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日記【冰漾】-01


  謎之副標──據說會是甜蜜蜜的秘密交換日記。(笑)


  褚冥漾怎麼也不曉得為什麼會突然興起要寫日記的習慣,只是偶然想起自己有太多事情沒能說出口、以及太多事情無法清楚記住,雖然有影像球可以隨時記憶,但總是似乎缺少了些什麼似的,總讓他覺得不太習慣。提筆書寫的次數對他來說,雖算不上頻繁,大多數都是拿來畫符咒為主,自己文筆的表達能力又是屬一屬二的差,但還是止不住自己的突發奇想。
  他想了又想,寫日記的主要因素歸類於大部分還是因為有時思念自家黑袍的原因想寫下來,少部份則是希望自己跟其他人的互動能夠一點一滴的記錄下來,以便將來看到自己那好幾本豐碩的戰果的滿足感大幅增加。
  在書店的架上,各式的款式讓他不由得地猶豫了起來。是該買簡樸樣式的還是精美有加裝鎖的厚實感,修長的指間翻越了過好幾架,隨意觸碰著紙張裝訂的乾燥頁面。
  就算買了加裝鎖的日記本,褚冥漾又不自覺地吐槽起他那群強得不似人的朋友群與自家黑袍,是絕對不會顧及他的自身人權而恣意地將鎖輕易的破解打開,更別說自家黑袍的霸道程度,簡直媲美了埃及金字塔群的壯觀程度,絲毫不避諱自己的想法,就連心底想法都被聽得一清二楚,那哪還有隱私權可言?
  他任意地選取幾樣較為樸素的封面,拿了幾本便走向櫃檯,途中的卡片區與文具琳瑯滿目,讓他不禁停下腳步而停停看看。一旁的剪刀、美工刀等切割用品,卡片的精巧樣式,使他又不自覺地多拿了幾樣,直到走向櫃檯。
  回到黑館房間後,褚冥漾定下心神,拿起剛買不久的新款原子筆準備翻開第一頁次寫下今天的心情。頓了幾秒,仍然不知該如何下筆,第一句想到的就是自己吐槽自己的話語,十分地不合自己所打算的寫法。放下筆後,左思右想地回憶起發生不久的軼事,感覺沒什麼可寫的。畢竟自己的修辭與字句想的總是那自家黑袍常說的不營養言詞,這麼一寫下去,原本賦予日記的定義就失去了,那他也沒什麼太大的動力來持續寫下去。他可是不想要將來翻閱自己日記時,看到的盡是一堆不正常而沒有意義的字句。
  他空下了第一頁的部份,翻至第二頁。潔白無瑕的頁面,寫下日期天氣等基本資料,寫下第一句──如果心能夠說話,便是如咒語般的言。
  寫下這幾字後,他不禁嘴角上揚起,接下來的字詞就像是流水一般,讓他依序地寫下記述著。深藍色的小字佈滿了大部分的版面,像是有著說也說不盡的話語想寫下,褚冥漾慢慢地一筆一劃一勾一冽地寫下。稱不上工整的句子拼湊成面,興起了ㄧ股莫名的成就感,嘴角上揚的弧度也形成了個淡然的微笑,煞是溫柔。
  絲毫沒察覺房門早已被人開啟,身後的人剛好瞧見他那抹笑容而停頓了下來看他的一舉一動,銀色髮絲小心翼翼地不去打擾到少年的動作而挽了起來,從身後看見了那本本子上的字句,在尤其瞥見第一句時,也不禁揚起一道笑容。看著他那副認真的模樣與心裡的聲音,不必明說也了解那人的心裡、自己的位置佔了有多麼重要的部分。
  在將自己記憶裡最為深刻的那部分給記述完畢後,褚冥漾長吐了口氣,才正打算看看時間時,冰炎才開口喚道眼前人的名。雙手環繞著他,吸取的髮絲中的馨香,溫暖的身軀帶給他熟悉的幸福感,褚冥漾起身回擁著。
  「什麼時候回來的?」
  「好陣子了。」冰炎才將長髮給解了下來,披落在背及肩上。兩人的對話平平淡淡的,讓褚冥漾不禁有種早在一起好長一段時間的錯覺,長久下來的感情漸趨穩定,同時也不自覺想到兩人感情的昇華說不定早就撇開了原本激烈而燦爛的愛情而轉化為平淡且關心的親情,至少……他看過的連續劇是這麼演的,更何況是要分手時,理由特別多。
  「你認為是少了些激 情的部分是麼,褚。」嘴角勾起的弧度再度上揚了些,像是早就有所計畫似的,將懷裡的人一道撲倒在柔軟的大床上,惡意地將他的唇給狠狠封住、還將欲推開的雙手給牢牢綑住,修長的腿則正好制住那人掙扎的行動,形成一幅曖昧的場景。
