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櫻花【夏碎中心】


一、
  那櫻花翩翩之時,你回過了頭,看見了那與你相仿的少年臉上一抹憂愁。
  而你只是勾起一抹笑容,不識滋味。


二、
  「為什麼要離開?」你問著,小手被那溫柔似水的女人給牽著,手心的溫度悄悄地蔓延開來,在那個冬季之時增添了少許溫度。
  「是時候該離開了,碎。」她說的話語你不甚明白,只知道她臉上的那抹溫柔始終如一沒有改變,你看著她的側臉不發一語。即便你的思想已經相較同齡孩童成熟許多,可你還是不懂她眼裡的那抹惆悵究竟是為了什麼,為了父親、為了雪野、還是為了他們被 迫離去的事實。
  之後的你很少話語,只有在她詢問你一些日常問題時你才會開著口回答,直到最後親眼看見她臉上出現了你不熟悉的猙獰面孔,鮮紅的血液流竄而出,你才發現你的沉默已經成了使然。
  一種可怕的習慣性。


三、
  「為什麼一聲不響的就離去?」那少年問著你,你沒有立馬回應。就如同當初你問著母親的話語一般,她也沒有正面回應過什麼,只是輕描淡寫地說是時候該離去,為了什麼、無解。
  「沒有為什麼。」最後你只留下了這段句子,那少年似乎還想問些什麼,可是在那雙墨眸對上你的紫意之時,他語塞了住,彷彿是因為你的神色出現了他難以開口的情緒,可、你不清楚自己的臉龐上頭出現了什麼樣的表情讓人難以訴說。
  你只感覺胸口處有種名為苦澀的情感稍稍滯住了你的心跳,撲通撲通地、緩慢下來。
  而眼前的少年看著自己不發一語,就如同當初自己看著母親一般、保持沉默。
  你的一吸一吐漸漸緩慢了下來,跟著心臟跳動的頻率一般彷彿在這樣下去就會瞬間停止跳動。而藥師寺夏碎這個人就會再也不復存在,他的記憶、思緒就只會停留在這一刻,看著來人的那抹容顏而閉上雙眼迎上黑暗。
  跟母親相同,最終還是敞開雙手迎向死亡的幽暗。


四、
  「跟我搭擋怎樣?」你問著那人,那人只是看著你沒有回應,似乎那雙艷紅如火的侵略雙瞳正打量著你這平凡的身軀一般,你沒有動作。
  隨後你見他指著他的右手腕,你們便進行了一場簡單的攻防戰。
  長鞭與長槍的敲打撞擊來得猛烈,你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能夠明白那人方才的意涵,忍不住就多努力了幾分,最後你們十分鐘後不約而同地停下了動作,才聽見了那人應聲說好的話語。
  「藥師寺夏碎。」你伸出了手,而他反握住。
  這一搭擋,就不知過了多少日子共事。
  你是喜歡跟著他出任務的,你想。偶時的吵嘴會意外地將你從那個只能溫柔對待的藥師寺夏碎給拉離了現實層面,成了你們都不熟悉的另外一個藥師寺夏碎。
  這樣也好,你繼續思忖著。
  畢竟自己也是需要一個出口,抒發那些你從來就不打算懂過的家族背景跟牽連。


五、
  「夏碎學長。」那是另一名跟那少年相仿色彩的孩子。
  你喜歡看見那少年溫潤如水的模樣,偶時會看見搭擋明明在意卻又不說出口地彆扭行為,兩人就像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一般甜蜜,這種生活倒也不錯,你突然想著這種念頭。
  少年撇了撇嘴,看著搭擋那抹看似生氣的模樣有些畏縮,你不自覺地替他說聲:「別欺負他了,冰炎。」
  只看見那少年的笑容緩緩展開,你竟有種錯覺,恍如自己所在意的那少年的笑容也重疊了住,不過少了份對自己的那份特殊情感,你們從來沒有言明過的感情。
  「褚。」你如此喚道,釐清了他跟那少年之間的不同。
  少年回過了頭,跟著搭擋越趨越遠,你忽然感到心頭上有塊地方黯淡了下來。


六、
  你想那應該只是對於自己一個人的現況感到不滿足,卻又在小亭替你斟了茶水時打翻了你的想法。
  那麼、究竟該歸類為什麼呢?
  你不清楚,只清楚你心頭上的的確確是少了塊拼圖填滿,似乎是有關記憶裡頭的曾經。
  沒有再繼續細想下去,你緩緩地閉上雙眼沉入了夢鄉。
  是時候也該小小地休息一下了,你放任自己能夠擁有這暫時的愜意。


七、
  櫻花翩翩,花瓣紛飛。
  你仰望著頭,看著它獨自度過了一個又一個冬季後、綻放小巧的花朵而後謝。
  就如同那少年跟你一般,明明承諾過、最後還是選擇一人度過。
  你抓住了其中一片落夏的粉色花瓣,任由思緒隨著這花一再地飄遠。


八、
  「碎。」
  「歲。」
  你不曉得她那聲究竟是喚你還是喚那少年,你迷迷糊糊地轉醒了開來,而那女人也不復存在,你突然感到酸澀疲憊,翻過了身倒頭就睡。


九、
  「哥……。」他喚著你,你乾脆假裝恍若無聞地睡著。
  少年繼續著他的話語,訴說著關於你們都不自知的那段孤單旅程,那是他的部分、而你的,從未被你吐露訴說著。


十、
  「歲。」你喚著他的單名,牽起了他的手。
  在那個櫻花再度盛開之時,你們仰望著、任由清風吹拂下的花瓣撫弄著頰邊。
  你才發現那塊拼圖,只不過就是填補在意氛圍的空白,你不禁嘴角上揚,輕吻了那人的耳骨邊,細語著、關於你的孤單旅程。


    全站熱搜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