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香水


  淡淡的清香氣味不由分說地直撲鼻門,沒有過多的刺鼻香精參雜在內,漾漾忍不住再多嗅幾次,貪婪地想存留住那清雅氣息。
  這擁抱持續了許久,學長的髮絲很柔,還有些許的沐浴乳香。漾漾像是個孩子般輕抓著冰炎的衣角,時撫弄著銀參紅的細柔長髮。
  難得學長會睡得那麼沉,就連自己這種羞人的行為都沒有被制止,想必這次任務真的很讓人吃不消地疲累。左手撫上些微蒼白的臉龐,不禁傾上前輕啄了下,像隻偷腥的小貓似的露出滿足幸福的笑容。
  他心想,好似有很長一段時間沒能好好看著眼前人那深邃的眼……還有全部。
  漾漾的腦袋思緒開關不自覺地啟動開來,小腦袋瓜則顧自地猜想著此行可能遇上的危險,天馬行空地想法,想像著冰炎那當機立斷的超能判斷力會一路順利地帶領著他回到自己身邊,平平安安……然而自己可以給與的則是那抹燦爛的笑容與緊緊回擁……。
  這樣的想法活脫脫就是新婚夫妻會做的事情,老公臨時接到公司所發派而來的出差通知,不得已之下只能與心愛的妻子暫時分離,而痴情的少妻則夜夜在被窩裡含淚入睡……直到終於丈夫回到他們愛的小窩時,妻子久違的笑容才在兩人相見時燦爛綻放。下一幕便是夫妻倆深情地擁吻,不自覺地就恩恩愛愛的進入房門,培養感情……。
  再換套方式來說,就如同青春偶像劇來說,總是錯過的兩人,時間總是交錯而無法相見,所以只能一直等待著編劇說可以見面的那一幕來臨,反正到那時候,男女主角就一定會熱情地相擁、接吻。若是編劇覺得氣氛不錯,下一步就是進入甜蜜蜜階段……。
  想到這裡,漾漾的臉熱燙了起來,害羞的不能自己,深深埋入眼前人溫暖的懷裡。所幸學長睡得很沉,不然要是聽到他方才的羞人想法,必定是會勾起微笑並將他抓去做運動,讓他腦袋瓜好好燒了當機。
  但不可否認的,自己的確是很喜歡學長當下的溫柔舉動,自己備受呵護有如玻璃易碎品般的被他輕輕撫弄著。頗富磁性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在耳邊迴響著,熱燙的溫度配合著兩人急速的心臟跳動,像是快將自己給融化了,充斥著濃情。
  漾漾記得不久前的那瓶香水,是喵喵送的。那瓶香水沒有如他想像地有那般濃厚的香味,淡淡的清雅氣息,讓他不自覺的放鬆了下來,以往他所嗅到的香水味大多無非就是厚重的香精氣味,總是讓他敬而遠之,附加抹上香水的那人也是,即使那人很友善也一同。
  喵喵還特別提醒他過,這香水有附加作用,好似有安神什麼的作用,他自己也記不起那麼多,只知道喵喵最後的那句話便是只能在學長身邊時擦拭,而且不能使用太多。漾漾也忘了後果為何,反正他也不是那種會擦香水的人,只是放在書桌一旁擺著。
  他不自覺地聯想著,學長身上總是有淡淡的香味,會不會也是擦了香水的關係,擦了點那種會讓人著迷的特殊香水,使自己不自覺地會貪婪地眷戀著他的懷抱而吸取香氣。
  他從沒看過冰炎有拿過似香水瓶的罐子,所以這機會應該不大可能吧!漾漾心想,一時興起地想拿取喵喵贈送的香水瓶來擦拭,突然好奇起擦拭過後會是如何下場,至少在這群火星思維之下,再怎麼慘也就如此而已。
  趁著冰炎熟睡著,他輕輕的移動起身伸手拿取那瓶香水,清香淡雅的氣息撲鼻而來。
  才一打開瓶蓋正打算滴個幾滴時,低啞的熟悉聲響便在後頭響起,一雙大手環上他的腰,便是一抓,將他抱回了綿被窩裡,手中的瓶子當然也不免的滴落了不少露水下來。