  褚冥漾無法動彈地,只能任由冰炎的侵略行為,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一個個青紫而充滿粉色意味的吻痕,霸道地在自己種下屬於他的印記,也就如孩子般的行為讓褚冥漾不禁一笑。見他放棄掙脫自己的行為後,雙手的力道鬆了開來,轉而環抱、撫摸著著身下人的每一寸肌膚。隔著身上的衣料,褚冥樣感到搔麻感正襲上身而無法解脫,忍不住握住眼前人的雙手示意再進一步與自己貼近。冰炎在看到他臉上的那抹嫣紅與唇瓣中所說的語詞後,將扣子一顆顆地解開,平坦的肚腹變呈現在自己眼前,明顯比自己瘦小的身軀正微微顫抖著,胸前的果實被自己的手掌給撫慰地挺立。
  「褚……。」冰炎低啞的聲嗓像是在壓抑些什麼,褚冥漾明顯感到眼前人的過份壓抑後,主動地吻上他微冷的唇瓣,並與其靈巧的舌攪拌、啃咬著。不可自拔地撫上對方的身軀,並替他寬衣解下束縛,將自己貼上他的熱燙的胸膛上,聆聽著他焦躁的心臟跳動聲。見他安心的倚在自己身上的模樣,冰炎僅僅是擁著他、沒再下一步動作。
  褚冥漾將長指在他胸口畫著圓圈,挑逗意味濃厚地讓冰炎低聲喚著名,示意他該知道這是玩火的舉動,但他的動作並未停止,反而還將另空著的一手向下撫摸著,直到碰觸到底下布料包覆的那個私密處。隔著布料,先是用食指惡趣味地輕戳了幾下後,再用兩指在上頭畫了幾圈,帶冰炎制止他的行為後,他漾出了得逞的愉悅笑容。
  殊不知,正巧點燃了冰炎的火,待意識到自己再次倒在床上時,而正巧那人正在自己身下解開褲頭的拉鍊時,他才臉通紅地要強烈制止眼前人將對自己做的羞人舉動。
  「不行……。」褚冥漾使勁地想推開冰炎的手掌,卻再次被禁錮住。口中不停說著拒絕的話語,在冰炎觸碰到的那一刻,褚冥漾倒抽了一口氣,隨即細吟的聲響便從嘴裡流露了出來。微仰著頭,緊閉的雙眼刻意不去注意那人對自己的動作,但不可否認地每一個動作都讓自己不自禁的真切感受到他的溫柔,每一處都讓他體貼細緻地能夠知道那人濕潤的舌間正在哪邊打轉著。深刻入骨的感官受到一次又一次的衝擊,差點就將褚冥漾的這生所受過的各式奇怪打擊給比了下去,這肯定是穩坐寶座、無庸置疑的第一名,更別說替他做這種事的人還是自己望塵莫及的特殊存在。
  腦袋中的害羞想法差點讓褚冥漾有種這樣死了也就算了,更何況這還不是第一次的舉動,自己還是甚不習慣地臉紅、害羞甚至想制止他的行為。明明自己也很喜歡他這種莫名而來的溫柔,自己就如同至寶般的被他呵護著,體貼入微地關心他時時刻刻的想法。
  思緒漸趨模糊,接下來的事情他也不能再繼續思考、猜想下去了。像隻任人擺布的乖巧貓咪,褚冥漾乖順地任由冰炎擺弄著,看著他的臉部表情與心底早已不下千次的拒絕話語,隨著他溫暖的大手隨之起舞著。
  「嗯……。」低吟了聲,褚冥漾感到一陣騷癢而不安分地扭動著。冰炎勾起笑容,刻意停下動做好好端詳著身下的人那變化多端的表情,紅暈仍未退去,迷茫的眼神仍存在那明亮似黑曜石般的一潭墨黑,些微濡濕的髮絲則是增添了不少情慾氣氛,大口大口喘著氣的模樣煞是可愛,像是害怕自己沒能將空氣吸足至肺般,既是可口又誘人。
  發覺到冰炎的動作早已停止下來,褚冥漾不自覺地鬆了口氣,腦子裡充斥的全是方才的羞人記憶。不禁嘴裡開始抱怨起冰炎的不是,嘴上邊說心裡邊想著,活像是要將冰炎給好好訓則一頓般。但殊不知冰炎早將他的那點小心思給聽得一清二楚,怎可能給他任何機會來惡整自己,下一秒便是一記漫長的法式熱吻,吻的是褚冥漾無法反應過來地差點缺氧昏死。唇瓣被吻的紅腫,褚冥漾在冰炎一離開自己的雙唇後,便是將右手擋住了唇前,不讓冰炎再有第二次偷襲自己的機會。
  微嘟著嘴的模樣剎是可愛,褚冥漾並未察覺自己的平凡模樣就因自己無意識下的舉動變得特別,可口地就如同一餐美味的饗宴般供給冰炎享用一番,大大滿足了感官以及心理上的滿足。



