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給親愛的你 黑籃黃黑本預訂詳情請洽置頂公告

 

 

 

 

 

 

  思緒不由回溯於中學時候,自從獲得對方的認同後,黑子心忖。那人不僅以自創的口癖稱呼,更是主動跟他攀談,偶爾放學時會相邀去便利店,或是去買杯香草奶昔來段漫談以拉近彼此的距離。

  他油然疑惑,從什麼時候那人開始向他傾吐喜歡一詞,彷彿深愛著這字彙般,反反覆覆地咀嚼其音節,不斷地透過震動聲帶付諸聲嗓,好似一旦停止訴說,這般情緒就會被忘卻且不復存在。

  或許真是如此,黑子暗想,可就他單方面的臆測,終究遠比不過黃瀨本人更為清楚。

  他不懂,也猜不透,那人究竟喜歡上自己什麼,是出於玩笑,抑或真心,黑子一點頭緒也沒有,只能每當聽辨黃瀨緩吐那聲喜歡的時候,不是怔忡以對,就是推拒收場。

  可屢屢在他低呼出「請別拿我開玩笑,這樣我會很困擾的,黃瀨君。」的句意時,黑子也瞥見了來人稍斂視線的失落神情。儘管黃瀨旋即應答著「我是真的很喜歡小黑子嘛。」聽來滿溢撒嬌意涵的詞語,但他總能依稀感覺到對方微微抿彎的唇線似乎參雜了些許他難以辨明的情緒。

  用難過一詞形容顯得籠統,以失望字眼作註又好像不妥,興許是無奈之餘參雜了點不甘,黑子忖度。不過眨眼間的畫面,實在讓他難以陳述。

  「小黑子,在想什麼呢?」黃瀨附耳輕吐的動作讓黑子忽地顫了顫,耳邊仍殘存著對方適才的暖熱吐息。這樣的親暱距離讓他感到困窘之餘,更是尷尬地摀著耳朵,溫度燒燙地讓他感到奮然難耐。

  「黃瀨君,請不要這樣。」

  「明明都叫了好幾聲,但小黑子一直都不理我嘛。」黃瀨喃喃應答,後頭還夾雜著「難得有時間過來,就陪我嘛。」的任性要求,聽得黑子近乎忍俊不禁,只差沒有腹誹對方就跟嬌貴的花朵一般,不僅要充足的陽光、空氣及水,還需要悉心照料和栽種者的日夜關愛才能使花朵長得優雅美麗。

  黑子轉手拍了拍黃瀨微傾向自己的頭,「抱歉,我沒有注意到黃瀨君在叫我。」嗓音稍停,隨後試問,「而且會在這裡不就表示我願意陪著你了嗎?」

  只見來人眼神稍顯古怪,噤聲不語的反應讓黑子頓時摸不著頭緒,「黃瀨君?」

  「呃……,聽小黑子這麼說,感覺超開心的怎麼辦。」黃瀨旋即抿起唇角,清楚可見來人眼眉間的笑意。聽到來人如此話語後,他才恍然意識到自己方才話語聽來多麼曖昧,儼然一種變相的告白措詞般,使得黑子更是不自在地儘管沉默。

  「我果然超喜歡小黑子的。」只聽黃瀨如此說著,黑子並沒有給予回應,只是聽著那人聲嗓緩聲陳述著這句話,思緒悠悠地錯置於過往場景裡頭。

  同樣的一句話反反覆覆地收入耳裡,彷如香氣般,久聞之下逐漸麻痺了嗅覺,不僅不感新奇,也不覺特別。養成習慣的同時,更是覺得應該。黑子心忖,即使自知不妥,卻會沉淪於這樣的美好裡頭。或許某天會溺斃於這樣的溫柔,他也不意外。

  好比先前黃瀨突然接連好幾十天都沒有連絡的時候,除了不自在之外,許多負面情緒更是浮上心頭,一再地敲擊著他的思緒,也讓他不自覺地反覆存取手機裡頭那人傳來的短訊,檢視著近期的內容,顧自臆測、推敲著可能的成因。

  仔細想來,他的行為用庸人自擾一詞形容得貼切。

  黑子想,相較於中學時候的一次經驗後,他並不是對於黃瀨的一番言詞作為玩笑般地全然否定;明顯的,他不清楚該如何反應才算恰當,尤其是在讀取到來人鳶色瞳仁中那抹似曾相識的認真神情時,他更是感到無助於只能低應著「我覺得很困擾。」的話語。

  思緒稍滯,他瞥向黃瀨,視線不由停留於那人左耳,忍不住探手撫上了自己的耳垂,讓他想起了許久之前的衝動決定,穿刺的疼痛感依稀尚存。

  不過剎那間的事,黑子忖度,卻駐留了近幾個月才癒合完全;也如那人的一句喜歡,流連於他的思緒裡許久,更是讓他處於不前不後的灰色地帶,困頓不已於黃瀨一聲簡單且平實的告白。

  ──我喜歡你,你呢?

  嗓音溫潤地徘徊於耳,但在他的思緒裡頭仍然是個未解的難題。

  「黃瀨君,你、──談過戀愛嗎?」


 

, , , , ,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