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

【冰炎x褚冥漾】

 

Act.4

  或許是個漫長的雨季,褚冥漾思忖著,望著外頭簡直就如同連續劇裡頭那翻臉比翻書還快的女人,方才還明媚好天氣,現在就來個陰暗大雨滂沱。

  不免會想到某個只會喝咖啡的傢伙,變臉也變得滿快的。

  應該是跑去賺外快把妹之類的,看那張臉就知道天生就是拐女人的騙子,忖度的思緒不由得地讓褚冥漾笑彎了眼眉,只可惜安地爾就是少了那一點多金的本錢,不然應該後宮小三多到難以應付。

  這麼說,有這麼一張妖孽的臉也不只安地爾一個人,自家學長也是頂著一張臉招搖撞騙……、呃,是裝好孩子欺騙大眾社會,雖然這兩者其實本質差不多,就連他自己也被騙得七暈八葷地,大概就是所謂少女情懷總是詩、之類的。

  誰知道呢,他挑了挑眉,任由外頭的濕氣隨風竄進了窗縫裡,多少還是因為這樣的溫度反差感到涼意。

  至少他應該慶幸不是冰炎站在自己後頭那般毛骨悚然的寒意,恐怖指數大概可以直逼鬼片程度……、大概吧,反正他這輩子的鬼片大概也只能看這麼寥寥幾部,多半還是為了任務需求才看的,因應需要處理一下所謂受詛咒的鬼片。

  天曉得他自己也怕得要死,還得安撫受害者的弱小心靈,根本就是快要了他的小命。

  「拒絕掉不就好了?」冰炎只是挑了挑眉,不以為意地翻閱著磚塊書,聽了這番話的褚冥漾差點沒有順帶拿起旁邊疊成小山的書丟過去。

第一、他不敢;再者,他還得留這麼一條小命拿錢辦事、所謂拿豐厚的薪酬,處理鬼事。

  「事情放著總是不好。」褚冥漾到最後只能擠出這麼一句鬼話,雖然百般不願,骨子裡頭還是存有那麼一點所謂我佛慈悲,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之類……的。

  「反正不是你,還有其他袍級。」對方的話讓他徹底頓悟,可也同時在那麼一個當下他也將確認接收的簡訊給發送出去。

  去他的簡訊發送完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記憶還清晰地停留於當時的慘況,只能說往事莫再提,提了只是多傷悲。

  「傷悲個頭,就跟你說可以拒絕還硬要接。」在聽到對方的聲線同時,也接收了對方一記的敲擊,不過比以往還要小力許多就是:「要大力一點也可以,只要你想的話。」

  「不用了,謝謝。」

  「蠢死了。」不難聽見話語裡頭帶著明顯的笑意,半帶著陶侃,另一半則是寵溺。

  真是讓他任性過了頭,不過就在接任務這點倒就沒有什麼任性的餘地。

  畢竟惡名昭彰的惡鬼巡司就是自家老姐,最近的喜好就是培養褚冥漾成為下一個惡鬼接班人……,不如說是惡鬼的小囉囉更為貼切許多。

  老姐那傢伙那時候還丟了一堆鄰近地區的細瑣任務要他順帶完成,整個就是惡質到極致。

  也不想想他就這麼一個玻璃作的膽子,被鬼嚇死的可能有十成九,更別說還要捧著早已碎光光的膽子繼續辦理其他任務。

  不是通常靠關係總是可以拿到一點好處,他怎麼每次都必中下下下下下、反正就是最下籤。

  「我應該安慰你說她是為你好嗎?」還清楚記得,那時候冰炎挑了挑眉,不難看見對方勾彎的唇角:「我相信你。」

  雖然這句話有總比沒有好,而他也信任著冰炎說自己可以。

  儘管立場好像應該倒反比較好,充其量他好歹也是個妖施能力繼承者,說的話應該還是多……、少有點效力的。

  「一直看窗外是告訴我你還想淋雨的意思嗎?」在聽見對方試問的言詞時,褚冥漾才扯了扯嘴角:「其實是學長想淋雨吧。」

  「我又不是你。」

  「只是覺得這個雨季好像會很漫長。」

  「不好嗎?」

  「其實也沒有什麼好不好啦,只是換個角度想,可以想到就去淋一點雨,好像也不錯。」更何況還可以補充水資源,不必苦於什麼限水三階段之苦,整個既划算又不錯。

  想到以往看到新聞上頭發布幾級限水,水庫告急的時候拼命求下雨的時候,他忍不住扯彎了嘴角,是說身旁的冰炎大概壓根沒遇過什麼限水措施之類的事情。

  簡單做了個想像,就足以感到那情景的滑稽模樣。

  學長大概就是那種自給自足,自己用術法生水的可能大概有六成,不過最大的可能就是直接回去學院,既省事又有效率。

  「少在那邊亂想。」被對方輕擰的左耳還略微燒紅,褚冥漾只是唔噢了聲,可以明顯感覺倒水元素不停匯集著能量:「看來雨勢好像還要有段時間才會停。」

  對方止於應聲,倒也沒有對於方才的話語作出評論或解析,僅僅輕靠著他的頭,輕聲說道。

  「這個夏季也會很漫長。」

  他只是微偏著頭,悄然地扯開唇角。

  「有空再多淋幾次雨好了。」

 

 

 

 

 

 

 

 

近況:

  I'm back!!!

  期末結束整個大開心,可惜暑假開始好多瑣事要處理,好心情整個減半就是。

  新刊持續預購中,感謝大家的鼓勵和支持──。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