  在所謂的激情後,褚冥漾悠悠轉醒,身旁的那人早已不在,習慣性地在桌上找尋他留下的紙條,簡單的幾字卻不自覺地使人安心。
  「去公會,別亂跑。」簡單排列的六字,是那人不言而喻的溫柔,雖總是口是心非的兇自己,但不可否認的、那人所說的字字句句的出發點全都是為了自己而好。至少他從來沒有放棄自己過,即使自己的壞運氣帶來了不少的壞事,就連身分也一同,沒有特別厭惡自己的出身。
  褚冥漾再度坐在桌前,小心翼翼地將自己的日記本翻開頁,第一頁早已寫滿了自己一開始的心情,續翻至第二頁,細長的字跡小小地佔了一小行,褚冥漾認得那字跡的主人為何,就跟那張特意告訴自己去處的人一同。
  「學長……。」不難發現那人的巧思,還刻意地用鉛筆淡淡地畫過紙張,不留痕跡地留下自己的字句而使褚冥漾了解自己所表達的意思,想與那人一起分享著所有,哪怕是自己從沒對人說過的深處記憶,明顯刻畫在心的痛徹心扉、與燦爛花火。

  ──渴望所有與你相關的一切,試著傳達於想與你僅僅相繫的任何事物。

  褚冥漾心思不自覺地飄向第一天與他相遇的日子,先是許多衝擊地自己的認知的可怕記憶,進了學校之後,太多太多事物讓自己感到不可置信,難以理解的許多真相讓自己的腦袋根本無法消化如此多的事情,還是那人一點一滴耐心地教導自己、提醒自己需要注意的事物。更別說現在的關係從代導人跟學弟至情人間的親密,尤其是經過鬼族大戰後,太漫長的日子需要兩人來相互了解彼此,好不容易將時間導回原本應有的規律,平靜無波的日子讓褚冥漾感到無比的滿足。
  即使有時得忍受一人的孤單,但大多不必自己體會孤單,周遭朋友們就會讓他忘卻暫時性的思念,畢竟有過多的事物從那些朋友們的腦袋想出來的、大都不會讓自己的小腦袋瓜負荷得了的,總會一時無法消化地隨之瘋狂著。就此,更創造了不少以前的自己從沒想過的任何點子與惡趣味。就以前的自己來說,有過多的事物是沒辦法體會到的,噩運帶來的只有一味的病痛,就連朋友也僅限於幸運同學一人;而現今,喵喵、千冬歲與萊恩他們帶給自己的感動與溫暖,偶然、五色雞的天兵計畫更是給了不少衝擊性的思想,還有黑館的大家、伊多三兄弟、夏碎學長和小亭等等……太多太多自己無法說遍的感謝,帶給自己從沒有過的窩心。
  拿起筆,寫下最能深切表達出自己心言的字語。

