認這樣的事實,他終究還是難免感到失落。

  「你跟他不一樣。」在感覺肩頭上被來人輕拍了下,黑子沒有側頭查看,只是悶應了聲知道一詞,可究竟知道什麼,又真的是否明白自己的立場,黑子不清楚,一時間也不想理解。

  即使他早已嘗過悔恨失望的情緒,也度過了方升至一軍遭他人非議的苦澀無奈,可此時的苦悶情緒卻怎麼也釐不清個所以然,他忽地找不著一個正確的詞語能夠形容得貼切。

  或許是不甘,也可能是嫉妒,黑子暗忖。思緒紊亂的他,最後只是在黃瀨激動地抱住他說「小黑子你看!我成為正選了。」時,輕拍對方的背應著,「恭喜黃瀨君。」

  「能夠小黑子一起打籃球真好。」聽著黃瀨的話語,黑子莞爾以對,沒有作聲。視線直望著那人笑彎的鳶色瞳仁,黑子驀地感到泛澀,對於這樣的自己,也無來由地感到厭煩。

  「不過看他這麼殷勤地來找你,還真感覺不出來你跟黃瀨的關係真的一般般而已。」火神忽然的發言聽得黑子忽地抽回了神,輕抿了下唇角,「嗯,普通而已。」

  只是曾經的隊友、關係一般的朋友,還有個不前不後的交往關係而已,黑子暗忖,這樣的語句僅扣留於舌尖,反覆繾綣著他的思緒。

  就似嘆息,黑子不由喃喃咀嚼著黃瀨總掛在嘴邊的喜歡一詞,不斷捫心自問著,「真的、喜歡嗎?」

  他想,他大概怎麼細心忖度,也思考不出個所以然──對於黃瀨涼太,關於他們之間所夾雜的微妙距離,及他偶時所感的不明情愫。

  零零總總地湊合起來,全然化成他唇角的一抹微彎弧度。黑子只覺無力感滲進血液裡頭,深入四肢末梢,就連吐息都備感壓力。不禁暗自調侃,就連中學時,自己毅然提出退部請求的時候,都不足與之比擬。

  在辨手機一聲表有新短訊的鈴聲後,黑子按開了內容,望著上頭簡短的字句及附檔照片不由莞爾。

  「明天會穿這樣去見小黑子的,小黑子覺得怎麼樣,好看嗎?」

  黑子腹誹,面對自己的對方彷彿一點也沒有模特兒該有的自覺,總是舉止笨拙且發言犯蠢;可看在他人眼裡,卻又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也就好比面對粉絲時,行為處處得點,那時的黃瀨看來稍感陌生,也顯帶疏離,儘管神情依舊溫潤帶笑。

  可黑子卻怎麼也擺脫不了輕壓著視網膜的那般突兀感,望著那人莞爾的側臉,幾次怔神,也幾次反思,終究理不出個頭緒,也思考不出個所以然。

  關於黃瀨,關於他們之間的交往關係,究竟是好還是壞,他仍然沒有個正解可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