  「啊……糟糕。」漾漾小聲驚呼了下,趕緊將瓶蓋拴好蓋緊放至床頭櫃上。
  「褚。」冰炎半瞇著細長的眼,一臉倦容未睡醒的模樣。
  「對不起,吵醒你了。」
  香水的濃郁但雅緻的味道散了開來,冰炎嗅了嗅,原半瞇的眼微微開了點,看著眼前黑髮的孩子便輕柔的亂了亂髮絲,輕吻了下眉額。
  「學長……?」
  「你怎麼會有這款香水?」冰炎雙手環住了漾漾的腰,親暱地在他耳邊摩娑著,還不時地輕啄輕含著他小巧的耳垂,便貪婪地向下吻著頸、肩。
  「嗯啊……是喵喵送我的,學長……別這樣。」漾漾轉過身想推開冰炎,卻便冰炎一手抓住雙手限 制住行動,逃脫不能。
  「米可蕥送你的?」漾漾虛軟無力地回答著,小臉通紅地模樣讓人不禁想咬一口,而冰炎也真的實踐了這舉動,不時輕啃輕吻著,有時還頗富侵略攻占住漾漾的唇,非得吻到他頭昏眼花地缺氧泛紅才捨得離開。
  「那她有告訴你這香水的功用麼?」對方一會點了點頭一會搖頭的模樣不禁讓冰炎莞爾一笑。
  「沒關係,那我好好告訴你怎麼擦香水。」冰炎伸手便捉住了流線型的香水瓶,瓶身的深藍色呈現半透明,裡頭的水露因外力而緩緩地流動著。
  「擦香水最佳的使用位置,首先是耳垂……。」冰炎的大手滴了幾許水露便撫上漾漾的耳垂,緩緩的繞著圓圈按摩著,漾漾就如同一隻溫馴的貓般,滿足乖巧地任其擺弄著。
  之後冰炎的手便往下至後頸部,不僅僅是擦拭,還惡趣味地伸出舌舔試著。而手也沒能停下來地揉弄著細柔的黑髮,撥弄著那墨色的髮絲。
  漾漾不禁細吟出聲,帶著一抹滿足的紅潤臉色在冰炎耳邊有如貓咪般細語著。
  大掌不久便往下移動至腰部,以畫圓圈的方式挑逗刺激著眼前小情人的敏感度,漾漾緊抓著冰炎的衣角,手指微微顫抖的動作讓冰炎不自覺感到一陣愉快。就如同自己猜測的一般,的確這香水是米可蕥送來給他方便食用漾漾的良藥。
  漾漾顫抖了下,想掙扎的同時便被握住了手腕。冰炎那耀眼的火紅眼眸讓他移不開雙眼便沉落了下去,腦袋裡一片空白。
  冰炎沒能給他太多反應過來的時間,就含住了漾漾的指尖,舔拭輕咬。煽情的模樣讓漾漾的雙頰又鋪上了一層紅潤,像是蘋果般的香甜可口。
  大手也沒停著,隨著身軀的線型慢慢撫下到漾漾的腿部,撫上大腿刻意地摸了幾把,讓漾漾不自覺地放鬆身軀,讓原本蜷起來的腿部微微伸直,好讓冰炎更加容易的碰觸到敏感地帶。
  「褚,這罐香水屬柑苔調,顧名思義以柑橘類與苔癬類為主要成分。而加入花香會增加溫柔的感覺,加入動物香則會加強煽情的印象。……而米可蕥送你的即是後者。」漾漾似懂非懂地睜著迷離的雙眼,原明亮沉靜的黑曜墨瞳染上了情欲的色彩。
  「嗯啊……?」漾漾像是了解般的應聲,但冰炎很清楚地知道眼前的少年的思緒早就被自己給弄亂搞迷糊了。
  他心裡所想的一字一句全被自己一人所掌握,任何一絲小心思都逃不過他的目光,更何況眼前的少年還是過於善良無害的褚冥漾,相信認識他有些日子的人都能輕易地從他清澈如水的瞳眼給一眼看穿思緒所想,更別說是從他的舉動及表情來觀察了,簡直是輕而易舉的小事一件罷了。
  這也難怪就連自己也包括在內的所有人,都不免的為他而多擔心一把。因為太過善良且單純,容易相信別人的性格就連自己也沒能把握他能幸運地每每避過有心人,安地爾就是個例子。
  安地爾邀自家孩子共同享受下午茶時光的請求更是使自己頭痛,即使漾漾有學乖盡量避免,但那不懷好意的安地爾就像是故意對自己示威一般,偏偏要纏著他才高興。