  ──相與重疊的日子不想忘記,更多的是想畫繪出更多的邂逅。




  空下那頁篇幅,褚冥漾跳下一頁開始續寫自己對於一開始的那些忐忑不安的情緒是如何的撫平,與重新認知自己從未接觸過的世界。
  還清晰記得進入Atlantis前,誤打誤撞地填了志願單,填了一所不存在的學校。從小到大噩運纏身是讓他司空見慣了,但那時的錯愕還不是普通的大,就連之後開學前的手冊一應俱全地整包寄到家中,更是讓自己呆愣了不少時間還回過神來好好端詳裡頭的東西。在提到入學第一天的事情,更是自己永無法忘懷的一抹記憶,竟然得靠撞火車才能抵達學校這種事情還真是讓他給遇到了,從沒遇過此荒謬可笑的事情的自己第一反應當然是抵死不從,即使當時那人是對自己很為友好的庚,自己也不敢就此貿然跳去撞火車自殺。
  之後冰炎的一踹果真踹進了學校,一時無法負擔過多事物的自己好奇的四處張望,就連什麼奇形怪狀的東西都給自己遇著了,褚冥漾不自覺地開始幻想一切全是夢境,自己果真是一個從裡到外跟幸運兩字沾不上邊的人,無論是現實抑或是夢境。
  平平淡淡地寫下許多與那人相重疊的記憶,褚冥漾不禁一笑,微笑的弧度煞是好看,那次的邂逅渴真是完完全全地將自己的幼小心靈給嚇得消失無蹤,連喚都喚不回。見識到自己如此平凡的個體竟能有如此不平凡的過程,不知該感到慶幸還是該長嘆一氣道累人。
  千言萬語都不足以形容自己的心情,可能話才一到嘴邊,能夠訴說的僅有一句句地感謝字詞,並運用先天能力的言靈獻上自己最大的祝福罷了。
  因為是你,所以意義不同。
  不為什麼,只是感到一絲的心意就願意付出所有。
  願與你相守度過、每個平淡、燦爛、絢美的片刻,重疊的剎那將成彼此間共有的回憶。
  褚冥漾寫下最後幾字,便蓋起筆蓋。滿意的先是輕闔上眼,隨即緩緩睜開,轉過頭看向窗外著那抹晴朗藍天,心情飄揚。
  站起身、走向窗前,褚冥漾抬起頭來看著耀眼的陽光灑落在臉龐上,刺眼地瞇起眼睛,將手半掩在眉上隔阻些光芒,溫煦的溫度溫暖了身上的衣物,依稀能看見一大片碧藍正潑灑上美麗的圖紙上,形成一幅萬里晴空的好天氣。
  呼喚聲傳入耳裡,底下的友人們正揚起大大的笑容喚著自己下去一同出遊,而自己最為珍視的那人也是一如往常地一襲黑袍,雙手交叉地瞥了一眼自己後,用著無聲的唇形要自己趕快下來。褚冥漾勾起微笑,便回應一聲,旋開房門跑出屋外。
  僅存那清晰可見的幾句留在紙上,與這房間一同等待那人歸來。



  一點一滴地、一點一滴地,慢慢踏著一步又一步的步伐,一邊牽著你的手,一起走向未來。
  一邊歡笑、一邊哭泣,同時與你一起感受最真切的感受。
  所以,才選擇用筆觸來記下所有不想忘記的事物。
  因為是你。


01、END

全站熱搜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