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清楚你只是放不下少年的身影,其餘的、根本沒甚麼應該要擔憂的。

  胸口的局部性疼痛仍存,你看著衛藤快那微揚的嘴角恰好跟那刺目的白紗布成了對比,你猶然記得那時候知悉真相時的衝突不斷,隨後、父親的身軀失了溫逐漸僵硬的觸感殘留在手掌心上頭。很是清楚的、死亡。

  你並不害怕死亡兩字,只是你無法輕易地就如此坦然罷了。

  死亡。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快。」輕喚著那人的名,遣捲對方的性器力道似乎輕柔了些許,可仍然止不住搓揉那器官緩緩流出的晶瑩液體而無可自拔地聽著那少年的吟語,深入中毒般的無可救藥。

  應該是毒癮成症了他,他不自覺做了這聯想而思忖了好陣子。

  那少年是他的毒品。

  雖然他不想承認大多數時候在調查案件的那違心話語多半是因為不想看見那少年的純粹進而捲入了螺旋般的複雜,為了他好、所以自己總是施加了一分冷漠說著那些傷人的言詞。可美美好似都成了反效果似的,那少年總是揚起那自己所不習慣的笑容。先是讓他失神了許久後,才說著不必擔心的話語。

  像個笨蛋似的,他低語。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快。

  他默念著那人的名。

  隨後吐出了口略帶菸草味的氣息,伴隨著那明顯冷涼的溫度,悄然地替他的情緒稍稍地止了平靜。他無法想像,或是、他根本無法思考。

  快。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導讀說明:平行世界設定、時間支流觀點、跟原設定稍微不同。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導讀說明:平行世界設定、時間支流觀點、跟原設定稍微不同。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導讀說明:平行世界設定、時間支流觀點、跟原設定稍微不同。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導讀說明:平行世界設定、時間支流觀點、跟原設定稍微不同。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導讀說明:平行世界設定、時間支流觀點、跟原設定稍微不同。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會陪著你笑、陪著你成長、陪著你哭……。」你還記得那人如此對你說道,悄悄地那道沉穩聲嗓將你帶入了夢鄉裡頭,順利地將你不安害怕的情緒給撫平了住。

  「笨蛋安東尼奧……。」你呢喃著,他不自覺地勾起一抹無奈的笑容,裡頭有著寵溺的成分。

  那是他不知覺的溫柔,只對你這任性的驕縱孩子而言,他的的確確是個你口中所說的笨蛋親分。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