  自己也在思緒昏頭之下享用了大餐,單純的孩子歪著頭不解的模樣差點讓他忍不住就急躁傷了他,看著底下的漾漾小臉泛紅,連整句話都說的斷斷續續的不成字語,殘篇的話都說的誘人。即使明白他心底所想的每件事物,但自己卻抑制不住想頑皮地逗逗他,就如同自己明設下的陷阱被他跳了下去般,他的一舉一動全被自己的紅眸給近收眼底。
  兩人契合地律動著,直到筋疲力盡時才緊緊相擁入睡。
  渴求已久的慾望頓時被激發,又倏地被緩下……。
  「學長……。」伴隨著香精的氣味,彼此間的氣氛像是灑下了催情藥般,渴求渴望地想從彼此雙方間汲取到些什麼,燙人的溫度讓他們倆都忍不住想解求出口。
  「褚……。」不停地喚著對方的名,清楚明白自己的存在是被需要的,所以希冀得到更多。
  一個又一個深吻,唇舌交纏的激烈,就連手撫上對方的溫度都是熱燙的。冰炎的大手順著弧度向下,便撫弄著敏感處。漾漾驚呼了聲,但也沒阻止,自己的手則是依著冰炎緊擁著,吻上。
  『喜歡……。』
  『喜歡你……。』
  『好喜歡你……。』
  冰炎笑了笑,嘴角揚起的弧度畫出燦爛的笑容。漾漾的思緒總是在這時充斥著喜歡自己的想法,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才能夠明明白白地聽到漾漾喜歡自己的話語。冰炎總喜歡在這時候確認漾漾的所有權,是完完全全地屬於自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手機突然的ㄧ聲長叫,頓時讓漾漾清醒回神。想起身拿取總是看心情而響的手機時,被冰炎給攬住無法動彈。
  「別理他。」冰炎依然故我地繼續侵略著漾漾,但他仍想伸手去接時,冰炎惡質地緊握了下手,讓眼前人驚呼了聲,能感覺到他顫顫地抖動了下。
  「啊啊啊啊──。」大吼大叫的手機變本加厲地不僅將音量調大還增加了噪音的吵度,讓冰炎不得不生起了砸爛那該死手機的念頭,趁冰炎無奈地停下了動作,漾漾便快速下床拿起手機接聽。
  「啊啊,這樣啊……好的,……不會。」冰炎揉著眉心,好好的ㄧ頓美食被人從中打斷,心情還不是普通地差。
  「褚,過來。」冰炎招了招手,漾漾緩了下,沒移動腳步走過去向前。
  「褚。」微微地低下頭,頓了會才跨出步伐爬上床倚著冰炎的懷抱裡。
  「學長……我想先去找千冬歲,他跟夏碎學長好像發生什麼事了……。」
  「千冬歲找你的?」
  「呃……是夏碎學長,他好像很著急的樣子,應該是出事了。」
  冰炎嘖了聲,但也沒多說什麼。眼前人的心思在想什麼自己會不知道?擔心的模樣都顯露出來了,自己怎麼可能還固執霸道地繼續下去。
  但至少他得將他洗得乾乾淨淨只剩下沐浴乳及洗髮精的香味才行,不然那香水的效用可是持續36小時,若是如此輕易地就將眼前的少年給放到外頭去,那可就不只是有心人會覬覦了,可能就連夏碎百般疼愛的那孩子都有可能不自覺地傾向前去,做出無法無天的事情。
  反正米可蕥送的香水還剩不少,一大罐擺在那,有的是時間讓他們倆好好研究如何愉快的運動。



  抱起那明顯比自己瘦小許多的身軀,冰炎如此想道。
  而漾漾則是腦裡又當機了一次,記憶體燒壞的情形再度重演。



  「那香水還真不是普通地好用。」冰炎揚起邪魅的笑容道著。




全站熱搜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