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1.

該怎麼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呢,很難受。
熽天的死,我從來都沒有想過這樣的一刻,因為我們說好了,
要一起,要一起到以後,永遠的一起。
所以,我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
我怎麼可能接受,想也知道不可能,混蛋。
現在,我只能說,

回憶真的是個爛東西。



10
年前  暒山上

「顧塵楓,你這個笨蛋。」

山上回盪著略顯清脆的怒吼,早早上山採野菜的農人們,都已見怪不怪了,因為這代表著今天可是個難得的大晴天呢。
不過為何會這樣認為呢,這就不得而知了,大概只是從那充滿朝氣的聲音中推論出來的吧。

洛泉氣到全身都在發抖,身上的衣服全都濕了,已經到達極限了,對那個混蛋的容忍度,可惡,搞什麼東西呀,好歹我也是當今江湖上人人聞風喪膽的邪教下任教主候選人耶,竟然敢這樣對我。

顧塵楓晃著手上的木桶,笑嘻嘻的對著氣到臉都發紅的洛泉說著,
「幹麻計較這種小事呀,只不過就是手一滑不小心灑到你身上罷了。」
說著一層不變的藉口,顧塵楓真的也臉皮夠厚了。
洛泉抓緊手上的掃把,迅速的往顧塵楓的下盤揮去,力道不容小噓,顧塵楓靈巧的跳過去,反手用木桶擋住接下來就往他臉上打下的攻擊。
哎呀,力道真的還蠻大的,看來這次真的是把洛泉惹火了,顧塵楓心裡有點小得意,因為能讓洛泉有這樣大的情緒反應,除了熽天以外就也沒什麼人了,所以說我是第二名囉。

「把你臉上那無恥的笑容給我收起來。」
洛泉下手沒有遲疑的一擊比一擊還狠的往顧塵楓身上招呼去。
真的是太生氣了,前天是在我偷練基本功的時候,大前天是在我看書的時候,昨天是在我上茅廁的時候,然後理由都是一樣的令人生氣,搞什麼,是以為我年紀小比較好欺負嗎,死顧塵楓。
洛泉臉上的表情,越來越沉,手上的招式也越來越伶俐,顧塵楓這時有點小小的後悔了,沒想到他今天的脾氣這樣差呀,該不會是起床氣吧,下次還是不要一大早就去惹他好了,顧塵楓悄悄的記下這一點。

「好了,別鬧了。」
兩人中間忽然出現一人,那人伸手一抓將兩人的手都抓住,阻止了兩人的對招,看清來人的臉顧塵楓心中有點小不妙,決定先跑了在說,開玩笑,熽天那傢伙一定會袒護洛泉的啦,自己不就會被兩人聯手修理,想到這裡,顧塵楓迅速的將手一把抽回,落跑了。

「啊,別跑你這熽天,不要攔我。」
熽天攔住正要衝上去把顧塵楓抓回來的洛泉,洛泉不滿的瞪著熽天,正要開口要熽天放下自己的時候,熽天將洛泉一撈,扛到自己那較洛泉寬許多的肩膀上,洛泉掙扎的扭動著,沒辦法只好開口威脅了,

「安分點,小泉,要不然我就把你昨天偷懶的事情告訴師父喔。」
「唔。」
洛泉被堵了,懊惱著為什麼昨天自己第一次偷懶就被別人抓到呀,而且還是這個和自己有世仇關係的正教繼承人呀,最近運氣真的是很差耶。
感覺肩上的人不在亂動了,自己也就放輕力道,只是用足以不讓洛泉掉下來的力道扶著他,

「現在可是秋天呢,被淋的一身濕,不趕快去換衣服,還在那邊跟人吹風打架,真是的。」
熽天念著洛泉,洛泉有點想要翻白眼,感覺上自己又被別人當成小孩子了。
雖說自己不否認在熽天和顧塵楓面前自己是算小的,但這也太過分了吧。
洛泉有點賭氣的不理會熽天關心的話語,通通當成風吹過去就沒了,就這樣。
熽天感覺到自己肩上的洛泉根本就沒有好好的聽自己說話,有點無奈呢。

想想當出自己第一次見到洛泉時,洛泉真的是很讓他震撼呢,除去洛泉跟自己一樣是教主繼承人和非凡的天資以外,就是他那中性的外貌了吧,記得當時洛泉只有10歲,而自己和顧塵楓則是已經15歲了,算是半個大人,但見到洛泉時,還是忍不住發愣。
不是說很傾國傾城的外貌,但絕對稱得上是國色天香,尤其是那對奇異的雙眼,只要你仔細看便會發現洛泉的眼瞳是不同的顏色,一黑一深紫,裡面有著不符合他的年紀的神采,很高傲,也是那個時候吧,自己的心也就這樣沉輪了,這是也就只有顧塵楓知道而已。

「可以放我下來了嗎?」
洛泉淡淡的問,聲音中的不耐將熽天從虛幻拉回現實,看著已是洛泉的臥房的場景,有點糗的將洛泉急急放下,自己竟然會犯下這樣失禮的錯,洛泉冷眼看著依然站在自己房內的熽天,腦中忽然閃過一絲的捉弄之意,這可不是天天都有的機會呢,下定主意,洛泉開口,

「熽天
「是。」熽天回神應答著,看著洛泉忽然變得有點害羞的神情,自己心中也是一盪,
好可愛。

「我要換衣服了,你確定要繼續待著嗎?」
柔柔的聲音,配上不知什麼時候蒙上霧氣的雙眸,衣服微透明並緊貼在洛泉那略嫌纖細的身軀上,稍白的肌膚和艷紅的唇,身體因冷而抖著。
熽天看著這樣的洛泉,難得的露出狼狽的樣子,用最快的速度衝了出去,站在門外說著師父剛剛交代的話,

「小泉,你等等換好衣服後,就趕快到空地那邊,師父說有事情要跟大家宣布。」
一說完,熽天那高大的身影便消失在洛泉的眼前。
洛泉竊笑著,想想他來這裡也有5年了,原本以為熽天是位穩重、成熟、冷淡的人,卻在這幾年的相處下來,讓自己開始懷疑第一印象的可信度了。
拍拍衣服將之弄平整,這是洛泉的堅持,也算是種另類的潔癖吧。
確認完以後,臉上換回那一貫的表情,似笑非笑,不屬於他這種年紀應該出現的表情,沒辦法,這是為了能保護自己的方法,也是自己現在唯一能接受的方法。
因為以洛泉的本性,要他一笑也不笑的裝酷,辦不到。

 

全站熱搜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